2010年3月20日星期六

个篱遐想录

个篱遐想录


[旧稿整理] Spotify 的数字音乐革命: Music2.0 + Social + P2P + Legal + Free ……

Posted: 19 Mar 2010 06:57 AM PDT


@ 2009/04/09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如果要给Spotify列个等式的话,等号的另一端可能会被拉很长。

Spotify= Music2.0 + Social + P2P + Legal + Free + Artist Wiki + iTunes + Last.fm + Pandora + iLike + Wikipedia + Playlist + Net Radio + ……..

当然这样不着边际的附加是不无道理的。Spotify的确非常聪明地将数字音乐的社会性和技术性巧妙地结合在了一个以P2P推动的播放器里。它并不想革谁的命,它做的仅仅是将目前主流数字音乐服务的优点都拿来为己所用。并且做得非常适度。

谈到Spotify不得不援引我过去的两篇文章:

  1. 未来手机上的音乐:下载的消亡
  2. 音乐占有还是音乐接入

spotify 在这两篇文章中,我想自己或许已经讲得非常明白,目前我们之所以满足于下载,并习惯于将喜爱的音乐装进自己的硬盘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我们确实非常喜欢这张数字化的音乐专辑以便获得与CD一样的实物占有感。或许我们都错了。我们没有办法对一个有着500万字节的文件拥有归属感,在它上面我们并不能做任何永久的标记或者添加自己个性化的印记。一张让自己拥有太多回忆的CD一旦丢失将不会被找回,而数字音乐则不然。

我想Spotify对于这样的疑虑给予了几乎完美的诠释。

在Spotify的官方网站上赫然的几段招聘广告里明确列出了对求职者关于iPhone和Android平台开发能力的要求,我相信移动平台上Spotify一定能与桌面环境下的 Spotify一决高下,到时Pandora或者Last.fm For iPhone将显得非常逊色和难堪。

试想我们以后不管在PC还是在移动设备上打开Spotify的播放软件就可以轻松接入其高达800万(这个数字会越来越大)的曲目库进行实时点播。谁还愿意花费大量的成本来购买大容量的音乐存储设备和数字音乐?

Spotify=Music2.0

Music2.0在数字音乐商业化程度非常高的欧美国家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一个新概念,而在中国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很难让人接受。而Spotify在音乐传播上的强势无不让世人表明这是一款不一样的音乐播放器和服务。是的在Spotify上,音乐显得更像一种服务而非产品。虽然现在Spotify产生收入的三大来源集中在贴片广告、购买推荐以及每月9.9欧元的订阅费用。但我相信如果Spotify被普遍音乐爱众接受的话,它所打造的长尾价值还将更长。

Spotify=Social

在《协同过滤在社会化音乐网站中的应用》一文中我将Spotify作为一个典型的案例拿来作了例证,虽然不管是基于用户还是基于项目,Spotify在音乐的社会化上作得较之于Last.fm和Pandora这样的竞争对手都很不出色。但把音乐的社会化推荐集成在音乐播放器里不得不说是一种非常有助于提高用户体验的方式。

Spotify=P2P

P2P对Spotify自己最大的好处便是大大节省了服务器带宽开支,而这一项也是很多提供在线流媒体播放服务CP心头一直的痛。采用P2P的Spotify可以专心把精力花在音乐内容维护和软件开发上。

而对于用户P2P则明显提高了音乐的播放加载速度,就在与Spotify主要用户集中国家时差和工作休息时间对调的中国白天来说播放的缓冲速度也非常快。试想还有多少人因为受够了Last.fm在一些地方的龟速而不得不放弃它。

Spotify=Legal

一般情况下版权法总与P2P水火难容,而在Spotify这里P2P和Legal却走在了一起,互不干扰,各自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既然 Spotify的内容已经得到了合法授权,那么Spotify也不会有像全球最大BT Tracker站海盗湾那样坎坷的前路,也不会像海盗湾那样把Spotify逼上绝路想去购买英吉利海峡上那个国家来放服务器了。

Spotify=Free

不旦免费,而且高清。我想这会是Spotify公关最主要的卖点吧。一旦消费者尝到了Spotify音乐服务的优越性是很有可能去购买它的那个订阅版本的。

虽然每个月90多块人民币的高级用户订阅费对中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还是贵了点,但欧美国家的人可不这么想,因为洋人们没有像中国这样明目张胆的百度MP3,也没有为了争夺搜索市场不遗余力的谷歌,对欧美大众音乐消费者来说他们没有中国版权环境下的这么多"优越性"。在Spotify之前免费的网络点播服务对他们来说都非常罕见,一首曲目要想装进iPod或其它音乐播放器还是得按乔布斯或者贝索斯的规矩来。Spotify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份美妙的免费的午餐,这再好不过了。

我们并不认为Spotify在上面列出的这些一条一条的定性中都表现得最好,事实上它只是刚好做到了点子上,甚至可以说做得再平凡不过了。但它在整合这些数字音乐元素上所取得的突破性是我们不能忽略的。

[旧稿整理] 音乐占有还是音乐接入

Posted: 19 Mar 2010 06:50 AM PDT


@2009/03/30; 2009/03/31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就到底是占有音乐还是仅仅接入音乐进行讨论是非常有趣的。因为在整个音乐传播媒介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主线,便是音乐消费者对硬件设备的依赖越来越小。相反我们更加注重音乐的实质内容以及怎样发现更适合自己口味的音乐这个层面上来。

其实现在音乐产业中讨论得相对更激烈的还是数字音乐的拥有权(Digital Music Ownership),但我们这里可以把这个概念扩大一些,将传统唱片的拥有问题也纳入这个问题的讨论中来。而音乐接入(Music Access)这个概念就显得比较新鲜了,目前这一概念术语在国内还没有一个公认的翻译版本。一般意义上,我认为音乐接入这个概念诞生及略显成熟的标志是Nokia数字音乐服务Come With Music的发布。虽然现在一般都把音乐接入解释为音乐设备生产商与ISP合作的产物,但我在这里还是想把它扩大化一些,为什么在线听音乐不能算作一种音乐入口呢?

音乐占有(Music Ownership)

在我博客之前的那次《中国正版数字音乐市场消费习惯调查》的调查结果显示很多音乐消费者更在乎CD是因为CD给他们带来的踏实感。这是对传统传播媒体形式下对音乐拥有权的一个很好的体现。

而对于数字音乐而言,对音乐的占有就显得有意思得多。你能说你拥有了一个由1和2组成的二进制代码群么?我拥有一首MP3,这首音乐可以无限制地被复制,而且产品的质量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事实上我拥有的这首MP3格式的音乐并非独一无二的。我拥有它的同时全世界的很多人也拥有和它一模一样的"复制品"。问题真正也滑稽在这里,它不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我们并没有一个实物来依托它。我们甚至不能证明我们对它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即使是从音乐商店购买而来,我也不能自由的传播它,更不用说将它用到商业行为中)。

但从另一个广义音乐占有的层面上来看,它还可以被理解为另外一个同样颇有意义的解释。便是数字音乐的下载问题。

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讨论需要建立一个假设:一些音乐消费者对音乐的量有着很高的要求,他们需要更多更新的音乐。而事实上我们个人的存储设备是极其有限的,随着存储设备容量的扩大,我们对自己硬盘里的音乐在控制上的灵活性也会越来越小。

著名的MP3.COM就有过这样的服务:它允许用户将CD的内容备份在自己的服务器上后,用户就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通过MP3.COM的网站享受这些音乐。这似乎给我们提供了另一个解决这类问题的思路:将私有的音乐存储在云端(可以简单解释为将数字音乐存储在远程的服务器上)。数字化的音乐放在云端后,我们便可以在一度程度上摆脱对存储设备的依赖。试想我们从此便可以无时间无地点无硬件设备限制地访问远程服务器上属于自己的私有音乐了。我们也可以借助相应的软件和程序来将这些音乐资源更好的像社会化音乐那样进行整合,给自己建立一个交互性非常强的音乐图书馆。

这看起来的确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这种置于云端的数字音乐在维护上的资金和技术成本太高了一些?我们会想还不如直接收听在线音乐,这就是下一篇需要讨论的关于音乐接入的问题。

音乐接入(Music Access)

像Nokia的Come With Music,用户只需要购买绑定了这项服务的一款手机便可以在一年内免费无限下载210万首音乐曲目。虽然有DRM保护,但用户依然可以将音乐保存在自己的PC里,不过这项服务并不是永久的,在一年后消费者只有另行付费才能继续享受这项服务了。

Come With Music一度成为唱片工业第三方付费最典型的案例之一。本质上来说Come With Music相对于iTunes Store商店模式与传统的CD销售靠得更拢。我们购买一个iPod并没有同时购买音乐,如果需要收听音乐的话,需要从iTunes付费购买。当然这样对唱片工业是没有太大损伤的,因为iTunes模式照顾了唱片工业每一条价值链。

当我们购买了一款捆绑Come With Music服务的手机后,表明我们同样购买了音乐(虽然此时音乐并没有在手机的存储卡,但用户可以免费下载)。这时的手机存储卡就相当于传统唱片的CD介质,它仅仅起到了一个存储音乐的作用。但和Come With Music一起就好像是我们购买了无数张音乐CD一样。

前者很容易让用户忽略了数字音乐的价值,既然播放器花了那么多银子,而数字格式的音乐又可以从 网上免费下载到盗版(目前免费的正版少之又少),我怎么还需要付费下载呢?多么荒谬的想法。如果这个观念在一开始便建立起来,那么盗版在大多数年龄层的消费者中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后者却更容易让消费者感受到自己收听的音乐是需要付费的,因为他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自己为Come With Music付了更多的费用,而那笔钱正好是用来购买音乐的。"音乐在这里是有价值的。"

如果说音乐占有是一个传统偏保守的意识的话,那么音乐接入将体现出更强势的生命力。音乐接入更多是一次性购买,终身消费,即使是购买者对商品没有绝对的控制权;而音乐接入却是一次性购买阶段性消费,如果音乐接入需要服务费的话。

是的,音乐接入更像是购买一种服务,而音乐占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消费者购买的是一种真正的商品。我们不能永久地享用一个服务,而服务也不会永久地保持原样。这正是音乐接入打造价值链的关键因素。

对了,音乐接入还有一种形式嘞!

cwm 在前面提到过,把在线音乐收听服务纳入到音乐接入这个概念中来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意义的。在线音乐和Come With Music非常相似,它也在打造一条兼顾整个唱片工业的价值链。成熟的在线音乐收听服务——不管是1.0阶段的在线音乐目录还是2.0阶段的社会化音乐——事实上是在为唱片工业的发展推波助澜。

经常情况下我们能在现有网络上免费试听一段曲目最多不会超过30秒,因为这基本上是一个没有太多法律条文来约束的潜规则。一旦发现我们可以收听所有整首曲目时,我们就需要另外为音乐服务提供商的音乐版权使用费买单了,不管是要忍受在线的贴片广告还是需要支付订阅费。

很多在线音乐服务提供商一般是以"用户收听了一首很喜欢的音乐后是很有可能去购买CD或者付费下载的"这个理由去"骗取"RIAA和唱片公司的信任。

不过根据Last.fm 的最新举动(开始只对少数几个国家免费,2010年3月19日批注)来看,我们认识到贴片广告对在线音乐收听服务来说是如此卑微,它仅仅只能维持某个区域的成本支出。付费订阅或者所谓的高级会员服务成为了很多社会化音乐公司在经济危机中最后的避风港和东山再起的星火。

[旧稿整理] 协同过滤在社会化音乐网站中的应用

Posted: 19 Mar 2010 06:43 AM PDT


@ 2009/03/26; 2009/04/03 ; 2009/04/04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这两天读的一本叫《Web信息架构》的书中经常提及"协同过滤"这个字眼,我后来突然发现,原来协同过滤在现在的Web2.0网站中被应用得如此普遍,尤其是在社会化音乐网站中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

其中最典型的应用比如:全球最大的B2C电子商务网站Amazon,网页资源的挖掘机DiggStumbleUpon,社会化音乐服务Last.fmiLike等。

下面便是这几天对协同过滤这个概念的学习笔记。主要参考维基百科中文英文两个词条。

什么是协同过滤

协同过滤在我看来让大众用户难以理解的并非它背后复杂的过滤算法和推荐算法,而是它一些相对晦涩的概念和原理。

简单来说协同过滤是:推荐系统把与你臭味相投之用户喜欢的东西推荐给你。

比如说豆瓣用户登陆后在首页看到的那些由豆瓣推荐给你的电影、图书、音乐、评论、活动。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douban
豆瓣网通过你以前在豆瓣上的记录(对音乐、图书这类资源所打的星级等)来找出豆瓣上其它与你有着相似爱好和相似经验(豆瓣活动)的豆友,并把它们喜欢的东西推荐给你。

协同过滤便是基于这样的假设:在一组兴趣相似的用户中,那么协同过滤便认为用户既然在一部事物(系统数据库中已经存在的记录)上有共同兴趣,那么这一组用户中一个用户的感兴趣的东西很可能也会被另一个用户青睐。

协同过滤的简单工作原理

Collaborative Filtering-m

协同过滤深谙臭味相投的道理。假设这里有由用户A和用户B构成的用户组,系统已经采集到(知道)这两个用户的兴趣,其中用户A对1,2,3,4非常感兴趣,而用户B对1,2,3,5亦有很大兴趣。其中1,2,3是两个用户共同的爱好。那么协同过滤就认为4和5有可能是用户B和用户A感兴趣的,于是将4推荐给用户B,把5推荐给用户A。

当然这是一个绝对简单化了的流程。事实上协同过滤要复杂得多,首先一个系统内就不仅仅存在两个用户,而且用户的喜好也是极其复杂的。

在完成对用户的推荐之前,协同过滤系统需要完成对用户兴趣的采集、近邻搜索、最终完成推荐。而协同过滤主要又分为基于用户、基于项目和基于模型三大类。

Last.fm中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实例

上面从概念层面上介绍了协同过滤的基本原理。协同过滤在目前一些主流社会化音乐服务的推荐音乐上有着极高的地位。协同过滤一般情况下分为基于用户和基于项目。其中以用户为基础的协同过滤主要通过一定算法找出和某个用户偏好匹配的更多内容,而基于项目的协同过滤主要是要找出针对某一项目找出与其匹配的其它项目。

举一个非常熟悉的例子:在豆瓣网首页中用户看到的"今日推荐的书、影、音……"就是一种典型的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因为豆瓣网协同过滤算法给出的这些推荐内容是为用户量身定做且独一无二的,其参考了用户自身在豆瓣网上的行为及其好友的行为;而在豆瓣网中某一条目(比如一张专辑)的页面中用户看到的"喜欢听"这张唱片"的人也喜欢 ……"就是种典型的基于项目的协同过滤,它根据用户在豆瓣网上给这些内容的打分和与其它内容的关联算出与这张专辑相似的专辑并列出来。

协同过滤在社会化音乐中得到了非常普遍的应用,下面将以Last.fm和Spotify为例,在推荐表现上他们分别通过网页和客户端来呈现推荐结果。

Last.fm作为一个非常典型的网络电台,它的过滤机制也主要用在电台服务上。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2
在Last.fm个性化的电台中通过诸如以上四个这样的电台来为用户推荐更多与用户口味相匹配的音乐。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

在Last.fm首页上看到的如上界面就是一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非常典型的应用。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3

而Last.fm为用户推荐不仅仅局限于音乐,还包括免费的MP3下载,音乐视频和一些发生在用户周围的活动。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4

Last.fm的榜单在整个系统中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它不仅要影响那些对用户的推荐曲目,本身也是一种协同过滤的TOP N形式。Last.fm将用户所有听过的音乐进行排序,找出用户听得最多的音乐(一般情况下也默许是用户非常喜欢的)。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5

Last.fm还会根据相似的音乐偏好为用户推荐其它Last.fm用户(在Last.fm里叫做邻居),方便用户知道他们邻居正在听的音乐是什么,在前面那篇文章已经提到过,你邻居喜欢的音乐会不会也是你喜欢的呢?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last6

在完成所有推荐之前,Last.fm需要对用户的音乐偏好进行信息采集,Last.fm主要通过像上面这样的"记录用户的收听历史"来采集用户兴趣的信息。然后就可以结合其它同类的信息完成推荐了。

Spotify中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实例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spotify

Spotify并不会像Last.fm那样会永久地保存用户的音乐收听历史,就更不用说为用户建立音乐数据库了,它在客户端首页上的推荐一般是基于用户最近收听的音乐,所以我们很容易发现Spotify的推荐清单很容易随着我们收听音乐的变化而变化。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spotify1

而Spotify的Top Lists则和Last.fm中的流行榜单类似,将所有Spotify用户的收听音乐记录进行排序。最终实现一个Spotify的流行榜单。比较特殊的是 Spotify还可以排出不同国家的Spotify流行榜单。

collaborative-filtering-in-social-music-spotify2

而Spotify也同Last.fm类似通过记录用户最近收听的音乐历史推算出用户可能感兴趣的音乐。

有意思的是Spotify也支持通过Audioscrobbler将Spotify上播放的音乐历史提交给用户的Last.fm账户,这样在 Spotify上的大量音乐记录也可以帮助Last.fm采集的用户信息更加完整。

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流程

在一个产品设计中,产品设计者、开发者无论是否需要装成用户去思考问题,用户在整个Web2.0网站的设计哲学中都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那些需要用户来为你产生内容的网站。

那么在一些寄希望通过协同过滤来为用户提供服务的社会化音乐网站中,用户的地位有多高呢?

在前面的文字中,大量的插图告诉我们似乎协同过滤就是一件用户的"声音"来为用户提供更多"声音" 的服务。如果没有用户参与进来,那么一切都变得难堪起来。

Collaborative Filtering-m

再复杂的协同过滤系统大致都需要经过以上三个步骤:网站通过大量交互应用收集用户对网站提供的服务内容的兴趣偏好,然后把其它用户的数据整合进来进行近邻搜索,最终抽离掉那些无法与用户现有兴趣数据匹配的内容,生成推荐结果。

在这样一个用户隐私意识越来越高的环境下,网站想要尽可能地收集更多的用户信息是非常困难的,网站向用户索取那些可能不会被用户意识到严重性的数据时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拐弯抹角。有像亚马逊那样的记录用户购买历史,有豆瓣那样的添星功能,也有Last.fm那样通过插件来记录用户音乐播放历史,添加标签等途径。

所以在一个以推荐起家的网站来说如果用户基数将直接影响网站的最终推荐效果,太少的用户数据只能让那些协同过滤算法显得笨拙不堪。

但当用户增加到一定程度上来时,对用户依赖程度高的协同过滤算法的计算量就开始快速增加,几乎是呈线性增长。这极大地限制了系统的性能和响应速度,这也就限制了基于用户的协同过滤更广泛的应用。如果能有一种不过多依赖用户的推荐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因为强大的缓存机制可以缓减高负荷的系统压力。而下面将要介绍的"基于项目的协同过滤"似乎就正是为这种需求而生的。

[旧稿整理] 未来手机上的音乐:下载的消亡

Posted: 19 Mar 2010 06:25 AM PDT


@ 2009/03/20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请问下载是什么?

也许这会是未来最让人尴尬的问题了,是的,下载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下载音乐仅仅是为了收听它(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其它下载音乐的本质理由),只需要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软件(类似于Pandora或者Last.fm)就可以收听想听的音乐了。当然这个音乐服务可能是需要订阅费用或者直接免费的。

如果你非常喜欢音乐,并且对音乐永远无法餍足。那么再大的存储设备也无法满足你对音乐这种越来越廉价的文化消费品的需求,当然你可以像我一样,试着去研究一下一个叫Amazon S3(Amazon Simple Storage Service)的东西,把音乐全部存储于云端。但我想这又有多大意义呢?

即使我们有甚至几十个TB的音乐,那么你在音乐中感受肯定会很像如今信息海洋给你的那些窒息和压迫感。iTunes Store可供下载的曲目有1000多万,按照它 256kbit/s的音质来计算也就差不多几十TB的总量,如果你有足够的金钱把这些音乐全下载进你那个"硬盘"里会是什么情景呢?

到时候面对如此多的音乐我们可能就真感到不知道听什么好了。

也许有一些音乐爱好者把音乐装进自己的存储设备还有另一个目的:为了寻找一种踏实感。就像现在的CD一样,但这种收藏对数字音乐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你甚至可能会问收藏一大堆由1和2组成的代码是不是显得太过于滑稽?既然我们可以随时通过移动设备或者PC接入自己想听的数字音乐,那又何需要下载呢?

下载音乐可能会是数字音乐中最早被人遗忘的概念

现在Pandora和Last.fm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iPhone App,而且可以实现在桌面环境下能够体验到的主要功用。寻找音乐、收听音乐、收藏音乐(主要体现在对音乐标记喜欢程度)。

日本是全球第二大数字音乐国,仅在2008上半年就占据了19%的市场份额。但是这样的规模里面含有高达90%的移动市场。这对中国人来说是难以置信了,居然在日本有 90%的数字音乐是通过移动设备和网络销售出去的。

但是中国却是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移动音乐市场(这仅就数字音乐销售额而言),移动音乐市场在中国也有高达70%的比重。(百度MP3对数字音乐的 "贡献"在这里是不计算在内的,因为它很难给版权拥有者创造收益。)这和中国在线音乐商店不成熟和手机市场繁荣有太大的关系。这也正是我一直的观点,数字音乐是未来中国手机市场盈利点最高的数字产品。

到无线网络和移动设备足够先进时,当人们用移动设备收听音乐时,下载和无线收听就需要人们来做出选择了。既然我们仅仅是出于享受音乐这样一个目的,那么下载还有多大必要呢?

而且在无线收听时,艺人的资料、视频、最近演唱会时间表及相似艺人列表同时显示在了我们手机屏幕上。我甚至怀疑到那时候音乐商店还能否比无线收听创造更多的价值,打造更多盈利点的长尾?

按:数字音乐在未来手机上的表现有太多可供我们遐想的地方,本文就算作我就这一话题关于下载的探讨吧。

[旧稿整理] The Hype Machine: 一群音乐博客的狂欢

Posted: 19 Mar 2010 06:21 AM PDT


@ 2009/03/18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音乐博客们的狂欢

The Hype Machine(炒作机器)目前收录了1000多个风格迥异的优秀音乐博客,The Hype Machine的爬虫辛勤地爬取这些博客上的可下载的音乐曲目,并索引或者缓存在自己的服务器上,供用户在线收听这些音乐。

可以说The Hype Machine对社会化音乐来说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和创新。音乐博客们从自己的那一小片领地上聚集到了The Hype Machine上来,所有这些博客里的音乐也全部可以在这个炒作机器上被播放。

The Hype Machine的工作原理

the-hype-machine

The Hype Machine工作原理脑图。

通过上面这张脑图可以较清楚地理清The Hype Machine工作的流程。The Hype Machine会按照一定频率抓取那1000多个已经被它索引的博客文章,并存储文章的内容快照及保存文章中mp3文件的下载链接。然后用户便可以在 The Hype Machine上试听这些曲目了。对于那些试听次数较多(比较热,适合拿来"炒作")的曲目,The Hype Machine会将它们缓存在自己的服务器上以减小音乐博客们的带宽。

RSS Reader+Digg+Blogosphere

从本质上来说The Hype Machine更像一个RSS阅读器,它会按照自己的一个博客选择标准来订阅它认为高质量的音乐博客,然后在自己的网站上将这些网站聚合形成一个Blogosphere。但这个全是音乐主题的阅读器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内容来收听,也可以收听其他人喜欢的曲目,最主要的是他不会漏掉这个庞大博客数目中的帖子(曲目)更新。可以通过The Hype Machine上面的链接进入原博客文章了解关于所听曲目更多信息,这会给原博客带去一定目标群体非常精准的流量,这正是博客作者们喜欢的。当然用户对曲目或艺人的喜好可以决定这些音乐在The Hype Machine上的流行程度,最终也将决定The Hype Machine这个炒作机器能否可以把一个艺人在这个网站上炒红。

版权和盈利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The Hype Machine是非常缺乏版权基础的,即使它对这些曲目不提供下载,不提供曲目内容而只是缓存其它博客的音乐曲目;而且The Hype Machine在自己的网站说明文字中反复强调音乐版权所有者随时可以要求它把那些侵权音乐撤出网站。事实上这种版权的解决方法并不新鲜,所以我觉得 RIAA是否买帐关键取决于The Hype Machine对唱片公司和艺人利益的威胁程度。我们再看The Hype Machine是如何盈利的。

(虽然HYPEM不提供音乐的下载,但当用户使用FlashGot这类浏览器插件时会监测用户对流媒体的请求,当用户试听HYPEM上面的一首曲目时,FlashGot会给予提示。这时便可以通过FlashGot检测到的MP3原始链接下载这首曲目了。我想这是HYPEM在音乐链接加密上还需要改进的地方。)

The Hype Machine并没有在网站上贴出任何广告,而只是对那些可能在iTunes音乐商店、Amazon Mp3等一些主流数字音乐商站上有货的曲目在The Hype Machine上提供购买链接。用户在使用The Hype Machine的推介并购买音乐后,The Hype Machine会从音乐商店那里得到一笔提成,进而实现The Hype Machine的盈利。当然消费者购买了这些正版数字音乐,自然就会为唱片公司和艺人创造收益了。

地下音乐人在这里可以快速营销自己

The Hype Machine为那些地下音乐提供了许多便捷的通道,音乐人们只需要开一个博客并把自己的音乐贴在博客上,再把博客链接提交给The Hype Machine就行了。事实上The Hype Machine上聚合的很多音乐都是一些很难在主流电台或者音乐资讯网站上见到的音乐,HYPEM的小众和个性也就非常明朗了。

虽然其它类似于HYPEM的 WEB2.0网站还有很多,但可以把博客的优点运用得如此细化的还是只有这个没日没夜工作的炒作机器了。

[旧稿整理] 数字音乐的一个免费商业模式的末日

Posted: 19 Mar 2010 06:17 AM PDT


@ 2009/03/17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很不幸,Ruckus不再提供服务。"这句话在一个提供了三年免费合法音乐下载的网站Ruckus首页上从今年2月6日至今已经停留了一个多月。官方没有给出解释,而留给用户的仅仅是谣言和抱怨。

Ruckus:对大学生的眷顾

ruckus-end-of-free-legal-digital-music-business-model

Ruckus Player 界面,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似乎唱片公司早就对大学生"宁愿花10多美元一个月的费用来付费使用合法音乐还不如去网际上偷取"的潜规则非常不满。所以当 Ruckus要向大学生提供免费音乐下载时,四大唱片公司和一些独立唱片公司对向Ruckus伸出了橄榄枝。Ruckus凭借着大学生这样一个特殊的服务受众只需要向唱片公司支付远低于其它授权行式的版权使用费。而Ruckus通过在线广告来维持经营。

是的,这最初看起来的确是一个双赢的举措,也让Ruckus成为了第一家如此专注于校园市场的在线音乐服务提供商。但最开始Ruckus在免费上的态度并没有这么坚决,它希望大学来为他们学生的下载行为支付一定的费用,以此来缓减相关的法律风险和带宽费用,却只有20所大学同意Ruckus这样的要求。

不过没过多久Ruckus就表示只需要大学签署份协议并在学校所在网络下安装一台服务器就可以完全让自己的学生免费享用这样的音乐午餐。在2006 年底Ruckus表示加入Ruckus的大学数量增加到了80所和五家全国性的网络系统,后者支持200多所高级教育机构,此时提供 Ruckus服务的大学60%的学生都在Ruckus上注册了账号。

紧接着,在2007年初Ruckus又宣布不再需要大学与Ruckus签署协议和承诺其它的规定,凡是有一个以.edu(教育机构网站顶级域名后缀)为后缀的邮箱便可以注册和使用Ruckus的服务。

免费后的硬伤

不过那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终究是有道理的,在免费的音乐下载后面用户需要承担很多限制。Ruckus仅仅支持Windows平台,将其它的所有操作系统挡在了门外。虽然在Ruckus的音乐库里有高达300万首曲目可供下载,但很多曲目的标签信息错误百出。更加不幸的是Ruckus的音乐不旦不能刻录成CD,更加让用户不满的是它无法在微软的Zune播放器和苹果的iPod上播放,只能在用户的个人电脑上才能播放,如果他们想将从Ruckus上下载的音乐在与微软音乐格式(WMA,WAV)兼容的移动设备上播放的话,需要每个月支付 4.99美元的费用。

既然是一家针对学生的服务,自然对非学生也多了一层阻碍。因为大学教职员工和毕业生也有.edu为后缀的邮箱,他们需要每个月支付8.99美元才得享受与正式学生同等的服务。

一种模式的昙花一现

2009年2月6日开始Ruckus就不再提供服务,官方并没有给这样的关闭给出解释,所以在用户在校园之间仅有的便是传言。有人认为Ruckus无法通过广告费用来维持运营,或者通过广告费获得预期的收入。《连线》杂志也说问题也许出在用户这一边,因为Ruckus有太多的限制,很多美国大学生觉得这样的限制是无法接受的。他们对从Ruckus上下载的音乐存在着一些忧虑,因为音乐只能在Ruckus Player上播放,当学生毕业后这些音乐是否还可以播放就显得非常模糊不清了。

而且环球和索尼等唱片公司的离开让Ruckus的免费合法数字音乐下载成了无本之木。

对在线广告的严重依赖使得这个已经被索尼Total Music收购的Ruckus在当前这样的经济形势下很难大展拳脚。

免费对用户消费心理来说永远是好的

没有消费者会拒绝免费且又合法的替代品,尤其是在美国这样一个版权意识还算比较觉醒的国家。所以很多大学都在为自己的学生寻找新的免费音乐下载替代方案。于是一个以四大唱片公司之一的华纳唱片为后盾的校园免费音乐下载服务Choruss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旧稿整理] Last.fm推荐音乐的工作原理

Posted: 19 Mar 2010 06:12 AM PDT


@ 2009/03/13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一首曲目到你耳边之前那段历程

音乐推送如今看来早已不那么新鲜了,因为在Web2.0时代音乐推荐不外乎两种情况:内容过滤和协同过滤。"过滤"的确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术语,它把系统认为你不喜欢的音乐过滤掉,把剩下的你可能喜欢的音乐推送给你。

而Last.fm正是协同过滤的一种典范,它较之于Pandora,友播这样的内容过滤模式更加注重音乐的社会属性,社会化也更强。

那么一首Last.fm推荐给你的音乐到达你耳朵之前经历了一段怎样的过程呢?

lastfm-work-theory

Last.fm及Scrobber的工作原理思维脑图。

在上一篇Last.fm小传性文章里我提到过,Last.fm的工作分为两部分,由Scrobber负责收集和分析你的音乐收听历史,由Last.fm网站负责整理你的社会化活动(包括好友经营、音乐标签、评论日志等)。最后两者一结合,Last.fm就可以猜测你可能喜欢的曲目并推送给你。

作为一款比较社会化的音乐应用,和你偏好匹配的音乐并不能一开始就送到耳边,在之前你需要向Last.fm提交足够多的可供分析的数据。所以当这些数据越丰富,Last.fm向你推荐的音乐匹配度可能就越高。毕竟一个人的偏好是非常复杂的,远远不能由一个电脑程序就能分析和识别出,如果你希望得到的音乐更加适合自己,你需要为你喜欢的音乐贴上更多的标签、添加更多的与你臭味相投的好友、反馈更多的喜好信息等等。

这时也许你能够认可Last.fm是作为一款民主化和社会化的音乐应用存在的了吧。

[旧稿整理] Last.fm:社会化音乐的领路人与革命者

Posted: 19 Mar 2010 06:05 AM PDT


@ 2009/03/12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考虑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lastfm

2002年一个叫Martin Stiksel英国人来到伦敦寻梦,他摇身一变从音乐记者成了音效设计师。这个十足的电子乐爱好者在一个演唱会上偶然认识来自德国的Felix Miller。那是一个传统电台越来越不景气的年代,新兴的网络电台在一阵互联网泡沫后显得一蹶不振,越来越商业化的音乐产业媒体对那些主流音乐的偏好让这两个年轻人极为不满。他们打算合作一个网站,于是在楼顶的帐篷里开始了一场音乐民主的前凑运动。Last.fm开始了它社会化音乐革命的历程.

初生的Last.fm与我们今天看到的页面可谓大相径庭,它虽然也提供网络电台服务和有限的音乐社区功能。(显然如今很多Last.fm的模仿者还处于这一步)用户可以在网站上的动态播放清单上收听Last.fm根据与用户相似的档案信息推荐的曲目,用户可以为这些曲目表态,喜欢抑或讨厌。

2003年《卫报》的那篇关于一种音乐元数据抓取和分析的引擎Audioscrobbler的文章被Martin Stiksel和Felix Miller读到。是乎这两位创始人也发现了自己的Last.fm虽然是基于音乐推荐功能的网站,但可供分析的数据非常有限,造成的结果正是他们不想看到的:用户口味匹配度非常低。

他们于是坐上火车去了那个Audioscrobbler开发者Richard Jones所在的大学——南安普敦大学。那是Webs2.0理念还处于摇篮的岁月,一切与Last.fm创业的事情都是如此艰辛。

他们都清楚Audioscrobbler对现在的Last.fm而言是极具颠覆性的,它分析用户在电脑播放器软件或者移动播放设备里的音乐,把这些曲目的元数据提交给Audioscrobbler的数据库,经过一定的分析和计算后,用户便可以得到Last.fm向自己推荐的曲目了。这显然已经不是传统的电台推荐,而是完全基于用户自身,可以说是量身定做的音乐播放列表。

起初Audioscrobbler和Last.fm各自工作着。不过在第二年Audioscrobbler和Last.fm就整合到了一起,Audioscrobbler负责分析用户收听习惯并向Last.fm反馈,而Last.fm还是做它原来的事情为用户推荐音乐并提供一定的社区功能;两者间通过用户连接起来。

如果我通过与Audioscrobbler绑定的播放器(比如说Foobar2000)收听了几首披头士的音乐,那么我会收到更多与披头士风格差不多的音乐,其它人尤其是自己的好友正在听什么对我来说也非常重要,Last.fm会将那些在音乐收听历史中与自己口味非常高的用户收听的曲目推荐一些给自己。这的确是件很具魅力的事情,如果我与一个好友在音乐上有非常多的共同爱好(体现在收听的相同艺人数量),那这个人最近收听的音乐极有可能正是我喜欢的。

在Last.fm逐渐流行起来的这几年,用户很难相信在Last.fm上收听音乐是完全免费的,Last.fm 通过在线广告销售、用户订购服务(目前每个月3美元就可以得到比免费账号多得多的服务)和赞助费用维持。不过在2004年Last.fm就从investment banker那里得到了笔天使投资。几次天使投资后Last.fm在2006年从Index Ventures那里又得到了公司第一笔风险投资。

也许很多人认为Last.fm的确需要一大笔钱,因为它要为用户收听的音乐向唱片公司支付版税,以免重蹈Napster的覆辙(著名的P2P文件交换服务,现在这家公司的业务因为版权问题已经转而提供数字音乐购买和订阅服务),否则Last.fm就无言以对自己"Napster理念的继承者"的口号了。在2007年4月分就有谣传传媒巨头Viacom想以4.5亿美元高价收购Last.fm。但就在第二个月谣言不攻自破,Last.fm以2.8亿美元的价格进入了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如今主创人员依然在CBS旗下引领着Last.fm的社会化音乐革命。正如他们狂妄的名字(Last FM)一样,做世界上最后一个电台,不旦颠覆着传统电台的经营模式,同样需要与后来者展开殊死决斗。

如果你是一个Last.fm黏性用户的话,那么你正在与超过200个国家的2000多万音乐爱好者一起分享者音乐的美妙情绪。你每一次的音乐收听行为都很有可能对他人的音乐收听推荐曲目造成影响。

注:上文一些数据参考维基百科,部分数据时效性会打一定折扣。

[旧稿整理] 中国离正版数字音乐还有多远?

Posted: 19 Mar 2010 06:00 AM PDT


@ 2009/03/10

因为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打算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也许你正和我一样经常自问道:我们是否已经离正版数字音乐越来越近,当我有一份收入颇丰的工作后(就可以不再下载侵权音乐,而购买正版),当中国有越来越多的ISP或者ICP(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参与到正版数字音乐内容的经营队伍中来,当中国有越来越多好音乐出现在市场中,当正版数字音乐的价格越来越低甚至直逼免费的底线,最主要的是当中国老百姓的消费水平越来越高时?

毫无疑问我们总是希望这个市场越来越成熟,而非如今这样小气。

但我们面对的现实却是正版数字音乐离我们还太远,如果没有效果更好的经营方式的话,这会严重打击音乐爱好者和数字音乐经营商的信心。

IFPI(国际唱片工业协会)2009年的数字音乐报告中的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在去年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报告关注的焦点也从2008年的数字音乐报告的版权问题转移到2009年的"音乐接入"(Music Access)问题。

最近五年数字音乐在整个唱片工业中的比重几乎都是5%的速度稳健增长,2008年达到了20%,甚至出现了我之前报道过的华纳音乐集团旗下子公司大西洋唱片对外宣称其在美国市场音乐销售的50%以上来自数字音乐产品销售。数字媒体对传统工业的蚕食程度以一种非常迅猛的速度推进着,数字音乐的表现也仅次于游戏(35%)。

虽然有高达20%的比例,但中国却难以从共计37亿美元的数字音乐收入中分太多杯羹。

我们来看看数字音乐市场五大国的占有率情况就会非常明白:数据所反映的事实是如此可怖。美国无疑是整个数字音乐领域的老大,占据了高达50%的份额,在2008年一年就销售了11亿首单曲和0.66亿张专辑;根据日本唱片协会(RIAJ)的数据,一直以移动市场为先锋的日本在2008年共售出了 1.4亿首曲目;而在英国1.1亿首曲目和0.1亿张专辑在2008年被售出;法国似乎在他们的总统萨科齐采取了一系列反盗版措施后数字音乐的增长率大得让人惊舌,在2008年销售增长了49%,0.12亿首曲目和140万张专辑被售出;相对来说德国的发展速度就显得比较平稳,在2008年0.374亿首曲目和440万张专辑被售出。(以上数据基于DRM2009,仅供参考)

然后再看IFPI给出的2008年上半年的数据:

china-digital-music-market-share

将这五大国和市场占有率加总会发现一个很难接受的事实:整个数字音乐市场居然被五个国家瓜分掉了95%。那剩下的5%再配给给其它国家,中国会吃到多大蛋糕呢?

虽然中国凭借着其数字音乐移动市场的繁荣能够勉强进入全球十大数字音乐国家的行列。但试想一下在中国这样的手机繁荣程度和手机用户群体现状里,数字音乐在移动设备的手机铃声市场上的确显得更加大众,但和我们大多数人理解的数字音乐(单曲和专辑)就真的南辕北辙了。

加上中国的盗版市场的空前繁荣,如果正版数字音乐的发展速度稍显落后,难以赶上盗版数字音乐的发展速度的话,数字音乐在中国的成熟就只会越来越遥远。那么我们对数字音乐一切美好的希想就都成了云中美景,越发模糊起来。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百年难遇的金融危机下,数字音乐在中国的发展就显得更加难以捉摸了。

[旧稿整理] 音乐传播的进化

Posted: 19 Mar 2010 05:54 AM PDT


@ 2008/11/28

因此文原存储地址(blog.qingyu.org)域名在国内注册,基于一些因素打算将部分还未失去时效性的日志转贴此处,照成不便还请见谅。

你可能会说现在就作"未来音乐连下载也不需要"的假设还为时尚早,因为当前的数字音乐世界里还有太多人根本不知道下载这东西(只知道购买CD来享受音乐),而很多人却在为找不到地方下载音乐而困扰;iPod如此流行的时代,怎么可能不再需要下载?

我说的数字音乐不再需要下载并非指某种新的音乐传播形式会把存储设备所代替,而是指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能会更喜欢不需要下载的数字音乐:不用为购买播放器设备买单,不用为免费下载的受DRM保护的音乐而担忧某一天警察敲响你的家门, 不用为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音乐而烦恼,浪费大把时间在搜索引擎和音乐社区上。

音乐传播一直在进化

music-communication-evolution

直到19世纪末爱迪生发明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录音机以前,人类文明一直享受着音乐现场演绎带来的绝对"高保真"。或者到一种只能播放不到3分钟的78 转唱片的发明,再到后来征服了整个20世纪听众耳朵的黑胶密纹唱片的淘汰;音乐的载体不停地完善和改进,人类从没有停止过去寻找一种更好的介质来把声音挽留,把历史用声音保存。

第二次世界大战在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同时的确也带来太多的文明进步,为了更好的广播希特勒的讲话,磁带录音技术得到空前的进步;成本更低,携带更方便的磁带创造了音乐传播史的神话,直到CD的出现我们的耳朵总是不断受到录音技术进步的恩惠。

iPod的风靡预示着音乐可以让更多的人享受到,随时随地,无处不在。一个巴掌大的硬盘(100GB)可以装20000首以上MP3格式的音乐。我想这让几十年前那些黑胶唱片收集狂们看到了,肯定会气得跺脚。

但我们依然不会放弃再去想象下一代音乐存储介质可能是什么?它又会带来哪些革命性突破呢?

音乐播放形式一直在变化

从最开始只能去现场听歌手、乐队或乐团演奏,到端着个笨重的留声机,到拿着巴掌大的磁带播放随身听,到直接把那个四四方方的MD放进口袋,再到火柴盒大小的iPod shuffle直接夹在衣领上,最后到通过移动设备或者电脑打开一个网页就可以在线收听专门为你的口味实行内容过滤或者协同过滤后的音乐;可以说音乐播放形式一直在不断变化。

虽然这些起伏不迭的声波本质上仅仅是某块存储设备上由的1或者0组成却连上帝都看不懂的编码,但正因为这两个简单的阿拉伯数字,我们享受音乐的选择更多了。我们几乎可以通过互联网找到任何发布在网上数字化的音乐,打开浏览器或者某个P2P客户端与几年前到处借磁带或者四处搜寻打口碟的情景比起,我们会感觉原来科技进步还真算那么一回事。

这时在利物浦披头士的四人纪念雕像外可能正有一个拿着iPhone听Pandora电台的人走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