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2日星期五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科学圈圈坐之七-朱进

Fri, 12 Feb 2010 11:39:50 +0800

图片说明:手上拿的GPS显示正好是12:34:56, 07/08/09,这是朱进老师在那一瞬间自拍的,值巴西参加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代表大会召开期间。

第七期圈圈坐啦!继龙漫远端木三马原野谢宇黎波张有学六位之后我们请到了朱进。

"采访录音不可外传。"这是朱进老师特意嘱咐过的一个要点,磨了他好几天以后,在Skype上围追堵截,小庄终于拿到了这篇问答,可惜啊,你们大部分听不到他亲切有礼的声音了。整理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问题是,他太和善,因此谈话有几次被我神经兮兮地引入闲扯也听之任之,其实,唉,后悔应该让他侃侃而谈下去的,或许就能更加专业范儿了。

友情提示:这篇问答的华彩在几个很有科幻感觉的场景描述上,漏看了你要后悔的。 

[人物档案 朱进]  1991年7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系,获博士学位。1991年7月至2002年9月在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后改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工作,其中1992年5月至1994年4月为该单位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2002年9月起调任北京天文馆馆长。其他一些身份:北京校外教育协会会长;北京古观象台台长;《天文爱好者》杂志主编;中国天文学会常务理事、普及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北京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提名委员会委员,第15专业委员会(小行星、彗星和彗星的位置与运动)、第55专业委员会(天文学与公众的沟通)组委。 

一.热身篇(性急的同学可以跳过)

庄:朱老师,在刚过去的2009国际天文年,你觉得什么是特别值得一说的事情?对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有一定作用?

朱:过去的一年对整个天文科普意义重大,我自己也经历了很多事,真正最大的事儿还是日全食,主要因为我现在的工作重心也是在天文科普这一块,我们国家经历这次日全食的地方比较多,我们在事先就把这个作为今年的重要环节,从事后看宣传的效果也是比较好的。

庄:嗯我是想,其实发生这种日全食,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可能非常好玩,可以看看热闹这样子,但对于科学家们来说是不是不一样呢,比如说他们会等着进行一些观测什么的?

朱: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它对科普的意义,这个意义肯定比它研究的意义重要得多。因为国际天文年主要也不是面向专业的天文学家的,而是面向一般老百姓的,甚至不是面向一般天文爱好者。

庄:那么,作为发生在中国的一次重大天文事件,它对我们今后的国际地位会不会带来什么改变啊?

朱:从研究角度讲,其实我们在天文学上还是落后蛮多的,它也体现在我们的教育啊、科普这块的落后,所以,日全食有助于提高我们在天文科普这块的影响吧,但对专业领域的影响还是很小的,该落后还是落后吧。不指望说靠这一次事件就得到改观,国内从事日全食方面研究工作的人也比较少。

庄:这是我们的技术设备比较落后造成的吗?

朱:以前可能有一些这方面的因素,但事实上现在国际上大的天文望远镜数据什么都是可以共享的,还有一些观测不是在地面的光学设备,而是在卫星上,原则上我们都可以拿到最新的数据。所以说还好啦,当然我们要是有个大的天文望远镜就会更好,但也不是没有就不能做什么,还是人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些差距呢,这是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也是到了天文馆后,考虑得更多一些的问题吧。

庄:我和一些朋友私下有些揣摩,认为这个状况,可能来自于东方儒家思想濡染中成长起来的人,对遥远的东西不是那么景仰不是那么想知道,是不是这样?

朱:我觉得也不是,我认为问题还是出在教育本身,中小学教育基本上是把人给教傻了。中国古代,天文不是一直还挺厉害的嘛。

(nod,朱老师还在聊天中传过来了两篇文章:《关于天文教育的几点看法》和《通过考试制度改革推动校外教育工作的想法》。在纠正了我的几个认识误区之后,热身结束,采访也进入正题。) 

二.行星篇

庄:你觉得近来最重要的天文学进展是什么?

朱:天文里有几个应该说是大家永远感兴趣的方向,包括宇宙学,包括生命起源,相关领域这些年也还都有些进展吧,宇宙学我不是很了解,我比较关注跟生命起源有关的,比如说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系统这种,天文学领域的工作各有各的重要性,不好说哪个就比哪个重要了。

庄:是不是就太阳系而言,从那些地外行星上面发现生命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朱: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太阳系中除地球以外的行星上不大可能有高级生命的存在了。但在其他恒星的行星系统,还是有可能存在高等的智能生命。大概在这十几年来,天文学家有能力去探测到其他恒星的行星系统,而在更早比如说二三十年前,我们知道有,却没办法发现。现在大概已经发现了有300个左右系外行星。去年有比较重要的两个工作:第一是天文学家真正拍摄到了——而非通过间接观测到了——系外行星,有两个组,一个是通过地面望远镜一个通过哈勃,都把照片发出来了;第二是第一次发现了地球大小的系外行星,以前观测到的都是比较大的。这几年更好的天文望远镜和探测器也被造出来了,随着它们陆续上天,可能会带来一些特� �重要的发现,比如说其他类地行星,进而还可以去判断上面是不是有氧气,是不是有水。

(此处插播一段资料:受观测技术所限,原来天文学家多是利用系外行星对所环绕恒星的影响,间接推测出其存在,而在08年末09年初有振奋人心的报道指出,加拿大Christian Marois等人,利用位在夏威夷Mauna Kea山上的Gemini North和Keck II望远镜,在飞马座的A型恒星HR 8799(距地球130亿光年)周围从红外波段拍摄到了三颗行星HR 8799 d、HR 8799 c和HR 8799 b。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Paul Kalas等人,则利用哈勃太空望远镜,在南鱼座的A型恒星α星北落师门(距地球25光年)从可见光波段拍摄到了一颗行星Fomalhaut b。

另据09年4月报道,日内瓦大学Michel Mayor等人利用位于智利的欧洲南方天文台的3.6米直径望远镜观测低质量恒星Gliese 581,并以精密分光仪HARPS分析了该恒星光度,从而发现了4颗行星的微弱踪迹【有3颗此前已经被发现过】,其中Gliese 581e的大小是地球的1.9倍,Gliese 581d的运行轨道位于"宜居区域",可让行星表面存在液态水。)

庄:我记得有看到过说在其他星体上发现了甲烷什么的,那都是在太阳系以内对吗?

朱:在系外发现还是特别难的,除非有一些特殊情况,我们还没有本事真正拍摄到那些行星的光谱。 
 

三.小行星篇

庄:朱老师,你自己最喜欢的天体是哪一个或哪一类?

朱:我之前是做小行星的,所以会对这一类的更关注一些。以前在天文台的时候,和其他同事一起,发现了2千多颗。

庄:哇,这么多,是在小行星带上吧?

朱:火星和木星之间有一个小行星主带,海王星轨道之外有一个柯伊伯带,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些没在这两个带的其他小行星。我们当时也不是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的,1996年到1999年间,正好有一个巡天项目,然后就利用点业余时间找点小行星玩儿,我后来给《天文爱好者》写过一个文章,我们开始找小行星源于几件巧合的事儿,也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小行星。这个巡天项目叫做BATC,是和美国的两家还有我国台湾的一家天文单位合作的。

庄:你用了"有意思"这个词,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词呢?

朱:我们发现了5颗近地小行星,近地指的是它们到太阳的最近距离小于地球到太阳平均距离的1.3倍,这种小行星在轨道上来讲,在一定的时间内有可能是和地球……

庄:啊,就是说,它会撞上地球?!

朱:有这个可能,但不是说马上要发生的,说不定要到1百万年以后……这要看具体情况,近地小行星中有一些被认为是潜在危险型的,但有一些是怎么样也撞不到我们的。

庄:它们会是从地球分离出去的吗?

朱:不是,它们在太阳系形成之初就存在,也各自在各自的轨道上。

庄:撞上来的威胁离我们近吗?

朱:前些年有两部大片吧,叫《深度撞击》或《彗星撞地球》,还有《世界末日》,里面谈的东西和我的领域非常接近,就是讲一个什么东西撞到了地球上来。事实上,小行星撞地球是早晚要发生的事件,以前发生过,以后也是要发生的,一般来说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人类有什么办法避免发生这种事情。

庄:对啊,不是说用核弹什么的把它给撞偏了去吗?

朱:现在还做不到。

庄:啊,那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朱:要看它有多大,撞在什么地方,而且要被天文学家提前发现。比如说比较小,就个50米,那么可以在撞过来之前疏散人口,如果撞到海里也挺麻烦,沿海地区都会有些影响,产生几十米高的浪啊什么的。如果说它更大一些,比如说1公里,那就是全球性的灾难了,那也就没辙了,大家都要没了……当然,这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庄:我们不是一直在找改变小行星轨道的办法吗?

朱:并不是说,有了办法就好,有了办法说不定是更大的灾难。这就像核武器一样,人类一旦掌握了改变小行星轨道的技术,这技术就会是个双刃剑。你明白我在说的意思吗?

庄:我有一点明白。。。

朱:我们已经发现的小行星中,大概有2百多颗,在未来1百年之内撞地球的概率不是为零的,虽然绝大多数还是很小。考虑到更长的,比如说7百年之后,有一颗会有1/300的概率撞到地球上,这就是比较大的了。掌握了改变小行星轨道的技术之后,也就是说可以改变这个概率了,把很小变得很大,这就麻烦了。比如说恐怖分子,他就不去学开飞机了,而来学我这个领域,等到可以精确控制之后,让它百分百地撞向哪儿,那可比911要厉害得多了。

庄:所以说不定有科学家已经知道了怎么做,但是他出于强烈的道德责任感而宁肯不发表文章?

朱:没有没有,据我所知还是没有的。因为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1996年开始,世界上有了几个大的做小行星的项目,主要都是在美国,而且还有一定军方背景,从那个时候,发现小行星的数量急剧上升,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都只是知道它们在哪里,但它们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只有很少一部分知道了它们的物理性质。当你真正想改变小行星轨道的话,需要了解很多事情……

(为地球人民的未来安全着想,此处删去约5百字)

庄:朱老师,朱老师啊,我强烈建议你去写科幻小说,你看之前那些题材吧,都是已经要撞过来了我们该怎么怎么办,你这个是正义和邪恶两股力量在较劲让不让它撞过来,没人写过呢。 

四.科幻篇

庄:在你对小行星还很痴迷的那些年里,有没有做过什么"灵光一现"的那种梦,具有某种预言性质的?

朱:我做过不少好玩的梦,都是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比如说晚上看到天上的星星像是在打仗似的,比如太阳一跳一跳像个蛋黄似的落到海里面的,但和小行星有关的还真没有。还有外星人什么的,那还是90年代初,那时候天天玩计算机,简直跟疯了似的,就梦见外星人问我计算机方面的问题,还说英语呢。

庄:哈哈,你还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吗?

朱:那会儿还早,我记得它问我计算机里面的"分时系统"是怎么回事,当然现在看起来这种问题太简单了,但我在梦里会试图去和它讲明白。

庄:我们再说说其他科幻大片吧。《第九区》里面的外星人很不同于传统ET的形象,你喜欢这样的设定吗?

朱:看完没啥印象了。

庄:是不是因为这里面的外星人可能算你潜意识里觉得"没劲"的那种?

朱:好像也说不上。我很少看电影,而且记性奇差,所以看过的东西再看的时候往往也会有些惊喜。

庄:这里面的外星人比较逊。。。我看过一个国外的访谈,问到这个导演为什么电影里面不交代清楚它们的由来,他说自己是这样考虑的:这些到了地球上的外星人是原来种族里面的比较劣等、能力较差的那种,就好像地球上的蜂群,蚁群的工蚁、工蜂,其实它们有更高等的"后"这种角色,只不过"后"们感染了一种厉害的病毒死掉了,留下这些无依无靠的孩子们掉到了地球上被人欺负。所以我想问问哦,如果有外星人的话,你觉得如果它们的社会结构会和我们差不多?还是另辟一种模式?

朱:估计啥样的都会有吧,肯定不会都和我们一样。

庄:对《2012》和《阿凡达》怎么看呢?

朱:《阿凡达》还没看过,《2012》其实是基于一个理论上不可能的假设杜撰出来的场景,说什么中微子和地球内部的岩石发生反应什么的,这是百分之一百不靠谱的,它不像《彗星撞地球》那样讲的是真正可能发生的事。

庄:那接下去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朱:今年来说,有意思的天象观测不像去年那么多,1月份的日环食已经过去了,7月份有个日全食,不过不是在国内,值得关注的还有嫦娥二号的发射,我们自己倒是想了个好玩的事,其实去年就想搞,不过因为各种其他事情一直耽搁了,就是在七夕节做点活动。

庄:哈,为什么要选在这么个日子?

朱:因为七夕其实是个比较适合观测的时间,月相和天气都比较合适,我们想以后可以每年都搞一次,让它延续下去,把每年的七夕节都做成一个类似天文科普节,当然,它不是一天啦,可能会是一周左右。其实去年我们还设想过把它做成和韩国、日本互动的,不过最后没有做得太满意,希望今年可以好一些,不要再碰上H1N1了。

返回顶部

我所知道的最重要的事 – 薛定谔的老虎

Fri, 12 Feb 2010 10:27:30 +0800

泰格”老虎”伍兹近来的生活就像那出"单身汉"真人秀,不断有年轻貌美的女选手加入角逐争夺美元、媒体关注和钻石王老五——这里只有一点小问题,伍兹很钻石却不王老五。在小报爆出情妇事件的两天后,伍兹开着他的卡迪拉克撞到了消防栓和树。这戏剧化的发展让围观群众们喜不自胜,窥探名人私生活的欲望随着伍兹车窗颇具象征性的碎裂得到了满足。群众们进一步期待着私人照片,电话录音和自拍录像的曝光,结果在现场照片里看到了一本《把握物理学(Get a Grip on Physics)》。

……把握物理学。这种不仅不搭调,而且很反高潮的书就是让高尔夫MVP心潮澎湃得撞树的车内读物?"这个非弹性碰撞的概念真让人情难自禁……哐当!" 哐当一声后树虽没倒,赞助商已作鸟兽散,避之不及地与伍兹解约。唯独《把握物理学》以一种很无辜的动作在一天内从亚马逊销售榜的第三十九万多名空降到第两千多名。按《发行人周报》编辑的说法,这种明星的无意行为导致书籍销售短期内激增的现象有个业内术语,叫"(该书的)狗屎运"。通常情况下总统是最大牌的遛狗人,小布什和奥巴马每次度假时就有一些书籍被狗屎运。理查德·穆勒(Richard A. Muller)博士那本《给未来总统的物理课》,名字本身已经够七情上脸,最近出的中文版还被加上了更着相的副标题"给奥巴马的5个忠告"——既然已经落后于时间,何不转而忠告萨拉·佩林?

用名人效应推荐书籍,本质上跟推荐饮料和运动鞋一样,但因其背书的是意识形态,更易让热心观众们借此旁敲侧击地去揣摩当事人心理——尤其是这些以粹不及防的形式被发现的书籍,没有奥普拉读书会的推销感,就更具不受广告合约约束的私人选择性。场合重要,题材也同样重要:如果照片里的书是《高尔夫文摘》,很可能会被当成背景噪声忽略掉。《把握物理学》这突如其来的15分钟聚光,也因为它的读者是"高尔夫的莫扎特"伍兹而非谢尔顿·库伯,不协调感引起好奇心,接着就是势不可挡的狗屎运。此书最初出版于1999年,作者约翰·格里宾博� (John Gribbin)是曾给《自然》《新科学家》等期刊杂志供稿的英国科学作家,他已出版的一百多本作品中最有影响的是《寻找薛定谔的猫》。《把握物理学》是格里宾写给大众的物理学入门书,着重讲述1950年以后现代物理学的新发展,包括自然界四种力的发现,大一统理论的研究,弦理论的诞生等等,图文并茂,简明浅显,可供零碎时间翻阅,不必从头精读到尾,恰好适合伍兹这样没有专业背景且异常忙碌的人群。可惜因为销量不佳,本要出成一个系列的只得这一本硕果仅存。"这本书上周的销量可能超过之前一整年的。" 格里宾说,他得了便宜继续卖乖:"伍兹看这书,搞不好是在看他能否找到个这一切闹剧都未曾发生过的宇宙",姿态明显地给自己最新出的《寻找多元宇宙》一书打榜。

玩笑归玩笑,伍兹是否是对某个特定物理命题有兴趣目前没人知道,但伍兹一直就是个不自满的人:《财富》杂志资深编辑杰弗里·科尔文(Geoffrey Colvin)在他写的《哪来的天才(Talent is Overrated)》一书里提到,伍兹神乎其技的击球,是因为他"通过刻意的练习,始终呆在学习区";而不是在舒适区无他惟手熟尔地挥杆,不动脑子还沾沾自喜。伍兹挑到《把握物理学》,可能是因为其近乎自律的"终身学习"习惯。科学类书籍很难具有传统意义上的娱乐性,奥普拉读书会办了十多年,选书大多都局限在人文和小说类;倒是蔡康永早年的电视节目《今天不读书》里曾介绍过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和卡尔·萨根的《魔鬼出没的世界》这类推广科学思维方式的书籍,然后——"我(蔡康永)的读书节目因为没人看死掉了啊"。能把科普当零食来看的人,是真能看到它们的内在美。

《把握物理学》在销售榜上的排名目前已经情绪稳定地回落到九万多名,这就像当年《细胞》请日本漫画家荒木飞吕彦画封面而引发日本国民� 络观光团导致其网站超载当机一天那样,是场来得容易去得快的骚动。尘埃落定之后,伍兹如果还具有之前那股不安于舒适区的劲头,他很可能还能在高尔夫球界上演王者归来;但对家庭生活来说,现在他应该已从《把握物理学》里学到,力会改变物体的运动状态,翻译过来就是人的行为会导致结果,或早或迟;最好的选择,或许就是呆在舒适区,研究彼此的引力。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