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能像天气预报一样预测人们的行踪吗?

Thu, 25 Feb 2010 15:09:16 +0800

今年2月份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和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等院校科学家发表在《科学》上的研究成果,分析了5万名手机用户在3个月内的行踪,发现无论在家附近活动还是出远门,我们的行踪都相当有规律,一个人大约93%的行踪在理论上是可预测的。

通过分析每个人每小时手机连接到的基站,就可以大致揭示人们所处的地点。数据显示,无论是周末还是工作日,大家的行踪都一样地可预测,这或许说明我们行动的规律性是天生的,而不受年龄性别住址工作影响。现在可以得到每个手机用户最常去的场所,以及一天中每个小时能在这个场所找到该用户的机率,任意一个小时中,一个人有70%的概率会在其最常去的场所。数据充足的话,将来也许可以像预测天气一样预测人的行踪,当然,数学上证� �人们的活动可预测并不等于真的就一定能够预测到。

此项研究可以令我们更有效率地规划城市,建设交通、能源网络等大规模基础设施。

(图片来自:corbis)

信息来源:《新科学家》《科学》2010年2月论文摘要
这个研究更直观的作用是预防像甲型H1NI流感这样的传染病吧。

2008年6月,波士顿东北大学研究人员就曾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过一篇通过手机信号研究人类移动规律的论文,请看这里。2010年2月的这篇论文中,成都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瞿泽辉为作者之一。(肖谦 编发)

返回顶部

拥有"超长待吃"时间的基因改造西红柿

Thu, 25 Feb 2010 15:03:37 +0800

一般西红柿只能存放10到15天。但现在通过抑制西红柿中的促成熟酶,可以将其货架保存时间延长30天。

印度国立植物基因研究院科学家发现了西红柿中与两种酶有关的基因,这两种酶在果实成熟时在西红柿中大量积聚,使得果实变得非常软,而这会造成多达40%的采摘后的果实损失。现在研究人员用基因工程"沉默"了这些基因,使得西红柿存放时间延长了一倍。论文已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

基因改造后的西红柿生长情况和正常西红柿一样,这一技术将来或许也可以用在其他水果上。

(图片来自:corbis)

信息来源:《趣味科学》生物谷报道PNAS论文链接
基因改造食品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比如散发着柠檬香气的有可能是一个大西瓜!请看:小熊与怪味蔬果

还可以生产出高胡萝卜素含量的黄金水稻,请看:毕业即失业-"黄金水稻"的奋斗与悲哀

但是基因改造食品特别是转基因食品(此处特指指加入其他物种基因的食品)是否安全一直都存在争议:以"莫须有"的名义讨伐你!(附绿色和平组织回应) (徐青 编发)

返回顶部

冬奥会中的科学——花样滑冰

Thu, 25 Feb 2010 15:02:10 +0800

花样滑冰是力量与优雅的展示,也许打分高低会有裁判的因素,但这项运动无可辩驳地由物理学统治。

起跳:女性花样滑冰运动员的速度达到32公里/小时时,她们用一条腿起跳,对冰面施加相当于她们自身体重4倍的力量,试图使自身质心上升30到40厘米。

滞空:45度起跳可让花样滑冰运动员获得0.55秒的滞空时间——足够完成除了三周半跳外所有的动作,三周半跳要求滞空时间达到0.65到0.75秒,旋转速度达到420转/分——这是一些汽车发动机怠速时的转动速度。只有少数男运动员和极少数的女运动员能在正式比赛中完成三周半跳。美国女花样滑冰运动员Rachael Flatt曾这样表示:女性花样滑冰运动员完成了三周半跳,之后又做到了"三连三(triple-triple)"的连续2个3周跳。将来一定能进一步提升。

着地:着地需要运动员� 用其灵活的髋关节和膝关节并降低自己的质心——这样在运动员以多达自身体重12倍的冲击力撞向地面之前能够多争取几毫秒的缓冲时间以及10到20度的转动缓冲范围。

图片来自 popular mechanics

信息来源:《大众机械师》
松鼠会以前就做过很多奥运中的科学文章,滑雪、速滑、冰橇中的科学请看这里,跳台滑雪请看这里更多奥运中的科学文章请看这里 (徐青 编发)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25 Feb 2010 09:38: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新年还没过,来看看《什么样的研究能拯救我们》,2012我们还想过春节!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旧瓶怎么酿新酒?《火车、电梯还有计算机》;对撞机问题小两则《RHIC 2 in 1

返回顶部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八】记忆的黑洞

Thu, 25 Feb 2010 09:00:28 +0800

"存在一个最佳的温习时刻,把马上要掉进记忆黑洞的东西再捞上来,如此往复。奇妙的地方在于,遗忘曲线会越来越平,也就是说下次温习的时刻会越推越远,等到超过你的生命线,那就是(对你而言的)永久记忆了。"

记忆是一件奇妙的事,你以为你会永远都记住的,其实反而会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当你以为你已经全部忘记了,它就会跳出来折磨你。

记住的,其实就是遗忘的。当记忆以越来越慢的速度滑进黑洞,于我来说,已是永恒。

(编者按——小姬)

before sunset 一部关于记忆的电影

Want to Remember Everything You'll Ever Learn? Surrender to This Algorithm, by Gary Wolf, from Wired

《不再遗忘》

学习一门外语很辛苦,要读,要写,要背,周而复始,永无止境。最打击人的莫过于被一个似曾相识的词卡住,而你记得,明明上星期还查过、背过这个词!

相信每个人都被这么折磨过,而且不独咱们中国人——包括本篇的主人公——波兰人Piotr Wozniak还是个大学生时候,也很恼火为什么每天都有一堆看着面熟的"生"字来烦他。

wozniak

你会怎么办呢?当年,为了对付GRE,我曾经一口气在两个星期内背了一遍厚厚的新英汉词典,累得头昏脑胀,考完试以后,拍拍手,这些词儿就像鸟儿一样飞走了。

牛人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有牛脾气。Woziak的直觉是他没找到记忆的方法。所以,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背,记下什么时候去温习最有效,慢慢琢磨出一套公式,然后写程序让计算机来提醒他什么时候该温习。

可能你觉得Woziak教授很牛,你要知道比他牛劲更大的还大有人在。早在一个多世纪前,还有个人做了同样的记忆实验,拿一堆瞎编的词(Nonsense-String)来硬记,这个实验一直持续了三年。

就像所有伟大的猜想和理论一样,他的结果是那么简单:最佳温习时刻,就是你差不多要遗忘掉的那一刻。

wozniak_graph

就像上面这个图所显示的:存在一个最佳的温习时刻,把马上要掉进记忆黑洞的东西再捞上来,如此往复。奇妙的地方在于,遗忘曲线会越来越平,也就是说下次温习的时刻会越推越远,等到超过你的生命线,那就是(对你而言的)永久记忆了。

而上面散布的那些复习点,在时间轴上的分布是有一定规律的,这就是所谓的"间隔效应(Spacing Effect)"。

学界的判定是,这个理论有趣而无用:怎么去度量和确定"将要遗忘的那一点"?就这样,好端端的一个结果就烂在学术圈里了。而这,又恰恰是Woziak的福气:正所谓无知者无畏,赶的点好,用上了计算机这个工具,不然铁定又是一个断腕的壮士。他自创的记忆软件SuperMemo极有口碑,不信你去搜索一下。相比之下,很多记忆软件走的是没有根基的旁门左道,让你感觉爽,其实没效果。

即便有软件辅助,要紧的仍是如何把要记的内容交给电脑,然后老老实实遵守复习规则。怪人Woziak之所以怪,是因为他痴迷这套规则,以至于他要躲起来不受打扰——他忙着呢,忙着记忆。理论上说,大脑容量足够大,装得下所有的知识,这正是Woziak的野心。

当然,记忆超强、旁征博引的不见得就聪明。事实上,胡乱吊书袋的人经常让我面对着他产生插满翅膀的一团废气的幻觉。在某个博里我谈到在798听讲座的经历

"……可巧我那个时间段正碰上一个评论家,不记得说什么,印象最深的是满世界地吊书袋。"这个某某在这里说","那个某某指出"。绝的是结尾:"我引一句X的话来总结……"我以为完事了。这博导到底就是不一样:"但我再引一句Y的话来反驳X:……"靠,差点晕过去。甲之矛,乙之盾,就是没他什么事。"

记忆力超强的人不见得聪明,但聪明人应该懂得怎么去记忆。前提是第一要自律,第二要……还是自律。否则就会像我一样,写到这就会问:同学们,我说到哪儿啦?: )

——————————————————————

The Anonymity Experiment, by Catherine Price, from Popular Science

《匿名实验》

2009/10/12 SOSP2009 竹人 摄于美国黄石公园边上的小屋

"匿名实验",多好的一个名字。想做地下党或者已经是地下 党的同学们,祝贺你,找到你的必读文章了。

Automatic Teller--Banks sell lists of information that you'd think would be kept private—transaction histories, bank balances, where you've sent payments—and can continue to do so even if your account is closed.

这个实验的目标是要和这个世界躲猫猫,失踪一整个星期,不留下一点可以被Google到的踪迹。不过我得先剧透一下,这文章是个文科女写的。

歧视文科女?嗯,不是这个意思。

文科女做实验,也会一二三四,仔仔细细。问题在于,等到该交结果了,她会写上一堆情感数据:哎哟,累死啦痛苦死啦折腾坏啦。你不能说这些没用,应该说还相当重要。问题在于,实验结束之后,Catherine都没有去复查下数码世界里到底有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到底是不是留下了一点可以被Google的尾巴。相当虎头蛇尾。

换个题目或许更合适些:"体验匿名","The Anonymity Experience"。

Masking on the Web-- If masking your cellphone number is difficult, hiding your online activity is nearly impossible.

在这个电脑和人脑已经千丝万缕地接驳在一起的时代,想要匿名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喂!那个地下 党同学,得意什么呢,赶紧把网线和电源拔了!)你要把自己浑身上下打扮成阿拉法特那样去对付那些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还不能有固定的手机号,那么买新手机卡的时候留什么身份号呢?所以要先去搞张假身份证……

提醒你下哈,和假证小贩接头的时候你那一身阿拉法特皮不招来警察叔叔才奇怪呢。

所以在网络监管"有关部门"工作的朋友们很得意。比你们得意的人还有,据说国外的一些匿名服务的后台老板也是山姆大叔这样的政府——这不就一网打尽了?

anonymity

对于我,匿名从来不是个问题:为一个无解的问题去烦恼不值得。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在我,在你们。

我的意思是说,我明白八卦是人的天性,不过怎么真有那么多人愿意花那么多的时间去互相八卦呢?不光八卦,还会人肉搜索,一定要把人找出来才行。

好吧,那就拜托帮我人肉一下Catherine。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她把实验数据给补上……

You're Being Watched

————————————————————————

The Sky is Falling, by Gregg Easterbrook, from The Atlantic Monthly

《天塌了》

Comet Mc Naught Over Santiago

告诉大家一个不怎么新鲜的新闻:天(又)要塌了。走迷路的陨石或者彗星要来砸场子了,场景请参见电影《深度撞击》(Deep Impact)。

地球被天外来石无端Kiss当然不是第一次。那么,从地表现状能不能反推出这样的亲吻有多少次,有多频繁?

第一个问题比较容易答。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骑着你的鼠标在Google Map或者Bing的Virtual Earth漫游世界,慢慢查看,就能数个八九不离十。当然,别忘了要跳过最近制造的一些大坑——比如鸟巢。然后,对撞击现场的矿物碎片做年谱分析,就能估算出频率。

但这个答案是正确的吗?

——大陆地表不等于地球地表,你忘了数海底了。事实上,这个星球70%的表面都是被海水覆盖着的。指出学界这个毛病的是个很靠谱的女地球物理学家Dallas Abbott。根据大陆地表的数据可以推算出海底的陨坑数量大概在100左右,在短短十年中Abbott和其他科学家就找到隐藏在海底深处的14个大陨坑。

陨石和彗星的大小,进入大气层的速度和角度,都和撞击后果紧密相关。大部分的石头还没到终点线就壮烈了,但有些在半空中爆炸也会极有杀伤力。公元前五百多年一块直径三百米的空中来石以每小时五万英里的高速击中澳大利亚北部的海湾,相当于一千颗原子弹的威力,那年的夏天寒霜覆盖了中国地区。1908年西伯利亚被一颗直径只有三十米的陨石击中,也承受了相当于几百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

ASTEROID 243 IDA, about 35 miles long, and its moon

落在海面上的石头会震荡出大海啸,海啸的水墙在向陆地的推进中越来越高,越来越快。而波谷处水会被全部吸干。那场景,犹如圣经中的摩西分开海水,在瞬间报废了多少"直到海枯石烂"的誓言。

探测和观察近地球物体(NEO:Near Earth Object)在最近二十年比较热。总的来说,探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估计(见http://neo.jpl.nasa.gov/stats/)。

web_total

照理,拯救地球的重任自然会落在NASA的肩膀上。可是布什政府的重点是要重返月球。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担心中国会在这个回合的较量中占先。

也对——我们那么着急奔月是为什么,难道是去缓解广寒宫中难耐的寂寞?

让我们拟定一个方案B吧:

    • 联络受苦受难多年的巴勒斯坦同胞,请他们慷慨大义,来做拯救全人类的英雄,把人肉 炸弹的炸药都捐出来。
    • 联络山寨手机厂商,紧急研发由手机触发的引爆装置。
    • 把炸药和手机绑在一起,请铁臂阿童木用河 蟹牌万能胶粘到那堆讨厌的石头上去。
    • 每一枚炸弹都拍卖掉,以被抛弃的女人们的前男友命名。

然后就等吧……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幽怨的女声通过电波穿透宇宙:"你去死吧!"于是,怨妇的愤怒如千万朵繁花,盛开在无尽的黑暗中。
————————————————————————

这是《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的最后一个部分,接下来竹人老师会接着为大家介绍《美国技术协作精选》,每隔一周的周四放出,敬请期待!

在这个话题结束的时候,我想再贴一次竹人老师给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员工写的一段话。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对于我而言,这个问题也关涉到另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在微软亚洲研究院?

当你的经理、公司的领导、外面的记者问到你时,你可能会这样回答:我们是微软亚洲研究的生力军;我们能够进行创新;我们做着世界级的研究;我们编写那些将世界变得更好的软件等等——这是你的标准答案。

但这并不是最正确的答案。

在我看来,正是好奇心和那种难以驱除的去探索、发现、实验的渴望将我们聚集在一起,而这也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我们不知道很多事,这促使我们希望去知道更多。到最后,我们也许会发现,我们不懂的领域更大了——这似乎是个无望的死循环,一个不断重复的诅咒。但是,这也没有关系。

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我们阅读科学的原因。"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一】我们为什么阅读科学?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二】脑中的旅程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三】用科学阅读现实的黑暗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四】以科学之名,解构战争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五】你好,未来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六】会传染的癌症?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七】时间之箭

这些导读已陆续发表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博客、《南方人物周刊》和《中国经营报》上。

(编辑:小姬)

返回顶部

[小红猪]什么样的研究能够拯救我们

Thu, 25 Feb 2010 05:00:09 +0800

译者:李众(群博id:摩耶)。

两年前,也就是2007年(此文写于2009年底——校对者注),在巴厘岛的一座大会议厅里,一场漫长而又使人难受得落泪的谈判落幕时,来自192个国家的使节把在2012年前扩充京都议定书的截止日期定在了2009年。现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到了。

这个会议的最后一部分将于星期一(译者注:即2009年12月7日)在丹麦的哥本哈根举行,到会的代表们将有12天去履行他们的承诺。目前我们了解到,这次会议并不会产生一个像京都议定书那样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议定书"。虽然那还要等到2010年才能实现,但至少能看到其它的一些结果。其中最受关注的几个问题有:富裕国家能否给出减排承诺,贫穷国家是否会减缓排放量增长,同时人们还期望代表们能同意将资金和低碳技术转移给贫穷国家来帮助他们解决气� �问题。可以想象,会议不进行到最后,这些问题是不会解决的。

但是,地球的命运不是只掌握在与会的这192队缺乏睡眠的政治家手中。就算哥本哈根会议的谈判失败,人们的环境意识也会因此而增强,进而为低碳能源的发展打下群众基础。现在,许多捕获二氧化碳并保存于地下的实验项目已被启动,也出现了很多旨在保护原始森林的组织。新的绿色革命已经开始,而科学界将投入今后十年的工作去建立一个低碳社会。在这里,《新科学家》列了几个可行的方法。

唾手可得的成果

说到"全球变暖",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二氧化碳。但是实际上,使气候变暖的污染物不止这一个,而其中有一部分危害较大的气体是相对容易去除的,比如甲烷,一氧化碳和黑碳——一种因化石燃料和生物质(校对者注:通常是作为燃料的木柴和秸秆)的不完全燃烧而产生的小颗粒烟灰。这些二氧化碳之外的污染物对全球变暖的"贡献"已与二氧化碳差不多了。

好消息是,去除这些污染物的的技术早已诞生。如果把过滤黑碳用的过滤器装在全世界的柴油车辆上,就会立刻收到环保的效果。也可以用类似的方法收集垃圾填埋场释放出的甲烷。用电力或者太阳灶替代贫困国家农村地区的木柴及生物质,作为供暖或炊事燃料,也可以立刻减少煤烟中黑碳的排放,还能顺便避免煤烟对健康的有害� 响。

Anil Ananthaswamy

位置啊,位置……

今年九月,在世界气象组织于瑞士日内瓦举行的会议上,气候政策的制定者们要求科学家们对气候变化给不同国家的影响作出预测,结果却让他们们吃了一惊。科学家们的回答是:"这做不到。",解释是:我们对全球性的气候预测很有把握,但是区域性的不行。

华盛顿特区究竟是会变得更潮湿、更干燥,还是被飓风袭击、被旱灾困扰呢?牛津大学的数学家Leonard Smith说:"现在的模型还没有预测这些事情的能力。"理论上短期的区域性预测比长期的更简单,但是美国气候中心的Philip Duffy告诉我们,在短期内,自然变化产生的影响比人为的气候变化大的多。这可能会让那些希望能够以预测为依据,为自己国家的气候变化做好准备的政客们失望了。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可能会努力促进区域性预测的发展。

Fred Pearce

电气化高速公路

就在几年前,提起"电动交通工具",人们只会想到高尔夫球车。之后特斯拉跑车出现了。这种电动跑车只要4秒就可以加速到时速100公里,它已经被George Clooney等名人买下了。总之,电动车真吸引人。

给电动车充电会额外增加发电厂的排放量,但即使是Tesla这种速度优先于效率的车辆,每公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也不到最环保的柴油驱动车的一半。便宜又高产的电动车将很有希望投入使用,而真正的困难是促使消费者购买它们,这需要一个充电站的网络作为支持。Better Place,由以色列企业家Shai Agassi 创立的宏大的的实验工程,已在丹麦建成了一个充电站网络,预计到2011年,将会有几千辆电动车投入使用。如果该计划成功,其他国家也可以如法炮制。

Jim Giles

找到那个点!

在事情变得无可救药之前寻找气候变化爆发点的赛跑正在进行,而在爆发点之后紧接着的就是失控的气候变暖和冰层塌陷发生。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的Marten Scheffer说,不可预测而又糟糕的天气——环境建模人员把这叫做"闪烁不定"——是巨大改变的前兆。而令人疑惑的是,还有观点认为意外的冷清或稳定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英国东英吉利大学的Tim Lenton正着手做一个气候变化爆发点的早期预警系统。他告诉我们,现在最急切的需要就是得到更准确的气候数据,借以分析过去的气候动荡情况,找到发生低迷或"闪烁不定"的信号。

你好,太阳能!

一组数据告诉我们,使用太阳能是解决气候变化的途径之一。一小时内太阳投射到地球上的能量比我们一年用掉的还多。即使现在的太阳能电池将光能转换为电能的效率只有15%-20%,如果把太阳能电池板放在全美国合适的屋顶上,也能基本满足美国全国的用电需求了。

但这并没有实现,如果用太阳能电池发电,每千瓦电需要5000到8000美元左右,而用煤只需要1800美元,所以去年全美只有千分之一的电力是来源于太阳能。位于科罗拉多州戈尔登市的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的Robert Hawsey 说:"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降低价格,工程师们正在制造更便宜的薄型太阳能电池,这种太阳能电池板也将变得更加柔韧,可以直接做进屋顶。Hawsey预计改进后的太阳能电池到2015年能被市场所接受。

JG

把它捉住!

近期能源研究的一个重点是关于如何将发电站排放的二氧化碳捕获,并将它们运往采空的盐矿和油井之类废弃的地方永久封存。看起来,这项技术距离实现已经不远了,而且由于地底仍有大量便宜的煤等着被燃烧,世界迫切需要这项技术。但每年要运输,处理几十亿吨气体的麻烦实在令人提不起精神。这个项目的实验已在进行中,但是根据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团队发表的一篇题为"煤炭的未来" (The Future of Coal)的报告,工业用二氧化碳回收设施最早要到2030年才能开始正式运营。美国发电厂的负责人为这项技术提供了200亿的研发资金。另外,如果可以生产生物燃料,并把它们燃烧时排放的气体收集起来并封存,就能达到既除去二氧化碳又产生新能源的效果——把全球变暖变成全球降温了。

FP

云一样朦胧的推断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宣称二氧化碳含量每增加一倍,气温就会上升1.5 °C 到 4.5 °C,其中的误差是由云的不确定性引起的。云不仅很小,存在的时间也非常短,所以相关的测量和模拟都很不容易进行。它们有些能促进气候变暖,有些则正好相反。同时,气候的变化有时产生更多云,有时则不是,这一切都难以确定。7月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新研究成果显示全球变暖会使海洋上空云的数量减少——并使气候更暖。现在人们已在模型中把这个信息计入考虑。他们估计这个误差很快就要被缩小了,最终调整的结果大概会接近4.5 °C。

FP

生物燃料•续

近五年,生物燃料从英雄变得一文不名。为了种植生产生物燃料,毁了不少热带雨林,占用了本该用来种植农作物的土地和水资源,或者产生了与被生物燃料替代的化石燃料几乎一样多的二氧化碳。但是,现在放弃他们还太早了。接下来的五年,是否要用于研发更环保、"第二代"的生物燃料,就看我们自己了。很快,我们就能做到用基因重组后的酶或者化学催化剂把农业废弃物中的纤维素转化成可供发酵(以产生乙醇)的糖类,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是可以在水箱或海水中培育藻类,用它们产生乙醇和丁醇。

当然以上方法的生物燃料产量有限,所以更需注意如何最大限度利用它。如果有更多的发电站在使用可再生燃料或核燃料,或者未来的汽车全部可以充电,那么生物燃料或许就会被留给海上运输和那些无法充电的设备用了。

FP

不如来改变这个地球吧……

无论它是拯救地球的备用方案也好,疯狂的计划也罢。人工给地球降温的"地球工程"计划正在被考虑中。很少有科学家严肃地认为必须给地球人工降温,但很多人认为有必要认真做好相应的调查。近来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政府部门和军方在关注这个问题。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备用方案"将会有哪些内容,为了确定它,我们要考虑各个方案的负面效果。比如,往大气中喷洒硫酸盐颗粒遮挡阳光的方法,虽然有效,但是会大面积扰乱天气系统。这些研究中的大部分可以用模型完成,不过最好也做一下小范围的野外试验。加州斯坦福大学卡内基研究所的Ken Caldeira说,其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小范围的实验对气候产生的影响和真正的操作有很大差别。另外为避免研究小组独自开展小范围实验,很有必要尽快展开对管理规范办法的讨论。

CB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