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1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抢稿小红猪

Thu, 11 Feb 2010 07:44: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灾难即来》。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虎年话虎》;《购物就是要男人掏腰包

返回顶部

近看图灵碗 (8. 我就是上帝) (上)

Thu, 11 Feb 2010 00:56:03 +0800

过年了,苏椰特意叮嘱编辑们先把这个系列的第八章发出来,理由之一是大过年呢,8是个喜庆的数字。真没想到最年轻的松鼠还会从这个角度为读者细心考虑,那就成全他8,让我们在这部专辑里暂时做一次穿越,先看看第九只图灵碗背后有怎样的故事。

密尔沃基市,是美国威斯康辛州最大的城市。1938年1月10日,圣诞刚过不久,密尔沃基市民像往常一样平静地生活着。咖啡店里,有人在议论着罗斯 福总统的救市新政策,有人在议论着到底该不该限制公民持枪。而更多的人呢,则一边品尝着密尔沃基闻名全国的啤酒,一边听着广播里面的实时战况:侵华日军登 陆青岛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平静的日子将载入这座城市的史册。这天,密尔沃基路德教会高中的一名印刷管理员,高兴地迎来了一个健康的儿子。他为儿子取了 一个响亮的名字,这个名字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计算机编程艺术的旗帜:Donald Ervin Knuth。

为了方便讲述,请各位读者允许我先剧透一件39年后的事儿。在1977年Knuth造访中国前夕,姚期智的夫人为他取了一个中文名字:高德纳。在下面的故事里,我们就使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他。

高德纳天资聪颖,他的超凡智力在8岁时就显示出来了。当时,一家糖果商在孩子们当中举办了一项有趣的比赛,要求用"Ziegler's Giant Bar"里面的字母,写出尽可能多的单词。裁判事先准备了一份2500个单词的列表,可他却远远低估了小选手的能力,高德纳令人惊讶写出了4500多个单 词,毫无疑问地获得了冠军。他为学校赢得了一台电视机,还为每个同学赢得了一只棒棒糖,他的赛后感言是,我还能写出更多。

高德纳的高中就读于他父亲所在的路德教会高中,在这期间,他发表了此生第一篇学术文章。尽管如此,但这个充满了才华和个性的年轻小伙,并没有把心思 放在科学上,他的主业是音乐和作曲。他的老师,甚至包括他自己,十分怀疑他将来进入大学后,是否能够顺利学习数学。这种想法给高德纳造成了不小的自卑,尽 管他的平均分是学校历史上最高的。不过有句话说,真正的天才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这话用在高德纳身上毫不夸张,18岁的他,在进入大学之后,丝 毫没有向数学屈服,而是花费无数的课余时间,大量练习数学难题,这种努力的劲头再加上他的天份,使他很快就在数学方面超过了其他同学。其实我们与其关注一 些科学家们不可模仿的机会和天赋,莫不如更关注他们如何面对困难和挫折。高德纳告诉我们,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方法就是抓紧时间干活。

高德纳就读的大学是凯斯理工学院,在这里他接触了IBM650计算机,这导致高德纳的音乐家梦想一去不复返,科学天赋终于重新占领了他的心扉。 1956年,在他第一次使用IBM650之后,他就躇踌满志地相信,说明书上介绍的程序,一定比不上他自己编写的。于是高德纳开始学习编程,他的第一个程 序是因数分解,不久之后,高德纳就对编程有了许多体会。当时高德纳还兼职管理学校的篮球队,于是他编写了一个程序,能够自动评估每名球员的价值,令球队的 教练非常欣赏。这件事还吸引了CBS电视台的报道,后来高德纳、球队教练和IBM650的一张合影,还被印到了IBM650的宣传册上。1960年,高德 纳以公认出色的成就,打破了学校的惯例,同时获得了学士和硕士两个学位,大家来做个减法吧,算算高德纳此时年岁几何。

随后,高德纳从五大湖区,来到了美国西南岸,进入伯克利攻读数学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的编程生涯也正式开始了,他对外提供软件服务,为各种不同机 器设计各种稀奇古怪的编译器,曾经一个程序卖到5000美元。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他对ALGOL60编译器提出的测试方法。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 ALGOL,这盏批量生产图灵奖的阿拉丁神灯。当时我们介绍过,ALGOL60的设计目标要求支持递归,而在设计编译器时,对递归的处理是很复杂的,所以 经常会因为编译器不成熟而出故障。高德纳编写了一段非常简单的测试程序,江湖人称"Man or boy test",俗名"是男人就得-67"。高德纳说,只要用ALGOL60编译器来编译我的这段程序,如果运行结果等于-67,就说明这个编译器是纯爷们 儿,否则就只能算小男孩。

1963年,25岁的高德纳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并留在伯克利任教。在毕业前一年,虽然还是研究生,但高德纳已经因为设计编译器而响誉计算机行业。 于是著名的Addison-Wesley出版社与他约稿,请他写一本关于编译器和程序设计方面的书。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您看看高德纳是何许人也, 不久之后,他简直把这件事做成了一件计算机科学史上的奇观。1962年约的稿,高德纳一直写到1966年还没交,在此期间他又是毕业,又是教书,终于人家 出版社急了。编辑找到高德纳,说这都四年了你写了多少啊,高德纳说,才写3000页手稿。编辑大囧,忙问都3000页了你怎么还不交,高德纳答曰,急啥, 我还没写到正题呢。编辑彻底雷住了,说那你出个多卷本吧……

《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就这么诞生了。

把一件平常的事做到人间极致,这就是高德纳。他不是故弄玄虚,他的心里攒着一股劲儿,要写出一部与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相媲美的传世巨著。 他一开始计划了六卷,后来觉得这个数字不怎么好,又改成了七卷。1968年,《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江湖人称TAOCP)的第一卷正式出版了。这一卷的标题叫《基本算法》,但难度却并不低。比尔盖茨曾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读完这一 卷,并且做了大量的练习,然后他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优秀的程序员,那就去读这个《基本算法》吧,确保自己能够解决里面的每一个问题。然而,高德纳本人的 说法却比盖茨犀利多了:要是看不懂,就别当程序员。

就在这同一年,高德纳跳槽到斯坦福大学,并当上了教授,一边带博士,一边继续写书。一年后,TAOCP第二卷《半数值算法》正式出版,又过了三年, 也就是1973年,第三卷《排序与查找》也相继付梓。这三卷书立即被计算机界惊为神作,在那几年之内就卖出去了100多万套,至今仍然是编程书籍中的最高 经典。有一些对我们来说巧妙得不能再巧妙的算法,在这三卷书中顺手掂来,比比皆是,这个我们等会再说,现在有件要紧的事儿。按照高德纳的计划,这套书一共 是七卷,但是现在刚刚写完三卷,就已是震古烁今。震到什么程度呢,连图灵奖颁奖委员都坐不住了,他们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按照惯例,图灵奖的获奖者都是 成就等身,要经过时代的检验,然而高德纳却是例外,在他的七卷本刚刚写完三卷时,ACM便决定立即为其颁发图灵奖:

授予高德纳图灵奖,以表彰其在算法分析、程序设计语言的设计和程序设计领域的杰出贡献,特别是其著名的《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系列丛书。

这是1974年的ACM图灵奖颁奖词,高德纳捧走了历史上第9个图灵碗。这对高德纳来说,无疑是个殊荣,因为这一年他只有36岁,直到现在,他仍然保持着获奖年龄最小的纪录。

我们故事才讲到一半,可天才的高德纳却已经得到了图灵奖。各位读者可能要问,那下面还讲啥,他无非就是接着写书,接着带博士,就别废话啦。您要是这 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他要是那么做,他就不是高德纳。提前剧透一下,这个看上去顺理成章的计划,很快就被打破了,计划中的七卷本,直到今天都没有完成。 欲知发生了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返回顶部

[小红猪]灾难即来?

Thu, 11 Feb 2010 00:26:47 +0800

2012_1_thumb作者:Anthony Aveni 原文

译者:绵羊c  这篇文章得到了五朵小红花,恭喜绵羊c同学。

2012年12月21日,将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其中不少是一个"神圣之旅"组织的成员)涌向奇琴伊察,提尔卡与众多其他古美洲的祭祀地(奇琴伊察,Chichén Itzá,坐落于今墨西哥境内的犹加敦半岛北部,是一处庞大的前哥伦比亚时期考古遗迹,由玛雅人所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提尔卡,Tikal,位于今危地马拉北部,古典时期玛雅最大最强盛的城邦,拥有最多数量的玛雅庙宇——译注)。在那里,他们将等候古玛雅文明所预言之世界末日的征兆。他们面临的,是巨大爆炸,还是虚惊一场?是在劫难逃,还是欣喜若狂?这取决于你相信的是哪位新时代先知的末日理论.这些"先知"通常是一群自封的预言者和神秘主义者,比如有名叫"Valum Votan,轮回终结者"或"银河体系中的宇宙巫师"的人。宏伟的玛雅历"长期积日制历法"(Long Count)(亦有诸如"长计历"这样的译法——译者注)由多个小的时间循环单位组成,整个循环周期为1,872,000天(即5125.37年),而2012年正是长期积日制历法归零并开始下一个循环周期的时间。备受关注的"12年"将近,灾难故事的版本在网络、书报杂志以及电影中都被大肆渲染:好莱坞大制作的特效灾难片"2012"已在今年11月上线,其宣传词为"警示早已存在"。

很多预言源自太空。众所周知,银河的中心有一个黑洞.在2012年,太阳与银道面(银河系成员,如横行,尘埃,气体等绝大部分均匀分布在这个平面的两侧——译注)将排成一线——近26,000年中将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据诅咒者称,这个黑洞将摧毁太阳系目前的平衡状态。《灾难2012》的作者E.Joseph Lawrence 指出,太阳表面将会出现巨大的耀斑,这使得在下一次太阳活动高峰时,喷向地球的太阳粒子数量将大幅度增加。地球的磁极将倒转,从而导致很多可怕的结果,如狂烈的飓风,整个电子通信系统的瘫痪等。那么近几年发生的那些自然灾难,如卡特里娜飓风,印度洋海啸呢?他们其实都和地球的这些变化有关,而玛雅人一早已经知道了。这真是个郁闷的消息。

但是那些"12年"支持者也带来一些好消息。有一些人说,我们将得到的不是灾难,而是一个看似突然却也注定将出现的宏大觉醒;我们会共同受到神秘力量指引,从中得到启发,从而意识到如何解决那些威胁世界的问题。冬至的太阳"缓慢的向银河系的中心移动"——巫师、前软件工程师John Major Jenkins如是写道。12月21日(或者23日,视乎使用的日历而定),太阳会经过所谓的"大裂谷"——银河中的一道暗纹带。Jenkins认为这个"大裂谷"代表着玛雅人所谓的"万物之摇篮",所以这一天,世界会完全改变。然后我们将会"与宇宙的核心重新连接在一起",他写道。

古玛雅人在无意中为这些冗长繁复乱七八糟的宇宙论调提供了"根据"。他们留下的石碑,比如伊萨帕(Izapa)的25号石柱(位于墨西哥太平洋海岸的玛雅前黄金时期(约公元前400年)遗址),绘制出了长期积日制历法完结之时银河系的星图。25号石柱被认为描绘出了造物的情景——一个鸟之女神栖息在宇宙之树的顶端。Jenkins认为这棵树象征着具有独特南北走向的银河,同时也是玛雅人认为的万物重生时天空的样子。

众多令人昏头转向的预言也一直受到各种来自文化层面 ��科学层面的质疑批判。事实上,几乎没有证据显示玛雅人有多么关心银河。当他们提到银河的时候,脑子里想象的其实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路(英语中"银河"直译是"奶乳一般的路"——译注)。事实上,把银河跟一棵树联系在一起的想法,来自于对传承自玛雅的现代文化的研究,而非玛雅文化本身,尽管这种"银河与树"的观点自知名玛雅学者David Freidel,Linda Schele和作家Joy Parker于1997年合著出版了《玛雅宇宙》一书后,已广为大众熟知并接受。

早在公元前128年,希腊天文学家西帕尔克斯(Hipparchus)已提出,从专业天文学角度来说,每2万6千年太阳与银道面位置都会重新排列。他观测到了1太阳年(即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时间)与1恒星年(即从地球上观测,以太阳相对其他恒星而言的某一特定位置为起点,再次回到这一位置所需的时间)的细微差异。所以经年累月,以假定其他恒星位置不变的天空为背景,太阳所经的轨迹和它升起落下的位置将会改变。这种由于地轴转动引起的细微移位而造成的现象,称为岁差。在实际生活中,岁差造成的影响表现为,太阳在标志着不同季节的春秋分与冬夏至时的位置,相对于黄道星座群逐渐改变。玛雅的观天者们观测到了黄道的存在,所以他们可能观察到了恒星年和太阳年� 差异,但是没有什么可靠证据,表明他们测绘了岁差,或是给出他们测绘的方法。2012_2_thumb

但据那些"12年"理论支持者称,基于他们对诸如25号石柱等石碑的解读,玛雅人不但记录了岁差,还利用岁差预言了长期积日制历法完结,新的造物周期开始时天空的样子。然而,如果有人愿意费事去看看夜晚的星空,都会惊奇发现银河这一宽阔明亮的星带,和桌面游戏中天象仪软件中,那副表示古代观星者看到的银河图案,几乎没一点相似之处。比如,纵使太阳不在银道面之内,银道面的位置也很难被准确定位,所以太阳-银河的位置关系直到最近300年才被较为准确地通过观测确定下来。而且25号石柱上绘出的所谓的"独特的"银河南北走向现象,其实每年都会出现。更重要的是,从理论上来说,没有证据证明玛雅人的天空图可以成为我们现代人的工具图。最后,没有什么可以推论出玛雅人关心过太阳耀斑,黑子或者磁场。直接由25号石� �等碑石就推出末日预言,就意味着用"拣樱桃" 的方法(即只从一些个例中收集信息,而忽略大部分其他相关的信息)收集得到数据(通常是不完整,模糊不清或者不具备可用性的数据),就推导出一个预言作为结论,这根本没有意义。

大多数人——即使不是末日预言者——也对古玛雅人不感陌生。我们都知道他们对于精密的计时系统相当沉迷。我们发现,从他们的树皮书或法典中,他们的天文学家甚至可以精确预言例如日月食等天文事件。于是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些迷信的人们如此不遗余力的宣传玛雅人具有预知长远未来的能力。但文化的记载究竟是如何解读玛雅人的计时能力,而这种能力和创世论又有何关系呢?

直至玛雅历史的黄金期(约公元200年)为止,玛雅统治者已经掌控了这片土地的耕种,扩张了他们的领土,并且开始用精美的建筑物构建大型城市。他们几乎建立了古� 世界最伟大的文化之一。在那之前的几百年,玛雅统治者就已经制定了一个基本的历法,将玛雅城都的崛起与玛雅本身的起源传说联系在一起。他们发明了一种包含许多时间循环单位的历法——长期积日制历法。玛雅文化中的一大创举,便是长期积日制历法将玛雅文化的根基转植于创世论之中。长期积日制历法以玛雅当时的20进制为基础,以天为基本单位(见上文)。它包含13个叫做白克顿(baktun)的周期,分别对应玛雅天堂中的不同层次,每一层都有与天体相关的事物和神灵。这些周期组成了长达5125.37年的创世周期。在每一个周期结束地时候,天数都会归零。

许多玛雅遗址中都清楚表示刻在石柱上的碑文常以长期积日制历法日期开头,这些日期是一组5个数字的字串(比如12.8.0.1.13对应着1776年7月4日),就好像报纸上的日期一样。这些时间� �记是一种政治和宗教的宣传形式。在许多统治者眼里,许多对于宇宙而言无关紧要,但在文化上却有重要意义的个人大事——例如加冕礼,联姻,军事胜利以及小的时间周期更替(比如9.15.0.0.0,写在库庞石柱B上的日期,标志着一个开顿(katun)的结束,或者说20年周期的结束)——可以通过这些数字,将个人事迹与他们的祖先(创世神)的历史,连接到了一起。因此,石柱上的长期积日制历法给予了统治者力量,将他们有限的生命在石刻的碑文中无限延长。

长期积日制历法的开始,亦即上一段造物周期的结束,也曾发生在玛雅的神秘历史中。第零日是公元前3114年8月11日。这一天被记为13.0.0.0.0.13个白克顿(baktun)之后,当长期积日制历法由12.19.19.17.1.9即2012年12月21日重新变回第零日,这个日子也会同样写作13.0.0.0.0。太阳在一年中会有两次在 ��雅南部正上空经过,这两个日子对玛雅人来说非常重要,而上一个"零日"8月11日非常接近这两个日子中的一个。12月21日或22日是冬至(或者是太阳"静止"日),这一天太阳到达它在天空中所能到达的最南边。所以过去与将来的"零日"都刻意的选择在,与太阳在天空中的重要位置密切相关的日子,这一点是相当可信的。

为什么长期积日制历法开始于公元前3114年,这样一个远早于任何有记载的玛雅文化出现的时间?如果我们追溯一下世界其他计历法设定"首日"的方法,比如公元历法、罗马历、梵文历等,会发现他们对零日的选择,要么强行确为某近期玛雅历史上重大事件的时间,要么是他们自己文化历史上较为重要的时间(类似的例子如,大致推定出基督出生的年份定为公元历的第一年)。但是这一天与银河或者黄道的位置没有什么 ��殊的关系,天上也没什么特殊的事件发生。也许玛雅人只是简单选择了一个据追溯推测所得的,他们被创造出来的日子。这个日子的其中一种可能是7.6.0.0.0(公元前236年),最早的长期积日制历法日期记录是这个时候。这个日子也标志着一个开顿(katun)的结束,并且月份和日的名字都与创世那一天相同。而那些支持"12年"理论的预言者居然相信我们的世界将会在这个日子毁灭,一个对于几千年前的玛雅人来说都不知道有没有历史意义的日子。而其实古代玛雅人自己,还在往更早的几千年前寻找一个有意义的日子呢!他们如果知道现在的事情,很可能会跟我们说:"去,自己定一个零日去!"

尽管玛雅人相信连续的创世过程应当是循环的,但没有依据可以证明他们认为我们的13.0.0.0.0会发生什么。在上一次造物钟更替时间周期的时候,也� 什么都没发生。然而,确实有一幅凶险可怕的图画,出现在一本公元14世纪的玛雅树皮书——Dresden Codex中。画面中,世界被洪水破坏。一只天鳄口吐流水,淹没了它一节节的身体,包括它背上"日""月"的象形文字。画面中间,一位年老的女神手持容器,更多的水从中源源流出。在画的底部,一个男性天神挥着箭和矛。一些早期的殖民地诗篇中,也曾提到创世论中大洪水的故事。不过值得好奇的是,如今的厄运预言者却没有抓住洪水毁灭世界来做文章。好在电影制作人们抓住了。在特效逼真的电影《2012》中,海啸吞没了喜马拉雅山,并且卷起航空母舰砸向了白宫!

玛雅石碑上的碑文对于之前的创世周期言之甚少。位于危地马拉的基里瓜的石柱C在用象形文字描述那时的13.0.0.0.0时,提到了神的后裔(当然,跟当时的统治者Cauac Sky密切相关),这些后裔利用三块石头(象征着猎户座中的三颗星)支撑,发明了第一个石炉。至于我们的13.0.0.0.0,塔巴斯克州墨西哥的托土盖罗的6号石碑提及,一些至高无上的神秘力量将降落地球。可就在故事渐入高潮时,下面的象形文字却因腐蚀而消失了,留下无数种可能性,予预言者们继续猜测。

我们一定要在玛雅人的记载中解读过去和将来么?又或者,我们可以把这些记载看作是记录古老时间更替仪式的文化遗产。这些更替发生在时间周期的转折点,比如金星何时出现与消隐,包含了季节年(即以一个季节事件为起点,再次发生同样事件所需要的时间——译注)的、以52年为周期的历法,与玛雅260天为周期的历法中的1年又有何关系?如同每一年我们参加一些新年夜的例行活动,我们听着新年的钟声敲响,考虑着如何庆祝这一个季� �年——虽然通常我们的一年都略微长过季节年——的逝去,之后我们可能会进行赎罪(新年计划)来净化自身,为更好的未来发展制定计划。很大一部分熟悉玛雅文化的人把他们的周期终结预言看做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学习如何通过增强与神的互动,重新建立和谐平衡的世界,比如向神许下祭品以求来年的丰收。难怪我们会惊艳于玛雅人的文化——他们参与到了自己的宇宙哲学之中!不过这样看来,"12年"论调支持者们跟古玛雅人没有很大的分别——他们都想要与过去相连接,让他们的存在可以存在于更广阔的时空内。不过不同的是,玛雅人借助的是长期积日制历法,用石柱上的碑文日期将自己与祖先神灵相连接,而"12年"预言者用的是玛雅神话和数学来探寻某种宇宙中的主宰,无论他是否仁慈或邪恶。

在"12年"狂热中也有一些现象� 英语国家中特别引人注意——尤其在美国。世界会在大灾难中毁灭的想法早已在新英格兰的清教徒们心中深种。早在17世纪40年代,与福音和末日预言有关的崇拜活动在殖民地就颇为盛行,期待救赎的教徒们自当年便宣称,他们准备好迎接上帝再临,并带他们去接受审判。两个世纪之后,几百名再临派信徒(即会成为安息日基督再临派成员的人们)急切地等待着"有福的希望"来到,并且他们的领袖William Miller通过计算,得出了耶稣将会在1844年10月22日再临。人们爬上屋顶,痴痴等待着上帝再临。

现如今,美国的末日预言已经基本褪去了宗教的色彩。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记得科胡特克彗星——传说中会于1973年来毁灭地球的"冰球",以及1997年海尔波普彗星的千禧年彗星事件——这一来自"外星的母舰"使得天堂之门组织的39名成员于加利福尼亚集体自杀。1987年著名的"阿兹特克历时间周期将交汇"也是一个例子,它证明了美国人多么渴望受到上帝的光芒照耀。

20世纪70年代初,学者们在破译玛雅象形文字的进程中取得了突破,所以从那时起玛雅文化就被联系到了现代版创世与毁灭的神话之中。本世纪初,这股热潮再度被掀起,这包括Augustus Le Plongeon的作品(《穆尔的诱惑》,2007年1月/2月),与一些处于流行边缘的作品,例如Peter Tompkins的《墨西哥金字塔的秘密》,Frank Water的《墨西哥的神秘》,以及Luis Arochi的《库库尔坎的金字塔》预示着玛雅文化的密码带来了关于未来的秘密知识。与此同时一个被称为"共同的起点"的想法被提了出来,即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而旅游业为这个概念,也来插了一脚。旅行者们与新纪年的支持者们会于春分时蜂拥至奇琴伊察,看El Castillo金字塔(库库尔坎的墓穴)阴影下的巨蛇雕像。祭祀旅游业已经开始靠2012的传说吸金。新旧周期更替的夜晚,考潘和提尔卡的观星派对已经提上日程。企业家们已经开始准备2012年的逃生装备,如同一本《去往2012年的傻瓜手册》和一件写着"2012世界末日"或者"新旧交替"的T恤。更不用说那部已经上映的大片。这一切仅是刚刚开始。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泛滥,物质主宰的社会,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以经验为准则的科学将引导我们去何方。这也许能解释为何那些对于银河系末日的解释有如此大的感染力。尽管这些解释充斥着神秘、逃避现实的气息,声称有着精确的数学、历史以及宇宙学基础,但其实只不过是打着科学的幌子。在这个功利急躁的年代,我们急切的寻找着祖先——不管是不是我们的祖先——遗留下的智慧,尽管这些"智慧� 可能早已被时间长河中的流沙吞没。我们觉得,也许唯一可以使这个混乱世界回复秩序,重归我们的掌握中的方法,就是再度发掘那些失落的文明,并且对它们加以利用。就这样,我们把古玛雅文化神化了。

不过,玛雅文化光辉的成就,和其他古文明文化本身,已经足够吸引我们了。我们不需要给它们穿上西化的或者世界末日的外衣。而向世人告知玛雅文化、以及其他卓越文化的真正精华——比如玛雅人用肉眼就可以观测到金星在500年内的轨迹并且精确至一天的能力——的责任,就落在了那些穷尽毕生精力研究这些文化的人肩上。"12年"理论的狂热褪去,留给我们的是更多反省:我们有没有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对于探求和联系宇宙的渴求如此强烈,是不是已经到了科学与理性无法驾驭的程度了呢?

Anthony Aveni 是科尔盖特大学的天文学及人类学教授,也是新书《末日:2012玛雅之谜》的作者。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