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4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你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吗?(上)

Thu, 04 Feb 2010 13:52:22 +0800

文 严锋

[编辑小庄按] 没错,这是那个在《万象》上写《好书》、《好棋》、《好天》、《好音》、《好玩》一系列好文的严锋,这次写起了文艺科普文,部分原因是他最近看过了几部电影,包括"秒杀《阿凡达》"(此言来自他和我的私下谈话)的欧洲动画片中的杰出代表《玛丽与麦克斯》,影片中的麦克斯具有阿斯伯格综合征——没错,一个古怪的名词,但非常有必要让公众了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也还记得自己上次听到这个名词,是在看《美国超模》真人秀节目第九季,里面有个美得简直不真实的姑娘Heather Kuzmich具有这个征。此处不用阿斯伯格综合症而用了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原因是,症更具有病的意味,但他们中的很多其实还不算病人。

2009年,连续有三部关于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影片问世,预示着公众对这种神秘"疾病"的关注正在升温。一方面,对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数字不断上升,另一方面,这些"疾病"会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心灵的秘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他人,认识自己。

亲爱的玛丽,我得告诉你些事情,解释我为什么不写信给你。每次收到你的信,我总感到很焦虑。前不久,我去精神病救助中心,他们诊断出我患了新的阿斯柏格综合征。那是一种神经不稳定性疾病,我宁愿简称为:阿斯皮。

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动画片《玛丽与麦克斯》中,玛丽是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8岁的小女孩,她妈妈是个酒鬼,爸爸沉迷于鸟儿标本。孤独的玛丽没有朋友,某一天凭着电话黄页上的一个地址,心血来潮给美国纽约的陌生人麦克斯写信,向他询问孩子是从哪里来的。麦克斯已经44岁了,是一个肥胖古怪的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从此两个孤独的灵魂开始了一段延续18年的笔友关系,在一封封天真而怪诞的信中,流淌的是对温情、交流、理解的渴望。

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s Syndrome,简称AS)是广泛性发育障碍(PDD)中的一种综合征,有某些特征类似孤独症(Autism,又称自闭症),如人际交往障碍,刻板、重复的兴趣和行为方式,因而也被归入更广泛的孤独症谱系(Autism Spectrum Disorder,简称ASD)。与孤独症不同的是,AS者并无明显的语言和认知能力损害,智力正常,甚至有少数AS者具有某些方面的超常禀赋。正因为如此,AS往往不容易在患者身上发现,常人多以孤僻怪诞、自我中心或难以沟通的性格问题视之。

AS是维也纳医生汉斯·阿斯伯格(Hans Asperger)在1944年首先发现的,他将之表述为"孤独症样精神病质(autistic psychopathy)",认为具有这种特质的儿童"缺乏与他人共享情感的能力,难以发展友谊,执著于单向性的谈话,沉迷于单一的兴趣,动作笨拙"。他把AS儿童称为"小教授",因为他们对于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可以没完没了地谈下去,而且通晓大量技术性的细节。

在2009年的另一部以AS为主题的电影《亚当》(Adam)中,主人公亚当就是这样一个"小教授"。他是一个玩具公司的电子工程师,可是在设计玩具的时候,总是自作主张,一意孤行,不计成本,追求完美,最后被老板开除了事。亚当帅气而羞怯,平时沉默寡言,沉静在自己的天地里。可是在那些令他紧张害怕的社交场合,一旦别人触及到了他热爱的话题,比如天文,他就会从宇宙大爆炸的状态一直讲到望远镜的口径,完全刹不住车,讲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都不知道别人为什么逃走。

我把这种病的特征说给你听吧:第一,我发现世界混乱而令人困惑,因为我的思维严谨而又讲究逻辑。第二,我很难理解别人脸上的表情。我年轻的时候,做了一个本本,上面有好多表情和它们的意义,一有疑惑我就向那个本本寻找答案,可我还是不能和某些人沟通。艾薇的面部表情尤其难理解,因为她的眉毛是假的,脸上还有皱纹。第三,我字写得不好,敏感,笨拙……还会非常焦虑。第四,我喜欢玩魔方,艾薇说这是好事。最后第五点,我表达情感有问题。

adam

麦克斯生活在世界上最大的都市纽约。对一个AS者来说,可能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因为大都市有着绵绵不尽的人流,纷纭的事件,还会发出隆隆的巨响。AS者的感觉功能异乎寻常,他们往往在听觉和视觉上非常敏锐,能够在纷乱的图案中识别常人忽略的特征,或是捕捉到别人听而不闻的声响。在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科幻小说《模式识别》中,就描写了一个具有AS特征的女主人公,她能够对某种广告符号产生近似过敏的反应。跨国公司利用她的这种超级能力,测试各种广告的市场价值。但是对AS者来说,这种敏感却往往是灾难,因为过多的信息会使他们感觉超载,不堪重负,反而让他们的思维短路,进而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呈现出麻木迟钝的状态。

AS者看上去有正常的语言,但是仔细观察,他们对语言的掌握运用还是与常人有区别。他们更多地拘泥于字面的意义,对字词有单纯的、直线性的理解,喜欢咬文嚼字,富有学究气息,对话语的弦外之音和微言大义难以掌握,对别人的讽刺挖苦无动于衷。在非语言的交流领域,问题就更多了。他们难以领会别人的身体语言、手势、表情、姿态的意义,尤其明显的是缺乏目光的对视。这使得他们常常在人 ��交往中陷入困境,遭遇挫折。

电影《亚当》把AS称为高功能的孤独症,这是一种有争议的说法。在美国《心理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简称DSM)的第4版中,AS与孤独症分别列为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个亚型。一个通俗的说法是:孤独症的人总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而AS者是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在别人的世界中。但是孤独症中的高功能者与AS的分别就更加微妙了。中山大学广州附属医院的邹小兵教授等人对高功能孤独症(HFA)和AS进行了对照研究,发现不同年龄的HFA和AS儿童都存在执行功能的缺陷,表现为难以进行计划活动、组织能力差、冲动、坚持不变、难以适应转变、自我调整困难、不能抑制无关信息干扰等。而AS组完成任务的成绩又明显优于HFA组。邹小兵教授认为,如果孩子早期语言能力正常,诊断通常归类于AS,而早期语言发展迟缓,尽管后期表现像AS,也诊断为HFA。运动笨拙可以作为诊断AS的重要条件,但是如果没有运动笨拙并不能排除AS的诊断。

与孤独症者� 同,AS者愿意与他人交流,渴望友谊与爱情,但总是以自己的方式,单方面地进行。如果不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就会与常人发生误解和冲突,把他们推向进一步的自我封闭。在电影《亚当》中,亚当遇到了一个刚刚搬进公寓的女孩贝丝,他们在寒冷的冬夜,去中央公园等候浣熊的出现。亚当显然对女孩很有感觉,可是回到公寓,他竟然直抒胸臆,问贝丝:"在公园里的时候,你性兴奋了吗?"把女孩吓一大跳,还以为遇到了变态色狼。但亚当这种完全不得体的语言只是出于单纯和诚实,他坦承自己当时性兴奋了,所以想知道对方是否也同样如此,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样做的社会效果。不当的言行一旦遭遇交往对象的愤怒反应,又茫然不知自己错在何处,只有陷入新的困惑、焦虑和退缩。

AS的起因是什么?汉斯·阿斯伯格在AS者的家庭成员身� �常常观察到同样的征兆,后来的研究者也支持他的这一结论,并由此推测基因在AS的发生中的意义。但是,AS者的家庭成员虽然可能表现出某种AS特质,但是往往局限于某一方面,也比较轻微,例如对社交某种程度的拒斥。

1993年,瑞典神经心理诊所的斯蒂芬·埃勒斯(Stephan Ehlers)和克里斯托弗·吉尔伯(Christopher Gillberg)对学龄期的儿童进行筛查,发现7~16岁的儿童中可确诊为AS的有0.36%,男女比例为4:1。如果把疑诊AS的也包括在内的话,发病率达 0.71%,男女比例为2.3:1。有研究者认为,女性患儿的症状相对较轻,特别是在社会交往方面,可能与女性天生具有补偿社交能力的优势有关。中国目前无该症流行病学调查,但是根据邹小兵教授在广东省几所幼儿园的调查,发病率可能不低,同时发现该症误诊率极高。

2009年10月5日,美国健康资源与服务部(HRSA),疾病控制与管理中心(CDCP)与马萨诸塞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发布对孤独症谱系的最新调查报告。统计显示,3~17岁的美国少年儿童中,每90人中就有1人诊断为孤独症谱系。这一数字明显高于此前的报告。1990年代初的估计是每1500名儿童中有1人患有孤独症,到2002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每150人中有1人。

孤独症与AS的人数在增加吗?数字的时代和地区差异背后,有着公众认知、诊查标准的发展变化的原因。但是也有研究者在探讨环境、生活方式与药物影响的关系。整个社会都在给予孤独症谱系越来越多的关注与了解,各国政府也以空前的力度加大了对之研究的投入。2009年一年就有3部关于AS的电影问世,也可以视为人类对自身精神状态关注的一个缩影。

玛丽和马克思Mary and Max (豆瓣)

亚当adam(豆瓣)

返回顶部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七]时间之箭

Thu, 04 Feb 2010 13:12:51 +0800

clip_image001

Big Brain Theory: Have Cosmologists Lost Theirs, by Dennis Overby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大大脑理论——宇宙学家丢了他们的大脑吗?》

路德维希是个不凡的名字。路德维希·凡·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的第九告诉我们彻底的狂欢之前是彻底的黑暗,路德维希·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说是语言在言说我们,不是我们在言说语言,而路德维希·波茲曼(Ludwig Boltzmann)则宣布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宇宙不断涨落,生出无数可能,甚至会有孤立无主的大脑如一叶叶孤舟在无边的黑暗中飘来荡去。

佛界终于不用那么纠结了:所谓轮回是可能的,波兹曼如是说,因为波兹曼之脑真的存在。

时间之箭射向哪里?下一秒又会发生什么?

clip_image003

09年秋摄于上海衡山路。有一个我被当场撞翻;还有一个我在这里写这篇博

波兹曼是热力学的鼻祖,他的热力学第二定律说万物都从有序向无序发展,事情总是越来越乱。乱不是一个状态,而是一个动词,这个动词定义了时间之箭的方向。波兹曼的推测是,宇宙熵增终将归于热寂——乱到极致,世界将复归沉寂——再没有什么可以八卦的了,这会是一个极和谐也极无聊的世界。

在这样的死寂之中时间的沙漏彻底停滞。波兹曼进一步推测,既然宇宙无穷大,随机的涨落会在任何地点发生,"局部地区将有暴风雪"。在某些无限小的奇点处熵值重新点燃。Reboot,时间之箭将重新发射,于是一切再次轮回。

在波兹曼提出这个假设的时候,还不存在大爆炸(Big Bang)这一说。而按照现在物理学家的推测,大爆炸不止一次也不止一个,而可能来回往复,四处生长,每个大爆炸产生一个宇宙,一次轮回,演绎一段星际往事。

每一次轮回都是黑白键的转换,一个轻灵的音符。贝多芬的第九在宇宙的尺度上演奏,波兹曼的大脑们在黑暗中翩翩起舞。

其实,关于大爆炸和波兹曼大脑之间的联系这一段,我并没有读懂。只知道文中的大意是大爆炸的理论并没有推翻波兹曼大脑的可能性,而这事还和很玄乎的暗能量(Dark energy)密切相关。如果你有问题,应该向专家提问(比如说李淼老师)。当然你也可以等,我未来的某个大脑会冰雪聪明,不但能读懂而且会想得十分明白,将能够挑战顶级大师。

实际上,波兹曼大脑悖论中指出的另外一点是,重新造出一个完整的世界在概率上很难出现,所以,更多的会是些破碎的世界,宇宙中就会飘浮着一些不可思议的碎片,比如,一个个独立的大脑。不需要去劳神动胳膊动腿的大脑也许有更多时间思考,它会读懂这个宇宙真正的奥秘。

只是那个波兹曼大脑不会是我的,也许是你的,但更可能是谁的都不是。每一次的轮回塑造的都是一个全新的宇宙,每一个宇宙可能都有自己的物质碎片和物理定律。女娲补天的神话只对了一半:天确实是塌了一块,但也许那个天本来就残缺不全;轮回也是可能的,只是你和轮回的大脑将永远对不上暗号。

我常常� 到有人把科学硬塞进神话故事,企图用科学解释一切神秘,其实无论是神话还是迷信,拿科学来说事很方便,不过仔细看去,却似乎存在于两个平行宇宙,永远接不上头。

The Final Frontier, by Karen Olsson, from The Texas Monthly

《终极前沿》

在这本25篇文章的集子里,如果有哪一篇可以让人重温美国精神的精髓——那种天不怕地不怕,Can Do and Will Do的草莽英雄气势——应该就是这篇了。当然,如果要让国人喜而乐见,注定会换成"德州英雄大战日本鬼子"这种无厘头的题目。

宇宙中可见的物质只有百分之四,为了解释为什么越远的星体离开越快、宇宙膨胀不是在变慢而是在加速,为了搞明白是不是这都是暗物质/暗能量在背后搞鬼,科学家们需要一架更强大的望远镜。在相关的国际合作项目中,美日两国的一个大项目(WFMOS)正在夏威夷紧锣密鼓地展开。

德州奥斯丁大学的几个愣小子不信邪,一定要出奇兵,赶在日本鬼子前面用自制的土炮扫荡宇宙深处。他们的武器是七十七年前在渺无人烟的德州深处打造的一座天文台HET。HET在历史上已经有过一次鸟枪换炮的历史,虽然最后成功了,但花费了好几年才终于调整好。

clip_image004

这个新计划的名字叫HETDEX(DEX——Dark Energy Experiments,暗能量实验),要先把HET腰斩,再塞进去145个简单的摄频仪。这有点像云计算的后台架构:不用昂贵的超级计算机,而是把一大堆相对廉价的服务器像积木一样搭起来。如果成功,HETDEX最终会将一次曝光的扫射范围足足提高三十倍。

clip_image005

Gary Hill and VIRUS

整个工程要耗资三千八百万美金,这是相当大的一笔费用,虽然比WFMOS要少很多(文中没提少多少;我在网上也查不到)。在美国,基础研究的经费来源一般都来自国家自然基金会(NFS)、军方(DARPA)等等一些官方单位,竞争相当激烈。

这几个教授没耐心等,因为他们是牛仔的后代。

"在德州,只要你有主意,有钱,什么都能做。"就像当年在烈日下单枪匹马寻找宝藏和美人的西部牛仔一样,他们豪情万丈地跳上吉普车,跑遍德州的大小城市,风尘仆仆,一头扎到各地的富人圈里去游说,目的只有一个:圈钱。

信不信由你,就这么着,德州牛仔一共圈了两千多万,于是这个工程计划在2013年完工。在HEDDEX的网站上,已经打出了"第一个暗能量实验"这样胜券在握的句子。(提示一下,捐钱网址在http://hetdex.org/donate.php,按中国人口13亿来计:一人一分钱就快两千多万美金,足够了)。

当然,忽悠有钱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比如说经常有这样的建议:圈钱行,只要以后可以把暗能量圈起来。鸡同鸭讲的事情还好对付,怕的是板砖。

在San Angelo(德州第28大的城市,离HET212英里)的一个咖啡馆里,就飞来这么一块:这大镜子到底有啥子用,除了给奥斯丁的一群博士们打鸡血?Hill回答说,不是不是,咱们美国的科学教育和热情江河日下,这个项目可以起领头羊的作用。

确实,有那么必要争第一吗?

美国精神中重要一点,就是极强的竞争意识。从微观的角度说或许会浪费,但是如果没有竞争,美国的科技水平就没有今天。

中国正忙着登月。我总觉得山西煤老板口袋里的银子叮当响,应该做些大事业。咱们忽悠他们投资火星探险如何?

火箭的名字我都替煤老板们想好了,叫"火华518"号,又爱国又发财。

Perhaps Death is Proud; More Reason to Savor Life, by Theresa Brown,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死亡赋予生存的理由》

这篇文章为什么会编到这个科学文集里来而不是进入年度最佳散文选,是件很奇怪的事:Theresa谈的不是未知,而是已知,谈的不是生,而是死。

而且是突然降临的死亡,没有任何先兆,但有旁观,有见证,有忙成一团但毫无成效的医护人员,就像Theresa这样的学文学出身做过大学老师的职业护士,用极残酷又极美丽的文笔纪录下来。

和科学无关,但和生命有关。如果不爱生命,要科学干嘛?

Evolutionists Flock to Darwin-Shaped Wall Stain, from The Onion

《墙上的达尔文》

达尔文显形了!或者,改个没劲透了的名字,叫《当科学成为宗教》,再说下去就太剧透了。反讽大拿The Onion的大作,还是很标准的新华体呢。——————————————————————————这本书是《美国科学写作精选2009(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本书一共24篇文章,都来自纽约客、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科学、Wired等优质报刊,出自活跃在一线的科学家和身经百战的记者之手,横跨天文、医学、心理等 等科学领域,写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

以后会定期在每两周四放出一篇导读,里面介绍两到三篇原文,目的是希望大家保持一定的阅读节奏,努力点击竹人辛苦找到的原文链接。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一】我们为什么阅读科学?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二】脑中的旅程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三】用科学阅读现实的黑暗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四】以科学之名,解构战争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五】你好,未来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六】会传染的癌症?

这些导读已陆续发表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博客、《南方人物周刊》和《中国经营报》上。

(编辑 小姬)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04 Feb 2010 07:44: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异亲的故事》。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模仿虫子的另类舞蹈。(精华在几段视频,一定要去原文链接上看看哦~)《文艺女青年的自然之舞

还有,可再生能源的关键在储存,《新奇特能源储存方案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