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小姬看片会回顾】人类消失之后(下)

Wed, 27 Jan 2010 17:11:27 +0800

2012 poster

禁不住再把海报贴一下,大家仔细再瞧瞧

如果有一天,外星人来到地球,会为我们带来灭顶之灾吗?

如果有一天,能源枯竭,人类将往何处去?

灵魂真的存在吗?我们的记忆可否移植?

如果你是这颗星球上的最后一个人,你还会做什么?

———————————————上课铃的分割线——————————————

提问:假如说忽然有一天,外星有很多智慧吗,如果说吃了它会长生不老,这样传传传,传到外星人耳朵里,它们就会认为吃了人类也会长生不老,有没有可能它们会来地球把我们吃掉吗?

小姬:你能告诉我你学什么专业吗?

提问:医药工程。

另外我有个问题,各位老师都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走的比较远的人,在你们学习专业的过程当中,或者是一种感觉,也许你们发现了这种可能,人类有没有面对什么比较迫于眉睫的危险?就是说我们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就会威胁到我们?

高云峰:我们从科学角度来说,我们曾经参加过一个全球举办的升空探测的竞赛,第一届竞赛的主题是什么呢?假如说地球旁边有很多小行星,假设他们会撞地球,这是有一个概率存在的,一旦撞到的话地球上一个区域就会造成伤害,我们参加这样的竞赛,我们如何发射这个航天器去靠近它?同时时间是有限的、空间是有限的,我们怎样去改变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是一个科学的问题,但是背景就是你说的问题。

小姬:那么行星排成十字会毁灭地球吗?

高云峰:这是不会的,太阳质量占99%以上了,因此排成一条线的话对我们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它的影响在数学上来说是16位以后的了。

贺日政:举个例子,在西藏,04年带队在那里,有一个小湖泊,现在已经变成了比原来大10倍以上的湖泊,4年道路已经修过了6次,现在已经把道路延伸到山顶上了。气侯影响最大世界上只有三个地方,北极、青藏高原、南极,如果发展到地球变成沙漠的话,那我们吃什么?所以当前的气侯变化问题非常严重。

小姬:所以说,气侯变化是毁灭人类的一种可能性?

贺日政:可以这样说。另外一个例子,塔里木,古丝绸之路,就是印度季风向北吹的时候吹不过来,像堵墙,吹不过来,就造成了沙漠。

韩松:我还是比较担心核武器,因为未来有两种危险,一个是海盗控制亚丁湾,另外是核武器落地塔利班,为什么美国不在伊拉克打,跑到阿拉伯、巴基斯坦去打,就是因为这个。未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核武器还是很危险的,因为核武器的密码只有美国总统和他身边的人手上有,随着纳米技术控制着人技术的发展,这个还是很危险的,当然这还不是最危险人类灭绝的方式。

我倒觉得比较可怕的,因为大家往往把灭绝定义为集体的概念,世界末日,这个世界看怎么定义,我觉得每个人就是一个世界,对每个人的灭绝可能是更可怕的。突然一天晚上就被"封"掉了,我想对这个人来说就是他的世界末日。突然他的"小三"出现了,对于他的家庭就是世界末日。我觉得最恐怖的灭绝是,世界末日让所有人都活着,但是生不如死,灭绝了他的心灵、灭绝了他的思想。

提问: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我想提一个和能源危机有关系的问题。现在的很多媒体包括很多科普都在关注能源危机或者石油危机,石油枯竭的时候我们会寻找一些替代的能源,我们投入了很多的精力。而石油本身还是很重要的化工产品,除了提供给我们人员以外,还提供了大量的化工产品,比如说提供了肥料给农业,当石油出现枯竭的时候我们可能有替代能源维持能源的运转,但是我们失去了大量的农业肥料,在面临这种危机的情况下我们有没有什么替代性的措施?

小姬:这位同学提的问题非常实在,作为中国这么大规模的农业大国,大家都有吃饭,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高云峰:我提一些自己的想法,从两个方面回答。

第一,石油枯竭之后我们应该怎么活?找一些替代能源来作为农业肥料并不是太难的问题,这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问题。

第二,可以更好的利用海洋资源,实际上还有很多海洋资源我们没有充分利用。

韩松:今天是中央农村会议召开,提了一个大力发展生物技术,包括袁隆平的。因为你是搞计算机科学的,我希望在你们那里,希望把人的意识传到计算机空间里面去,把人的肉体舍弃。

黄晶: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学化工的,我觉得如果真正解决能源问题之后,如果我们要做肥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合成一下大气可能就会产生肥料。另外还有一些化肥并不是跟石油有关的,可能也跟磷矿等有关。这个问题的根源还是能源问题,如果能源问题解决了其它的都好解决。

田不野:刚才那个同学问了一下关于肥料的问题,肥料有三种,氮磷钾,最重要的就是氮肥,需要做合成的时候需要大量的能量,这个不是说没有替代的,钾肥是比较不缺的,地球整个成份中含很多钾肥,尤其是磷,但是利用转基因植入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总的来说我不觉得肥料是一个不容易解决的问题。

提问:我想问科学家一个问题。你们会不会相信有灵魂的存在,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我刚刚在想,问卷上有人类会不会有灭亡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不合理,因为这是个必然,因为没有一个时间的框架,我觉得地球也会毁灭,任何东西从出生起有个源头,然后到消失,然后再转换为其它东西,这是一个必然。刚刚那两位老师讲的问题,其中有位老实说要顺应自然,但另外一位老师讲我们可以通过一些事情比如阻止行星撞地球,我觉得他们两个说的不是一个东西,因为那位老实说改变的只是一种偶然,就是说人类灭绝之后有没有更高级的生物出现?这是一种偶然,但是行星撞地球也是一种偶然,我们改变的是这个偶然,但是人类灭绝是个必然。

小姬:我觉得你不是在提问题,而是陈述观点。我总结一下:她认为人类肯定会灭亡,她提的问题是会不会有灵魂?

提问:肉体消失后会不会尤其它的东西?因为没有一个东西是消失不留下痕迹的。

小姬: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到一个问题,关于邂逅与一夜情的一个电影,几千年以前地球上的人数量是非常非常少的,但现在有65亿人,但是这些灵魂是怎么来的呢?这个影片说人的灵魂是由过去的人一个一个组成的,我们现在都是过去人灵魂的碎片。

周忠和:人必然会灭亡这是不一定的,其实人最应该担心的是自己,人和其它生物不一样是因为创造性和毁灭性一样大,其实我最担心的也是核武器的问题。我经常会做这样一个比喻,是不是人死掉会不会有某一种物种的存在,也有可能,谁知道呢,但是目前来讲我是不太信了,小时候特别怕鬼,但是现在不是太怕了,从思考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没有,有人说害怕见到,我倒想见一见。

贺日政:我想从宗教的角度解释一下,因为我国是佛教盛行的地方,在藏传佛教里面说是用今生的苦难来修灵魂的生,这是一个宗教信仰的问题,是为未来服务的,而大乘佛教认为你现在的灵魂是以前的,同样是佛教却有两种解释。

高云峰:如果说从科学角度来说我认为没有灵魂,如果从宗教角度说,因为我对宗教也很感兴趣,宗教都会涉及到灵魂、轮回,它都是为了教育人。比如你有一亿美元,但这一亿美元存在银行里从来都不能取,但这对你有什么用呢?所以你假设有灵魂,但对你有什么影响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是没有的。

张劲硕:我简单说两句。第一我相信人应该是灭绝的。第二,关于灵魂,我不知道灵魂是怎么定义的,因为我们是搞科学的首先要先定义。我自己理解的话,把肉体当成物质,把精神当成灵魂的话我认为灵魂是存在的,比如思格拉底思想、孔子思想,这就是灵魂,它们都是存在的。

韩松:有没有灵魂这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不光是社会科学,我看到在自然科学里也有讨论,有的人认为灵魂就是量子力学等等,有人描述过这个东西,科学技术的发展我想未来也会造出一个灵魂,因为灵魂没有重量,它能永久保存,它能转移、循环、能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我觉得在技术上能够造出来。

但这位同学核心提的不是这个问题,看的是这个看片会的主题,至少有三个方面。

一个是"永恒"的话题,为什么那么多人为对世界末日、人类灭绝感兴趣,就是因为每个人心里面希望永恒,走到世界的尽头,这就是人类的本性,其它的动物我估计它不会考虑世界末日,这是不是人有灵魂的证据?我不知道。

第二个就是人类文化的问题,她提这个问题很有宗教色彩,前面老师提到佛教,世界末日本身是个西方的问题,是基督教的问题,最后是末日审判,最后基督要降临,世界末日已经预言过很多次了。东方不存在这种轮回的观念,所以世界末日这个看法东西方是不一样的,像研究科学史的江晓原对科幻小说做了个统计,西方的科幻小说讲的都是悲观的,都讲的是世界毁灭,而东方的科幻小说基本上是乐观的,越是要世界末日越要狂欢。

第三,她就是想问咱们为什么现在在这个地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在2009年12月27号这个时间在这个地方?还有没有另外一个版本的我?也有很多说法,也是量子力学,它认为世界是分杈的,有一个平行的世界,这倒是比较流行的观点,我们活在这里,同时在另外一个宇宙中肯定有一个宇宙在发生世界末日,我是同样的我,另一个版本的我在那里经受着毁灭。

我觉得她的问题提的很好。

观众:我来解释灵魂吧,我是学计算机的。我在2008年第八期里面写过一篇关于灵魂的文章。灵魂是什么东西?如果有可能把我的记忆读出来放在一个机器里面,它是谁?它认为它是谁?我认为它是谁?我怎么成为它?这些东西是我在2008年5月份以前和一个四川同事开玩笑得出的一个想法,我当时说如果把你的记忆放在狗的脑子里,那只狗就是你,后来我觉得这个问题有可行性,然后就开始思想这个问题。

刚才那个问题的三个答案,我认为它是它,它不会是我,但我认为它是我仇恨的人,因为它会抢我的东西。另外,它一定认为它是我,因为它大脑中所有记忆都是我,包括它的的爱人、它的父母。另外每个人都会睡觉,睡觉就像死掉一样,醒来会通过记忆找到坐标,比如我年老的时候让医生把我注射大量的麻醉,然后把我的记忆拿出克隆给人或者机器里面,这样的话我可能在沉睡中死去,新的我会在新的身体里面诞生,有意识之后它第一件事情想的是我是谁,谁是谁,只是我刚刚做了一个手术,使我的身体年轻了。

我想回答前面同学提的为什么人类会突然毁灭的问题,人类在几十年之内会进入前所未有的进化,这个进化的依据是现在每天的科技报道,我也在我的论坛的帖子里把相关的新闻都粘贴出来了,大家可以看一下现在的读脑科技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最新的是美国的技术已经把脑子里的内容变成图象了。

小姬:我们到底能不能保存我们的记忆?把我们的记忆移植到人体或者其它动物上,也许是个可能性。

提问:我是学经济的,我想问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关于今天主题的,问卷上写的是世界末日,但我们放的影片是人类的末日,如果世界是有思想的话,从世界角度来讲,人死不死可能它不会太在乎,但是大家在讨论下一个高等生物,只有人灭了它们才会出现,比如恐龙如果现在存在的话,可能现在的人类会晚出现很久。总之,我觉得咱们的主题有点模糊。

第二个问题,刚才新华社的老师讲的,提到人的思想跟计算机链接的问题,有一些影片也讲过,《黑客帝国》等等,讲的就是这些,讲人工智能培养起来的话人类毁灭的问题,但是那个时候人类只是一个肉体的毁灭,以后的人工智能的思想实际上还是人类思想的延续。我想在座的几位老师能不能就人工智能人思想延续的问题聊聊。

小姬:这个问题私下跟几位老师聊好吗?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请旁边这位同学提问题。

提问:我是学工商管理的。我想问两位学生物的老师,因为我个人对生物很感兴趣,差一点就选生物了。

在现今的社会中会发现一些未知的生物,到底有多少生物是由于人类的原因而出现的?

张劲硕:如果真正称为物种的话,人类不会影响任何的物种,比如说狗有很多品种,人类选育出来的,比如说植物有很多品种,物种的概念不是人类选择的,自然选择才是物种的概念。以前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还有很多未知的生物是肯定的,只是人在科学层面没有很合理的把它描述出来,《新发现》这一期我写了一期野兽大发现,你可以看一看。

提问:我是学戏剧文学的。跟电影有关的问题,假如各位老师是人类消失的最后一个人,如果想保存一个信息,你们最想保存的是什么?可能是一个符号、也可能是一个字。

高云峰:我可以告诉你,美国曾经发射一个航天器上面有什么标志,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太阳系,只要你够聪明的话你可以在里面解释出所有的东西来。

韩松:动物最大的本能就是繁殖,如果是最后一个人的话,我觉得是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可以留下了。

这张是不是很有气场

这张是不是很有气场

小姬:什么都没有了?

韩松:一个人嘛。

周忠和:很多东西会成为化石,包括我们自己,所以你不要刻意去保留。

黄晶:刚才跟周老师交流了一下,整个生命进化我们认为并不是按照必然的轨迹,一定会从原核动物然后逐步进化到高级,我觉得如果没有300多万年非洲的一次气侯变化,猿类就不会跳下来,然后就不会有人类这个物种,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类不过是一个物种而已,也一定会消亡,不比任何物种高级得多,所以没有必要刻意保留什么。

提问:我想问问在座的科学家老师,你们有没有在读过的科学小说或者看过的科幻电影里得到启发和在工作中得到帮助的?

高云峰:因为我是老师,我每天上课的时候之前会给学生讲一些故事,可能会跟我们的课程有关系,同时它是来自于生活,很多元素会来自于这些小说里,但我们会改造成更适合给学生讲的内容,所以说是有影响的。

贺日政:就像看CCTV7或者CCTV10里面有一个《人与自然》,特别是讲北极熊或者北美大陆的一种雅马哈鱼产子的过程,就像回到了历史的原点。因为我是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的,经常去无人区,肯定会想到这些问题,包括人的吃喝拉撒,尽管做不到不失一物,但是如果缺了什么我们会想办法很快的弥补。

韩松:我经常看一些科幻的电影,关于航天的挺多的,关于我的工作尽量会想发生的在现实中更加科幻,或者科幻里都没想到的,怎么把现实生活变成科幻小说的内容。比如看到航天的科幻以后,我就会派记者去采访,采访杨利伟,我们要问他比较科幻的问题,"今后咱们国家会不会在太空中建立党支部?"这不光是个科学问题,咱们现在把三个人放上天了,按照党章规定,再有三个人登天就应该建立太空上的党组织,当时杨利伟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们要在太空上建立我们的党支部",这是原话,所以说科幻跟现实是分不开的。

小姬:最后我还是想来个俗的。请各位嘉宾说一句话。

黄晶:我刚才想半天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其实我想说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管是作为一个人也好、还是作为一个动物也好。

周忠和:我还是离不开我的研究背景,这么多年了,每个人读的史都是一样的,所以不必担心那么多的事,几百年的事我们还考虑考虑,一万年后的事想了有什么有啊?

韩松:我希望最后世界末日也带有中国特色。

贺日政:我想说的是:健康快乐的生活好每一天。

高云峰:我希望大家把科学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变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张劲硕: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

恰如Discoery所言,他们是一档有科学性的娱乐节目,小姬看片会也是如此,希望你在此找到快乐。

爱科学的大伯

爱科学的大伯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我们"不是"我"

Wed, 27 Jan 2010 14:38:56 +0800

baoman第五期征文作品赏析(六)

作者:陈睿   三等奖

从希区柯克经典的《爱德华大夫》(Spellbound)(1945)到最近的《布鲁克斯先生》(Mr. Brooks)(2007),电影艺术对多重人格展现的热情从未淡忘、消失过。而有了松鼠会上《真有人格分裂吗?》中事实性的回顾,我想大众对人格分裂——无论是之前的多重人格障碍(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MPD),还是写入到《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DSM第四版的现在的解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作为一种公认的精神疾病应该有了初步的认识。

多重人格的共存

解离性身份障碍患者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存在身份共存。而身份与身份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无论是行为举止、书写笔迹,还是口音语调都有着明显的不同。而这无疑增加了这类患者的神秘色彩,复杂的精神世界就像是《搏击俱乐部》中泰勒德顿做了一切杰克所鄙视,一切杰克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就像是《致命ID》中胖子精神世界的一次次符号式的仇杀。当看到《24重人格》中尘儿(或后面的喜儿)或是《千谎百计》(二季第一集)中的R.J.,我们在想是什么促成了卡姆和索菲产生了对立性别的人格?豆瓣上有篇帖子在分析《致命ID》中三个女性人格时,曾指出新婚的妻子是母亲结婚时的样子,一家三口中的母亲是自己的理想的母亲,而妓女则是心中真 ��母亲的样子。而究竟怎样就会产生出和希区柯克《精神病患者》一样的强势的母亲呢?有心理研究认为,80%的解离性身份障碍患者都是幼年时代近亲(母亲或父亲)虐待(暴力虐待或性虐待)的患者,西斯比(Sybil)如此,《24重人格》中的卡姆也如此,童年的磨难让他们分离人格保护自己,这样才能让他们尽管痛苦,但不至于自杀。而电影作品中的母亲形象,就好像地球上的大气压力,让人能够"正常"的生活。

尽管是多种人格寄居在同一个身体内,但是解离性身份障碍患者最为重要的特点就是拒绝承认自己患有多重人格。无论是《千谎百计》中的索菲,还是《搏击俱乐部》中杰克都是努力地去否定另一个"自我"的存在,而绝不可能像《布鲁克斯先生》愉快地去接受自己内心中的"另一半"。随着病情的加重,患者从首先的记忆不连续 ��到相互地批评,再到最后公开的大打出手。(《搏击俱乐部》)或者是在外界的强大压力,主人格举动不当时,产生人格间的相互戕害(《24重人格》)。

解离性身份障碍与精神分裂症

影片和电视剧这两个概念的混为一谈,让大众并不真正清楚解离性身份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究竟有何区别。解离性身份障碍患者如前所述会产生不同的人格,每个人格会产生意识共存,就像是心理某个角落在发出声音,有的时候会发生记忆丧失(记忆的不连贯),不同的人格分时间段接管身体。而精神分裂症则不会,病患仅仅是产生错觉,发生妄想,形成思维上的障碍。简言之,解离性身份障碍患者对自己认识不清楚,而精神分裂症是对外界认识不清楚。《精神病患者》中的病人诺曼似乎是介于二者之间,挖出自己母亲的遗骸,装扮自己的母 ��,而在斯坦福大学Lisa D. Butler和Oxana Palesh的研究中[1],他们将其归为人格分裂。《搏击俱乐部》应该算作是典型的人格分裂的佳作,从病情的开始到逐渐严重,以及最后的人格大冲突,都有着较好的描述,而《美丽心灵》则完好地呈现了纳什心中存在的三个朋友,从大学伙伴,小侄女到密探,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从影片上看尽管都是出于自己的心理保护的需要,但是,两种疾病的不同可以简单的视为,前者对内(创造"自己"),后者对外(创造"别人")。

解离性身份障碍的治疗

影片《搏击俱乐部》与《致命ID》和纪实小说《24重人格》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前者用暴力融合人格,而后者采用的是长时间的磨合,事实上,西斯比就是在心理医师的长达11年的资料下才融合了16种分裂人格,形成后来稳定第17种人格。影片《致命ID》寓言式的结尾也对心理� �师的"暴力减少人格"的治疗方式给了否定 的回答。而卡姆的亲身体验也是,斯威奇的自我戕害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否定自我,拒绝接受疾病的态度无疑将会加重病情。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影片还是小说都强调了社会对于患者身心改善的影响。前者的临终关怀聚会,后者的妻子和儿子的巨大支持以及地区的患者聚会交流,都从各个角度反映了人格分裂患者的心理需求;反之,如果遭到社会的拒绝,离开了关怀聚会,离开了妻儿,内在的暴力倾向将不是戕害自己,就是迫害社会。

大众的担忧

当70年代《心魔劫》(Sybil)在美国热映结束,广大的美国群众陷入了一种对自身内心状态的担忧,纷纷走进了心理咨询室。这种强烈的关注最后也促成了《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对解离性人格障碍的清晰定义以及诊断说明。

类似的情况也悄然在中国当代社会上演,《� 居》的压力,"五子登科"的梦想生活让每一个中国人告别了洋洋洒洒的青春,整日在思考自己是否也是心理有病。矛盾的心理状态,不稳定的情绪让他们怀疑自己是否也患有解离性人格障碍这种传说一样的疾病。

事实上,这种担忧无疑杞人忧天。当常人在考虑事情,出现多种不同的解决方案时,往往会在经过矛盾、斗争,采用最优、最有利的想法。而这时人的思考是完整一致的,并不能比作卡姆不同人格在笔记本上的争吵,因为我们从未脱离过自我的主体意识,而整个的思维过程并不存在记忆上的不连续性,就好比走迷宫一样,在经过几次尝试之后终将达到目的地。

1973年,APA投票表决标志着《心理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将不再视同性恋为一种精神疾病,这是一种认识水平的提高,一种社会文化的进步。然而不管怎样,心理疾病患者� �需要得到社会的了解与关爱。

参考读物

[1] L. Butler and O. Palesh, “Spellbound: Dissociation in the movies,” Journal of Trauma & Dissociation, vol. 5, no. 2, pp. 61-87, 2004.

[2] B. V. Poseck, “I was the murderer! Or the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in the cinema,” J Med Mov, pp. 125-132, 2006.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I can read your face读"心"术

Wed, 27 Jan 2010 13:44:18 +0800

第五期征文作品赏析(五)

作者:叶绿绿   三等奖

打开电脑的时刻为2010年1月4日下午14:51,时间太紧,本想放弃这次征文的,但我的身体显然比我的意志更为强大。对着镜子,看着这张脸,我知道不能欺骗自己。


如果在一场Party上,有人盯着我看了很久,包括我的表情变化、我的每一个小动作,然后说"你对这场聚会早就很不耐烦了,我们出去透透气吧!"我一定会觉得他看了太多的《lie to me》,Lightman大叔的技能被上演的N+1次。

《lie to me》最近很火,因为第一次由电视剧里说出了非依赖测谎仪的测谎专家秘诀——"普通人在每十分钟的谈话中会说三个谎话,通过分析一个人的脸、身体、声音和话语来察觉真相"。Lightman大叔是世界领先的谎言侦探专家和科学家,第二集出场就用美女不完全地否定了测谎仪的作用,而研究面部表情和随机肢体语言来研究人们是否撒谎以及为何撒谎。当一个人不经意地耸肩,搓手,或者扬起下嘴唇,Lightman大叔就知道他们在撒谎。通过对脸部表情的分析,他可以读懂一个人的感情——从隐藏在心底的憎恶,到性的冲动,再到嫉妒。从此,网络上到处疯传关于每一集的知识点总结,如向对方询问某事时,对方一侧肩抖动表示对方对你的所言不自信;惊奇、害怕的表情在脸上超过一秒,表示是假装的等等。

clip_image003

保罗.艾克曼

事实上,单就人的面部表情而言,就近一万种,就算Lightman大叔每集能说出20个小秘诀,也要拍摄超过400集才能讲完,很不经济。而Lightman大叔的原型是保罗.艾克曼(Paul Ekman,如图1),一位从事情绪研究四十多年的美国心理学家。艾克曼提出不同文化的面部表情都有共通性,他发现某些基本情绪(快乐、悲伤、愤怒、厌恶、惊讶和恐惧)的表达在两种文化中都很雷同。因此,艾克曼和他的研究伙伴较早地对脸部肌肉群的运动及其对表情的控制作用做了深入研究,开发了面部动作编码系统(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FACS)来描述面部表情。他们根据人脸的解剖学特点,将其划分成若干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的运动单元(AU),并分析了这些运动单元的运动特征及其所控制的主要区域以及与之相关的表情。他们在人的脸上发现43种动作单元,每一种都由一块或者好几块肌肉的运动构成,各种动作单元之间可以自由组合,并给出了大量的照片说明,就算我们在剧集中经常看到的许多名人的经典表情一样。许多人脸动画系统都基于FACS,因而艾克曼博士经常被动画工作室请去当顾问。

读"心"术,不是一种神秘的超自然能力,而是能够通过专业训练获得的一种科学技能。简单来说,就是像Lightman大叔要培养Eli locker和Ria Torres一般,不断训练对各种表情的识别,掌握面部动作编码系统。

面部表情是一种可完成精细信息沟通的体语形式。人的面部有数十块肌肉,通过眼部肌肉、颜部肌肉和口部肌肉的变化来准确传达不同的心态和情感,可产生极其丰富的表情,如通过眼神表达赞成或反对,"咬牙切齿"表示憎恨等。经过训练,人甚至能较为自如地控制自己的表情肌,因而面部表情表达的情绪状态有可能与实际情况不一致。在识别面部表情时,要注意三个原则。第一条,也是艾克曼研究的重要所得,通过他的研究发现人类的面部表情是天生的、在全人类意义一致,来自10个不同国家的人对30张表情照片的辨认出现了高度一致性。但,第二条我们要记得,辨别不同表情照片的难度上有差异,如吉特等人研究发现快乐、痛苦最易辨认;恐惧、悲伤较难辨认;怀疑、� 悯最难辨认。第三条原则是,任何一种面部表情都是由面部肌肉整体功能所致,但面部某些特定部位的肌肉对于表达某些特殊情感的作用更明显。如研究发现,表现愉悦的关键部位是嘴、颊、眉、额;表现厌恶的是鼻、颊、嘴;表现哀伤的是眉、额、眼睛及眼睑;表现恐惧的是眼睛和眼睑;表现发怒、沮丧等负性情绪主要引起前额区和眉间的活动。当你要识别真笑和假笑时,要注意:真笑时,面颊上升,眼周围肌肉堆起,大脑左半球电活动增加;假笑时仅嘴唇肌肉活动,左半球的电活动没明显变化。你可以试着区别以下两张图(见图2):

clip_image007

图2 哪一个是真笑,哪一个是假笑?

因此,虽然我们天生就能识别面部表情变化,但在识别不同的表情时,应该注重不同的人脸部位,所要付出的努力也是不一样的。

具体我们可以探讨一下艾克曼研究的七种基本情绪的面部表情(见图3)。

(1)当我们快乐时,通常额头平展,眼睛闪光而微亮,面颊上提;嘴角后拉,上翘如新月;出声笑时,面部肌肉运动程度加大,眼睛更加明亮。

(2)当我们惊奇时,眼睛圆睁,上、下眼睑都是放松的。

(3)当我们愤怒时,额眉内皱,目光凝视,鼻翼扩张,张口呈方形或紧闭,并在愤怒的大哭中表现最明显。在文明社会被认为是粗野而掩饰,通常与厌恶、轻蔑结合,成为敌意情绪;强烈愤怒首先表现原型。

(4)当我们厌恶时,额眉内皱,肌肉紧张,双眼眯起,鼻头皱起,口微张� 牙齿紧闭,嘴角上拉。

(5)当我们恐惧时,额眉平直,眼睛张大时,额头有些抬高或平行皱纹,眉头微皱,上眼睑上抬,下眼睑紧张。口微张,双唇紧张,显示口部向后平拉,窄而平。严重恐惧时,面部肌肉都较为紧张,口角后拉,双唇紧贴牙齿。

(6)当我们悲伤时,额眉下垂,眼角下塌,口角下拉,可能伴有流泪。但悲伤痛苦表情因较少显露,不容易被识别。婴幼儿悲伤常伴随哭泣,有鲜明的外显形式;成人的痛苦则很大程度上由于受文化的制约而被掩盖。

(7)当我们轻蔑时,额眉稍抬起,嘴角向一侧上扬,双唇紧闭呈斜角。

clip_image009

图 3 艾克曼的七种基本面部表情

当然,读"心"术不单单是面部表情的解读。就像Lightman大叔们也会根据身体姿势、声调以及用词造句去推测人们的真正意图。

当然,《lie to me》剧本以及艾克曼的研究大都根据欧洲人的表情行为,并不适用全世界所有人。不同文化习惯可能影响了我们的面部表情以及肢体语言,面瘫或是打了肉毒杆菌也会使面部表情识别产生偏差。

当然,科学家们可能还要借用其它生理指标去判断人们情绪情感,甚至真实想法。我们,普通人,很难掌握如何去观察和推测罪犯的微表情变化。

不管怎么样,人们的脸上写着真实的情感,掌握一定的面部表情的解码方式,我也懂了一点读"心"术。回到那场Party上,我笑着回答说:"那你看出我对什么不耐烦了么?"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性教育 很光荣

Wed, 27 Jan 2010 11:11:36 +0800

d8f1dbd0-3301-46d6-8cda-9876ff4f75cb最近"扫黄打非"工作又一次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在这次专项整治中再一次的强调其保护未成年人免受淫秽色情毒害。尤其是工信部对于互联网及手机淫秽色情网站的打击力度,更是体现出了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决心。然而,在这毫无硝烟的战场上,当大人们一个劲儿的为了孩子们的利益,疯狂围追堵截着这些不良信息的时候,有谁冷静下来好好听听孩子们的声音呢。

"我们的性知识来自网络"

旻宁是一个13岁的浙江某初中的男生,当我问到他是否浏览过色情网站时,他丝毫没有疑虑的告诉我有啊,经常会有意无意的搜索到或者碰到。而对于这些网站的的态度他一点都不反感,这是他得到性知识的最主要途径,他甚至会搜索一些内容然后去和同学互通有无。比旻宁大两岁女孩的依珊在山西读初三,她说她也曾不小� �就进入到一些色情网站,最开始由于女孩子的矜持,很快的关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生理上的变化,对于性的懵懂和好奇,让她也曾偷偷在网上看过一些与性有关的信息。

像旻宁、依珊这样的孩子可以说,绝对是目前我国大部分少年儿童的代表,他们对于性的认知更多的来自于色情影片和一些网络上插科打诨的文字。采访中更有人直接告诉我,四年级的时候就和同学一起偷偷看过色情电影,而因此成了他们班的"性学大师"教导别人。

我们家长每个人都是从小长大,所以我们都有着亲身的体会,我们对于性的认知是必然的而且必须的。和以前的环境不同,如今八成的孩子9岁前开始接触互联网。当家长们看着孩子们熟练的操作着计算机时,是否想过他们正在从一个又一个网站中浏览着怎样的信息呢。然而,面对着孩子们从色情信息里 ��了解自己、了解人类的"性"致盎然,本应作为孩子第一老师的我们谈"性"色变的却大有人在。

性教育宜早危害才会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谈"性"成了一种肮脏的代名词,人们仿佛视之为雷池,不敢跨越一步。相较而言,国外对于儿童性启蒙和性教育的认识要比我们早很多。在日本称之为"纯洁教育"、瑞典叫做"爱的教育",都是从幼稚园开始就向儿童渗透性别、性差异的常识。

而我国正在逐步开展青春期性教育,在此之前,其实从孩子出生起,性教育便应该随之开始。早期性教育分为婴儿期性教育、幼儿期性教育、儿童期性教育、少年期性教育,进而才是青春期性教育。早期性教育更多的应该是家长主动承担起老师的职责来引导教导孩子认识性。但是在我国,绝大多数家长在孩子小时候都是决口不谈的, ��旻宁、依珊还有很多的受访孩子都告诉我基本上都没有正面的交流过这样的话题,偶尔可能出现一次也在家长匆匆的搪塞中过去。

而与我们不同的,英国从5岁起就要接受强制性教育,有点类似我们的义务教育,是每个英国孩子的权利和义务。马来西亚规定从孩子4岁起就要教给他们一些与性有关的常识,告诉他们是如何出生的,这和我们从小得到的"石头缝蹦出来"的答案可真是天壤之别的。

性教育的早晚并不仅仅是孩子对于自己、对于世界的更多认知,更是一种有效的保护思想。从04年起一些组织就开始调查我们的中小学生是否有防范性侵犯的意识,结果过去了5年的时间了,了解性侵犯的比例也仅仅是从31.1%上升到40.7%。而越来越明显的是,越来越多的低龄少女不断的怀孕堕胎。问了一位妇产科的同行,她告诉我就他们门诊最小就接 ��过11岁的怀孕少女,15-17岁的怀孕少女数量惊人。更不要说,还有大学生不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傻傻的问我:我总是熬夜会不会得艾滋病啊。且不要觉得这是个笑话,这些事情其实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绝不是少数。

性教育很光荣

当张超老师的性教育课程被学生们偷拍下来放到网上好评如潮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这样的课程应该是在孩子们小学的时候甚至再小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的呢。如果他们可以更早更正规科学的获得这些知识,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就不会有如此高的少女怀孕率,如此高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和病患呢?

性是美的,是我们每个人从出生起便伴随我们成长,一直到死亡的本能。性是美的,是维系着我们人类生存发展最重要的本能。性是美的,是带给我们欢愉带给我们快乐的本能。当社会各项发展进� 的时候,我们对于性的看法是不是也应该看的更开了呢。

所以,当我抱着四岁的儿子,给他读完《小精子历险记》,看着他高兴的告诉我,"爸爸我原来是一颗小精子找到家以后变来的啊,他们都说从贝壳里像珍珠一样出来的呢"的时候,看着孩子健康正确的认知自己的时候,那种快乐是多么的光荣。

问了身边很多孩子,他们说家长对他们浏览色情网张的责备堵截,让他们有时候觉得了解性是有错的,是犯罪的。他们多么想有一些可以被允许、被支持看的图书、视频、网站来告诉他们其实性是美的。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