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1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六]会传染的癌症?

Thu, 21 Jan 2010 11:41:57 +0800

Contagious Cancer, by David Quammen, from Harper's

在甲流先于科学流行起来的时候,还有个更不好的消息:癌症也会传染。在《2009美国最佳科学写作》(The 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一书的目录里,有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传染性癌症——一个杀手的进化史(Contagious cancer: The evolution of a killer)。

的确,这个提法有"标题党"的嫌疑。这篇文章的主角是澳洲小岛上的一种小动物。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给它们起名叫"Devil"(魔鬼)。这群小动物也就猫一般大,长得不能算可爱。小魔鬼们有个习惯很不好,它们在互相"过招"的时候特别野蛮,你啃我一口,我啃你一口,过分亲热。

从96年开始,一个大魔鬼的阴影出现在小魔鬼中间。人们发现,有一种癌症正在小魔鬼的族群肆虐泛滥。学术点说,这种名为"袋獾面部肿瘤"来源于上皮组织的恶性肿瘤,是个绝症。到今天,小魔鬼已经被灭了90%,濒临绝种的边缘。这是个痛苦的死亡过程:肿瘤先在脸和脖子上出现,不断增大和溃烂,导致小魔鬼们无法进食,被活活饿死。

image

带有一缕白色的毛,还是挺拉风的

这事之所以很玄乎,而且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是因为一般认为癌症不会传染。那么,癌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的共识是,所谓癌症,乃是你身体里发生的一场失控的达尔文进化运动。只要你活着,新陈代谢就不断发生,死去的旧细胞被新分裂的细胞取代。所谓癌细胞,就是正常细胞在拷贝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犹如你的硬盘来了点小故障,下载下来的MP3在第三小节的女声极其刺耳。出错的概率很低,但不是零。癌细胞按照物竞天择的公理,优胜劣汰,自顾自发展自己的小团体,一直进化到没有制衡、没有天敌的地步。等到"大江南北一片红",主体就死翘翘了。

幸运的是,正由于癌细胞是从主体的细胞演化而来,所以癌细胞到了别处,很快会被识别出来,并被围歼。< p>

这其中的一个例外,就是当你的免疫系统里的侦查兵下岗了。今年10月,英国科研人员首次证实,妊娠期间患癌的孕妇会将癌症遗传给胎儿。日本的一名28岁孕妇产后被确诊为血癌,并在数周后不治身亡,而她的女儿在11个月大时也被确诊患上同样的癌症。血液检查发现,女婴的癌细胞生来就有,来自于母体。糟糕的是,这名女婴的癌细胞中缺少一种重要的脱氧核糖核酸(DNA),令她的免疫系统无法发现入侵的癌细胞。

在这个罕见案例之前,曾有过30多个母婴患同种癌症的案例,但无人能证实婴儿的疾病源于母体。这项研究不仅解答了一个困扰医生们近一个世纪的难题,也打破了此前对生物学理论的错误认识——孕妇不会把癌症传给胎儿。这个看法的理由是,即使癌细胞能够穿越胎盘这道天然屏障,也会被胎儿的免疫系统阻拦。显然,这� 理由要成立,免疫系统必须没有问题。而这个DNA的缺席,导致胎儿的免疫系统被这个癌症细胞绕过并且击垮。

但小魔鬼的癌细胞之所以传染,是另有原因的。关键在于,这癌细胞根本不是小魔鬼的!别忘了,在任何主体上都有宿体,寄生细胞和主体细胞"同吃同住",它们有同一个梦想:都要延续自己的基因。主体细胞延续自身基因的手段很高级——它们操纵你写情书,生宝宝。寄生细胞怎么办呢?它们选择变成可以传染的癌!

你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即便很残酷,即便发生在肉眼都看不见的战线上。癌细胞也"进化"——这也是文章标题的由来。

理解了小魔鬼的悲剧之后的原因,你一定会推测这不会是一起孤立事件。果不其然,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一项研究还发现,一种名为"犬类性病肿瘤"的肿瘤细胞也能在狗之间� �播,其传播借助于交配和咬舔。从世界各地收集的犬科组织切片表明,这种肿瘤细胞与狗自身细胞没有基因上的关联——它们并非来自狗自身,只能从外界传入。

其实,没什么好慌张的,只要大家不要一上火就张嘴咬人——小魔鬼的这一招不能学。你要知道,癌症的最大的帮凶是时间——正常人死亡的时候,有80%的几率带着癌细胞。你活得越长,身体细胞的拷贝做得越多;拷贝越多次,出错的可能就越多——第三小节的那个女声,是一定会超级刺耳的。

说得更直白一点,得癌是正常的,不得才是不正常的。

Looking Up, by Jennifer Margulis, from Smithsonian

读到这篇文章之前,我还不知道除了上海,我还有另外一个家乡:一个叫做尼日尔的非洲小国。尼日尔虽然又小又穷,但有长颈鹿。在初中一年级到二年级之间,我们班想象力丰富的同学给又高又瘦的我起了个外号就叫"长颈鹿"。

image

the Niger

非洲有近十万头长颈鹿,尼日尔有不到两百,这并不算多。只是这些尼日尔的长脖子们就在村子附近游荡比较好找。这也是问题的所在:长颈鹿要吃树,间或也啃点菜叶捣捣乱。在一个贫穷的地方,这就是在找茬。这篇文字很美的文章,主要围绕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image

其中一只似乎在看镜头

倒也顺便回答了此长颈鹿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拷问的问题: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长?最新的解释是和吃树叶有关系,但并不是全部。文中说,脖子是争偶时打架用的,越长越有利。对这一点,我很怀疑……

顺便扫了一下Jennifer的那篇文章底下的读者留言,有一个非常扎眼:"My pride in her work and love for my daughter is unconditional(我对我女儿的骄傲和爱都是无条件的)"。那短短的留言也是文采飞扬。这个老妈是谁?舍得让她闺女一个人在23岁的时候就闯到非洲工作。

Lynn Margulis在学识界是个腕儿,她的理论当时在保守的学术圈内到处被拒,但她不畏权霸坚持不懈,现在已经是主导的理论之一。嗯,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说到学术圈内的保守,想起前一阵和一个来访的图灵奖得主聚谈。那个法国老头的经历颇为类似,第一个项目被拒来拒去,想想老子不干了,重新创立个自己的会议。而时至今日,他新的成果又开始被自己这个会拒了……

所以请大家务必学习两点:第一,千万不要迷信所谓一流/顶级会议的文章,大部分都是质量上乘的跟风之作而已,革命性的工作是进不来的。第二,如果你真洞悉了科德巴赫猜想的秘密,知道为啥1+1=2,虽然陈景润已经驾鹤西去,我还是鼓励你搬个小板凳到数学所门口去叫板。

Birdbrain, by Margaret Talbot, from The New Yorker

2007年9月6日,一个伟大的明星从人类的舞台上永远地消失了,死于心律失常。享年31岁,是好几台热播节目的嘉宾,Youtube上的视频点击超过八百多万次,有自己的维基百科条目,有自己的基金会,其英年早逝令无数粉丝泪奔如泉涌。

这位明星叫Alex,是一只鹦鹉,智力大概相当于两岁孩童,你拿一只玩具汽车(car),它会说"卡车"(truck)。

image

苍老的Alex

这是大学英语0.6级的水平吧?

——估计还不到。不过你要知道在上世纪初有匹叫汉斯的马,会数数,做加减法,也很明星。后来被发现是个骗局,不是人设的局,而是汉斯:它能极细致地读懂主人的眼睛和嘴唇的微妙变化,绝对赛得过领导人手下精明能干的秘书。而Alex只学过卡车这个词汇,卡车和汽车的唇型不同,它没法骗,还能说个八九不离十,这就是能耐。

当然,Alex的本事比这还要多。

image

注意看主人的鼻子

Alex的主人,Irene Pepperberg,却有一段曲折的经历。Pepperberg从MIT本科读到哈佛博士生,可谓顺风顺水,只有一样,理论化学这个专业的课题让她觉得乏味无比。有时候她会想念老爸,想念小时候老爸送给她做伴的小鹦鹉,她曾经试着教它们说话。就这样,她决定换一个崭新的课题:教鸟说话!为了这,她要旁听、要自习、要去买鹦鹉。

说到这里,你一定会问,教鹦鹉说话怎么变成学问了?

这背后隐藏着的一个问题,是人和动物到底有什么区别,"高级"在哪?所有的生物都从星际洒落的尘土中来,也将复归尘土,回复到化学元素的科学是冰冷的。但科学家是人,是人就会浪漫,就会文青,挡都挡不住。

比如说达尔文,就是个浪漫大师。他从来不觉得人比他的动物"亲戚"们要高级太多,他认为,虽然我们不知道狗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它们在"说"� 么,但可以肯定狗很聪明,有相当于一周岁的孩子的智力。达尔文的学生们也有不少这种泛浪漫化的倾向。

我们甚至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动物本来就比人聪明,是老大哥派来监视我们的超级机器人,只不过一直在装傻,拿我们开心。

这种泛浪漫化的倾向走过了头,就会有反弹,而且很强烈,比如著名的摩根法则,用大白话说就是:什么事情,如果有简单解就请不要复杂化。如果动物的反应只是条件反射,只是模仿,那就别那么浪漫地认为它们有多聪明。动物不会思考,他们可以比罗丹的思想者蹲得更瓷实,但它们不过是在发呆而已。翻译到鹦鹉说话这个行为,大家的意见是统一的,就是鹦鹉只能学舌,这是板上钉钉的盖棺定论。

image

当然,汉斯这匹"会"数数的马,也确实不争气。类似的"骗局"多了以后,行为主义心理学就占据了绝对地位。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有只鹦鹉会"外语",可以和人对话和交流,就是很有颠覆性的成果。虽然很难说Alex掌握了语言,但它的存在不容置疑地击溃了反射说。看到"汽车"能说这是"卡车",很了不起。

回到这个非科班出身的女生Pepperberg,她的宝典在哪呢?

从其他学者的一些工作中Pepperberg受到启发:环境越复杂,智力的发育越快,而且需要"同伴"来激励。左手一个录音机,右手一把饲料的这种简单的反射实验效率是很低的。

于是,她大搞三角关系,找两个"鸟人"在Alex面前装鬼。

A:这是什么?

B:卡卡卡卡车车车车!!!

然后B就欢天喜地把卡车饼干咽下去了,Alex看着就会很受刺激。 ��概是这样,不能再剧透了。

当然,我们可以说,Alex的粉丝们患着严重的泛浪漫化综合症。不过,芙蓉姐姐都有一堆粉丝,鹦鹉哥哥为什么不能呢?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有更新]"科学松鼠会·瑞金图书角"启动仪式

Thu, 21 Jan 2010 11:15:18 +0800

活动策划:达文西、棉花糖
海报设计/耿冰

这个冬天,寒潮来来去去,听说本周还要光顾上海。
来松鼠会图书角找点温暖吧。
嗯,没错,是图书角。虽然最初的设想里,它是图书馆,但经过半年多的磨砺,我们变主意了。
我们决定它就是图书角,是很多个图书角,是很多可以伸展得很远很深的触角。
它们深入你生活的周边,让你更容易找到。
2010年,还会有更多角,伸向上海的各个角落。

瑞金图书角是第一只触角。
在你看到这个图书角之前……
我们带着它从四楼到二楼,又回到四楼;
从两个只能放两层书的小柜子,到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三个书架;
这里的书都是经过我们仔细挑选,品质有保障的科学类、科普类和科幻类书籍、杂志,我们还会定期更新,随时将优秀的书籍上架。
你可以随意走进来坐在图书馆里翻阅、浏览,也可以免费借阅回家。
这一切,都要感谢卢湾区科协、瑞金街道文化中心和上海市科普作协共同努力!

111

活动时间: 2010年1月24日 周日 14:30
地点: 上海卢湾区瑞金街道文化中心5楼大礼堂  陕西南路245号 近绍兴路 (卢湾图书馆旁边)
名额:150人
报名方式:请发送邮件至dawenxi2009@gmail.com 邮件名为"报名图书角启动仪式"
邮件中请依次注明 ID名、性别、年龄、电话
如有同行者也请一并注明相关信息

互动环节:
1. 山寨"The Big Bang Theory"主题曲比赛
美剧"The Big Bang Theory"( 生活大爆炸)的主题曲乃纠结中的精品,你有没有试图去搞清楚这首歌到底在唱什么?或者曾经偷偷跟着练习?
来吧,准备大嗓门一副,想参加的话赶紧报名!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或自己的语言来唱 出这首歌,不管是尽力模仿原版,还是自己重新填词的中文版、日文版、上海话版、山东话版、外太空语版~~看谁最有创意,心动大奖伺候!
你可以单独上台,也可以拉帮结伙。
报名方式:在报名邮件中注明参与"山寨主题曲",并告知一同表演的人数即可

2.激荡120
你最喜欢的科学/科幻类图书推荐
参与者在120秒内推荐给现场观众1本自己最喜欢的科学、科幻类图书(可通过各种表现手法,如演讲、表演),并接受3名评委的挑战。重点——PK掉评委有奖品~

待PK评委:

李蕾     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风言锋语》栏目主持人

慕容引刀(刀刀)  著名漫画家

项先尧 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编导

丁丁虫 倪匡科幻奖首奖得主 著名科幻翻译家

报名方式:在报名邮件中注明参与"激荡120",并注明预备介绍哪一本书

大家一起疯玩一下午,赶紧呼朋唤友来报名吧!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科学圈圈坐之四-谢宇

Thu, 21 Jan 2010 11:14:37 +0800

圈圈坐的椅子从芝加哥传起,由演化生物学家龙漫远、语言学家端木三、生物学家马原野,如今又空运回美国。

谢宇: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所(ISR)调查研究中心和人口研究中心研究员、调查研究中心量化方法组主任、统计学系教授、中国研究中心教授;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客座教授。

1

记者自述:

自打邀请到了谢宇老师,心里便开始忐忑不安:文科的学者说话会用怎样匪夷所思的术语?大名鼎鼎的UM ISR学院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能有多威严?一个在中国度过23年,却在美国做了近30年研究的学者,我究竟该同他说英语还是中文呢?

感恩节过后的周末下午,我满心以为谢宇老师不会工作,于是悠哉地旅游到了外乡,还在停车场,手机铃声大作,区号显示竟来自谢宇老师所在的安娜堡。我试探地:"Hello?"一个平静铿锵的声音传出来:"你好,我是谢宇。你现在方便说话么?""谢宇老师!我现在可以。""这是我的手机,所以如果中间因为什么事情打断了,你还可以找到我。"听到这里,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谢宇老师真忙。访谈虽在周末,交谈仍不时被其他来电和约会打断。即使这样,不管是多么小白的问题,他也都充满耐心、稳健地回答。倒是我屡次辞不达意,甚至飙出英语……

桔:您本科学的理工科,出国一下转成� �会科学,这转变够大的,是具体对什么课题发生了兴趣么?

谢:我是文革后1977年第一届大学生,那时受到很强的来自社会的影响,告诉我们对于中国的问题,唯一解决出路就是先进的科学技术,中国社会其他方面都很完美,我们有很优秀的人才,很好的政治体制和社会文化……受到这种影响,一大批学生就都学了理工科。我学的是冶金,不过上到大二的时候就开始产生质疑,觉得那样的说法是一种误导:中国需要的不仅是技术,还有思想。我想要先了解西方思想是什么样的,就学了科学史,然后才转到社会学。

桔:那您更觉得学习社会学是一种责任,不只是兴趣?

谢:当时我认为我们对西方思想不了解,是不健康的。今天想想,做这种转变还是自己对社会学本身感兴趣吧。

桔:我自己一直是理科,逐渐才接触了一些文科生� �觉得我们的观念有时候相当不同。您这样的学科背景有没有给您研究社会学带来了不一样的观察视角?您觉得这是一种优势,还是会造成什么困难?

谢: 好处肯定是有,我向来认为知识本来就是多种多样的,文科的内容,用科学来做,是一种手段,可以把它做得比较严谨。我们应该能够容忍存在不同的思维方式,不能把这个分界理解得很死,应该灵活一些。 中国的科学教育存在些问题,它使用同样的标准,问题往往都有答案,学习的目的是找到一个确凿的答案,这样有好处,但也有缺点:因为实际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但要知道,并不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就不能问。不能因为找不到答案而受到束缚。

桔:我之前预习了一下您的研究,发现用到许多model,统计学方法。这是您在自己的领域比较独特和有优势的地方么?

谢:社会学虽然研究的是社会问题,但是可以用许多方法来研究,定量也是一种手段,在西方是很有历史的,不是我首创。为什么要量化呢?因为这使不同的研究者在研究同一问题时,可以以一个共同的标准来讨论,不会被主观性所影响。我的观点是,社会现象的变异性很大,这是社会最重要的一个特征,也就是说,研究一个家庭,一种现象是有局限的。我 ��当然可以得到许多关于社会的具体知识,但是你如果要拿它来说明一个社会问题,就必须找到普遍性,所以要抽样调查,来获得数据,这是第一步,然后利用统计手段进行数据分析。这就是社会学定量分析的意义。

桔:您说定量分析在西方很有历史,在中国的情况如何呢?他们也用这么多统计么?

谢:没有,这是中国薄弱的地方,可以说几乎没有用到。我们现在的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中国建立起量化方法,我在北大开暑假班, 你可以去www.umich.cn这个网站看看。我也在北大带博士生,并帮助北大建立了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中国另一个弱项是数据共享,就是如何能看到收集的数据和统计结果,现在还缺乏一个好的系统来让大家利用。

桔:听您的意思,定量是社会学的发展趋势?

谢:在中国,是的,因为在中国刚刚起步,正从完全主观地"描述"问题逐渐变为定量研究。中国对定量的需求很大,因为中国有许多独特的社会问题,比如不平等、移民、教育、养老、退休返聘、医疗保险对医疗系统的作用、大学费用对家庭的负担、留学对回国找工作的帮助等等,未来的十年十五年,我相信定量研究在中国前景很好。在美国,定量有50年的历史,相当成熟了,所以谈不上趋势,而是进入了批判和完善的阶段。

桔:您在国内、在北大主要做的是什么样 ��工作呢?

谢:中国要全面开始量化,首先是数据的收集,然后保证数据能够共享。像我刚才告诉你的,定量有两个方面,一是数据收集,另一个是分析。北大的数据收集要开始了,人大也在进行,还有复旦、清华也要开始……

桔:收集关于什么东西的数据?

谢:是全面的数据。因为目的并不是为了某个问题,所以收集数据的时候只能猜测,未来的研究人员将需要用到什么,什么方面的数据可能最有利用价值,然后尽量收集得全面。比如北大做的是跟踪性的,对一个家庭每一个人,从小孩的教育、家庭收入、心理状况、迁移情况,都要纪录。

桔:那和人口普查一样?

谢:对,有点像,但是人口普查是收集每个人的数据。社会学的数据与之相比,变量更多(就是说收集得更细致),但是不追求那么大的覆盖率。

桔:� 盖多少人,要做多久呢?

谢:北大这个是5万人,涵盖城市、农村,除了边远的西藏和新疆之外,覆盖全国各地。这个项目的准备工作已经做了5年,明年正式启动。要做多久?我也不知道,呵呵,要一直收集下去, 50年、100年,甚至150年 。

桔:我来具体问几个您研究的问题吧。当时去和您套瓷时看您一篇文章,印象很深。做的是在城市中,女孩和男孩结婚后,谁给父母家里钱多……由于社会分工,我以为男孩长大后应该承担更多赡养父母的责任 ,结果却显示总体来说女孩给家里钱多。您的调查是在哪里开展的?这个现象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问题呢?

谢:我们的统计是在上海、武汉和西安这几个大城市进行的,一共统计了近2000人。可以笼统地说反映了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城市的变化。从前,给父母钱是很实际的行为,代表一种经济性的要求,在传统观念里,男孩当然应该比女孩承担更多这方面的责任。但是随着中国城市的变化,比如退休后有了退休金,许多人退休后不用指望子女给生活费了,甚至相当子女不是给父母钱,而是从父母那里拿钱;加上实施了计划生育,家里都是独生子女,因而靠男孩子养家的习惯也发生了变化。所以给父母钱逐渐变得不是为了帮助他们养老,而成了一种社会性行为——小孩儿给父母经济回报成了象征性的。从而使得这种行为成了一种社会交流,也就� 说反映出女孩和父母的关系更亲近。

桔:恩,我还没给家里钱……不过我已经经济独立了!最后问一个松鼠会遇到的问题。实际上我现在在travel,路上只带出来一本书,就是您和Shauman写的《Woman in Science》,我试图从中找到我们最近讨论的一个问题的答案:松鼠会这个圈圈坐,是自由选择下一位被采访者,可是有一天我们发现,怎么做访谈的成了一水儿的男性呢?我们的问题似乎应该说是,学理科这么多女生,为什么做到了科学家和工程师全剩男的了,女生们是什么时候出局的?

谢:你们要找女科学家么?我就可以给你推荐一位啊。

桔:啊,那太好了。

谢:这也是Stratification的问题(社会产生阶级分化的现象)……

桔:我知道遗传学讲population stratification,意思是不同人群基因型存在系统性的差异,社会学的stratification也是类似的意思?

谢:差不多,Stratification就等于inequality(不均等的现象),社会学利用统计分析来研究什么机制造成了这种不同等。

桔:那在缺少女科学家这个问题上,不少人说是生理和智力区别造成的吧?

谢:生理因素是会影响,但是它们也同社会因素交叉作用,没有这么单纯。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许多因素同时作用,比如心理因素、家庭分工的习惯、夫妻关系、遇到困难之后男女做出选择的不同。

桔:您的研究之前,别人有过其他的猜测和论证么?我看到您书里一开始否定了一个叫做pipeline的理论(直译是"管道模型")?

谢:Pipeline的模型是说,女科学家少的原因是多数女生没有在上学的时候学好必修课,比如数学这样的 ��科,因此就不能进入下一步的发展。但我们的数据显示女学生在学校里和男生学的东西是一样的,除了数学特别优秀的学生,基本上女生的成绩和男生没有特别大的差别。女性往往是后来主动放弃而不是被逼放弃。在那些可上可下的情况下,男女做出的选择往往不同,比如遇到困难,男女对于工作和家庭的取舍就不同。

桔:这是社会传统造成的吧。

谢:恩。男女价值观不同。对于男性来说,经济地位更重要,他们受到更大的社会压力,各方面要高人一等。所以面对选择,男女会受不同动机的驱使。还有家庭鼓励,一个女孩遇到难处,家里会说,就算了吧,但是却对男性充满期望。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生育——男性很多年都可以生育,生育和其他选择不容易发生冲突;可是女性只有几年,所以她们面临的竞争比较严峻,要做出的取舍 ��比较紧迫。总之原因太多了,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结论。

桔:其实我也为这个问题奇怪过,我就想,也许是因为女生倾向选择理科里比较描述性的学科,就是生物,结果偏偏选了一门筛人很严酷的学科。我们实验室老板和学生比例一般都是1:10,人家物理有的1:1。这样我们将来要成为教授,就自然要被淘汰好多人了。

谢:呵呵……

桔:(汗,我说的肯定特别不着调……)关于这个问题,以前的统计研究,主要不足在哪里?

谢:你做科学也知道,研究要从小问题入手,问题问得越窄,就越容易做,要想做全面,难度就变得很大,所以以前的很多研究都没有考虑太多因素,或者没有收集太多数据。不仅如此,有的理论还不用证据说话,单凭主观判断。比如,女权人士将这个现象归结为女性歧视。但是我们并未看到能够支持这种� 法的数据,因为如果真是对女性的歧视导致的,那么我们可以想象未婚女性和已婚女性都应该受到歧视。实际上我们的数据表明,未婚的女性和男性没有显著区别,是结婚、有了孩子,对女性影响最大。这就说明带有政治倾向、口号式的主观判断,往往不可信,我们主张用数据说话。

桔:您写成这本书的过程中最大难度是什么呢?

谢:主要就是数据难找。社会学研究,有的时候需要做数据收集和分析两件事。有的时候自己不收集数据,只分析。我们这个研究是后者,而人家收集数据并不是为了你的课题而设计的,只是猜测未来什么数据会有用。所以我们要用大量的数据综合出有用的。

桔:恩,所以数据收集好了,真的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人从中受益。

谢:对。

桔:好。我的问题大约就这么多了,我学到了不少东西。有� 题再请教您吧。

谢:可以。那祝你们工作顺利。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21 Jan 2010 00:01: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到N维去》。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本周小红猪亲情大放送——两篇可爱的小品文:讲虫子好过冬的《内置防冻赛棉袄》;还有你知道的太多,噫嘿嘿~~《信息多了也危险》。

外加一篇稍长较严肃的,《最脆弱的脑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