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9日星期六

【嘉年华专题】谢肉祭——吃肉吃素的沉思录-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嘉年华专题】谢肉祭——吃肉吃素的沉思录

Sat, 09 Jan 2010 02:17:17 +0800

钟扬先生在回答观众提问,旁边的背影是柴静。

钟扬先生在回答观众提问,旁边的背影是柴静。

在嘉年华前夕最后一封沟通邮件里,钟扬老师这样写道:三十一日中午要跟你们一起吃盒饭……当然,我不会白吃,给你们带了西藏特产:)

这神秘特产让我牵肠挂肚了好些天,11月31日中午,风尘仆仆从高原赶过来却仍不失神采奕奕的他进了会场,我的眼光一下子就落到了那只提在手里的箱子上,是虾米呢?是虾米呢?!

拉开拉杆箱拉链的瞬间,谜底揭晓了。

——是肉!

贵宾室里,我和一起负责接待的618同学还有一位美女前同事捏着风干的牦牛肉,小心翼翼嚼着,聊兴正酣的钟老师突然有所察觉,停下了,哈哈一声:你们女孩子不敢吃肉怕长胖是不是?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不吃肉其实很危险。

反面教材就是那些熊猫,你们看,好好的肉不吃,吃起那没营养的竹子来,基本上不啻自取灭亡。(此话有"危言耸听"和"谈笑间灰飞烟灭"两重属性,你可以选择审慎对待或一笑置之)

我将信将疑,脑子里另外一种观念却也在努力扑腾。古人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说的好像就是高营养物质哺育下的人群容易出落得满脑肥肠却缺乏智识的意思。而在我看,不吃肉,真没什么不好的,完全可以视作美德来对待——君不见素食者大多洁身自好,非常懂得节制。

自然界中的松鼠,基本� �是素食家,只偶尔地破破戒而已,如百度百科不知道从哪里移植来的那段话所言,这种动物"以草食性为主,食物主要是种子和果仁,部分物种会以昆虫和蔬菜为食,其中一些热带物种更会为捕食昆虫而进行迁徙。"

自称松鼠的我们,在过早飘雪的2009年北京冬天举办了这么一场叫做Science Carnival的盛事,仔细想起来,还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我们就来说说Carnival这个词吧,在使用繁体中文的地区迄今还被翻译作谢肉节。初中时候听山口百惠,一首"谢肉祭"曾引起我极大兴趣,首先当然是因为十分好听,其次是因为,这三个字在那时的我想来是多么奇怪的歌名儿啊,实在想不通一个清纯如斯的流行歌手为什么要去唱什么肉啊肉的。后来才知道,这是日文里的狂欢节。

英文Carnival,也音译作嘉年华,意为"告别肉食",来源和《新约》有关,当中有一段提到耶稣在施洗约翰受洗后,到荒野禁食四十天并三退魔鬼的试探。后来信徒们为了纪念他这四十天禁食,便把每年复活节的前四十天作为斋戒和忏悔的日子,期间不能食肉,娱乐(以禁食、祷告、克苦、奉献等方式在悔改中预备复活节),所以在斋期开始前的一或半周内基 ��徒要纵情欢乐一番先,举行宴会、舞会、游行,提前告慰将要受约束于清规戒律的心灵。

从自然界来看,肉食者显然处于食物链顶端,它们也具有相对而言更高的智商或说某些能力。进化论认为,我们人能长得这么聪明,老祖先走的那一步可太关键了——从吃植物改到了吃动物,从能量和营养上可是一个多么英明的决策。譬如说,就寿命而言,人类要比近亲黑猩猩长上一倍,这一改变被认为和得到了更高效的食物有一定关系。

显然,接下去的问题是,何时出现了这一改变?是不是有一种所谓从素食到肉食转化的标志存在?转化的标志在遗传物质上应有表现,如果能去基因中找到决定素食到肉食转化的关键一环,那我们之所以吃肉也就变得容易解释啦。一查文献,果然,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Caleb Finch和Craig Stanford早在2004年就在Quarterly Review of Biology上发表论文,称他们找到大约8种基因可能和从vegetarian到carnivorous的转变相关,他们把它们叫做"肉适应蛋白"。

其中一种载脂蛋白ApoE是比较重要的候选标志之一,此处有两个等位基因ApoE3和ApoE4,ApoE3出现于大约250万年以前,正值智人种迈向进化的最后一级台阶之时。它的到来,据科学家们所言,是为了帮助人体对付高脂肪肉食所带来的威胁。现代研究发现它能够调节细胞对胆固醇和脂肪的吸收,并可预防心血管疾病和阿尔茨海默病。反之,那些携带有与ApoE3对应的ApoE4基因的人,血液中的胆固醇容易偏高,而且得老年痴呆的机会也比较大。ApoE3是人群中携带率较高的基因型,特别是在亚洲人身上比西方人高。

就在去年年末发表于PNAS Early Edition的文章中,Finch更详尽地描述了ApoE3在免疫中的重要作用,显然,肉除了含有大量胆固醇和脂肪之外,也会包括导致各种疾病如疯牛病的寄生虫,人类只有进化出了能够抵制这些寄生虫的免疫机制,才能够保证生存至今。

另一个本月重要发现和不吃肉的国宝有关。Nature上头一篇文章报道了北京研究所深圳分所近期对奥运吉祥物晶晶测序后得到的结果,发现大熊猫身上原来存在一个叫做T1R1的基因(该基因在人或其他一些动物身上也有,可以影响动物对肉类和高蛋白物质等的感知,帮助品尝到味觉中的第五味——鲜味),然而不幸的是,熊猫的这个基因已经失去了活性,由此导致"不知肉味",只知道傻乎乎地嚼粗纤维,吃很多很多也营养不良。

别看它们长得那么胖乎乎的,其实,都是不怎么动的后果。

回想当天钟扬老师的标准� �法,是这样的:不爱美食,不近美色,不事运动,这三种走向灭忙最快的方式,它们都选了。

是不是自作孽?

话说回来,这世上既有Fujia桑那种声泪俱下到邮件组中跪求打败vegetarian的豪迈meat mania人士,也有我这种吃不吃无所谓的meat numb,且不失痛斥人类进食动物的行为、写下《深层素食主义》的Michael Allen Fox那种meat resistor,则我们还是要分好几个层面去看——

吃肉好,还是不吃肉好?

Fox的书中,反对肉食的最大理由在于我们屠杀了太多的动物(光在美国,一年就要消耗大约80亿只动物来做食物:3800万头牛与牛犊、9500万只猪、500万头绵羊与山羊,2.78亿只火鸡、2000万只鸭,以及超过70亿只鸡),而饲养这些动物其实造成了数倍于人类生存所需能量的消耗(畜牧业生产食物没有效率,喂动物吃4100万吨的植物性蛋白质,为的是生产出700万吨的动物性蛋白质)。

此前对吃素食行为存在的很大一个争议是,长此以往,在营养方面会不会造成欠缺?Osteoporosis International去年4月号上的报道可以稍稍打消人们的疑虑,至少,在骨头的品质上,105名越南佛教徒(餐桌上基本只有青菜豆腐吧)并不因为食物中的钙含量可能更低而比105名正常饮食人士差——密度是一样的。

常听素食种种好处,当中既有经得起推敲的,也有牵强附会的。举例而言,说素食习惯可以很大程度地保证你不发胖、减少心血管疾病,大抵正确,但说素食者大多心态平和、遇事不容易发怒,就有点混淆因果关系的嫌疑——倒不如说是具有这种气质的人更容易选择素食。其余不一一赘述。

Carnival的宗教隐喻在当今时代已经被降至最低,世界各地以Carnival为名的节日比比皆是,但都不存在节日狂欢过后要不要禁食禁欲的问题了,松鼠们在1号晚上科学嘉年华结束后饕餮聚餐大鱼大肉的事实足以证明这一点,而且我以人格保证,活动两� �期间提供给嘉宾和志愿者的盒饭,都至少有两荤以上。

诚然,我们爱吃肉,吃肉让大多数人都感到快乐。你无法想象倘若某一天,小姬看片会后的腐败局上,庄桑只点了二十盘蔬菜上来,告诉大家我们为了非洲难民且忍一忍今天不消费那么多精粮了会遭到什么对待,嗯,小姬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断交对不对?

尽管事关道德,可纵欲已经是我们的本能,故意去违悖也许是不自然的,更非常人所能胜任,据2009年4月份出现于Journal of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的报道称,美国一项由2516名十几岁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参与"青少年饮食项目"调查显示,素食者暴饮暴食的概率远高于其他人,这一结果可说是讽刺意味十足。且看看奥威尔怎么写甘地:一个绝对孤立的,不受罪恶、邪恶、偏见污染的生活也许是道德上的典范,甚至是圣人的一生,但未必是普通人的良好榜样。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