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美腿有害健康?

Thu, 07 Jan 2010 17:19:08 +0800

CB101959在时尚界,"美腿"大概算得上一个永恒的话题,甚至有了一个新兴的职业叫做"腿模"。无论对"美腿"做什么样的理解,粗细大概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太粗的腿,哪怕光洁如玉,大概也是不能被称为"美腿"的。而今年英国医学杂志BMJ上发表了一项腿围与健康的研究,不知道会不会引起美腿女性的恐慌。虽然我压制住了象小报记者那样写出 "权威医学杂志报道:美腿影响寿命"的冲动,不过那篇论文的结论如果用一句话来,确实是:"当一个人的大腿周长在60厘米以下时,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和死亡率随着它的降低而升高"!

那是一项研究心血管发生风险的研究。起始于1987-1988年,1436名成年男性和1380名成年女性参加了这项研究,他们都没有心血管疾病。在起始的时候,他们身体各方面的指标比如身高、体重、腰围、腿围、脂肪含量、血脂等等被一一记录,而生活方式比如是否吸烟、运动等等也被分类记录。这里所说的"腿围",是指右大腿紧挨臀沟的周长。在接下来的10年中,他们的心血管疾病和冠心病的发生情况被跟踪记录,而12.5年中的死亡率也被统计。最后把这些数据放在一起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发现:不论男女,都存在一个腿围的临界值,在那个值之下,腿越细,心� 管疾病发生率和死亡率越高;而在那个临界值之上,则没有影响。使用不同的统计模型,这个临界值略有差异,大致在55至60厘米之间。所以,研究者把60厘米当作一个分界线,作出了前面所说的结论。

很多人都知道这种流行病学的调查结果只能说明两个现象有关,而不能证明一个是另一个的原因。在这个例子里,可能腿围和心血管疾病以及死亡率只是互相伴随,而没有因果关系。人们已经知道有很多身体指标与生活因素与心血管疾病有关。在数据分析中,作者剔除了这些因素的影响,比如抽烟、运动、身体重量指数(体重除以身高的平方)、腰围、女性更年期、血脂、胆固醇、血压、饮酒、教育背景等等,但是前面所说的结论依然存在。所以论文最后认为,腿围可以用于预测一个人得心血管疾病以及为此英年早逝的风险。对于高风险人群, ��可以在生活方式等方面特别注意。

发表这项研究的BMJ是医学领域里个一个权威性非常高的杂志。这项研究的数据收集和统计分析很规范严格,结论也很新颖。从研究的质量上来说,比引起巨大恐慌的"碘盐致癌"要高得多。基于这项研究,时尚女性是不是就要在"健康,还是美丽"的抉择中纠结了呢?

发表这篇论文的同时该杂志还发表了一篇编辑评论,来对这项研究进行专业解读。评论认为,这项研究存在着几个问题:

第一、腿围和心血管发生率以及死亡率的关系是否真实存在?还是一种假象?虽然在统计分析中剔除了人们现在知道的影响心血管疾病的因素,毕竟还可能有未知的因素存在。是不是那些未知的因素导致了这种假象?虽然说总数两千多人的调查也不算小了,但还是需要更大样本量的调查来进一步证实。

第二、� �生物学上,如何解释腿围小增加心血管疾病发生率?腿粗的人应该体重更大,而大的体重不利于心血管健康是一个基本公认的结论。虽然作者引用了其他人的一项研究,认为腿围小可能导致下肢肌肉减少,而下肢肌肉的不足对心血管健康的不利影响超过了体重减小的有利影响。评论者指出,这方面的研究毕竟还很不足,这个理由也就不那么充分。

第三、用这个"腿围"指标来预测心血管疾病的发生风险,有没有实际价值呢?在健康领域,人们已经提出了几个身体指标来做这种预测,比如身体重量指数、腰围、臀围、腰围臀围的比例、身体脂肪比例、血脂、胆固醇等等。这个新的"腿围"指标是不是比这些已有的指标更加准确呢?评论者的回答是:"不知道"。这项研究结果也还没有经过检验——即拿去对某个人群做预测,然后与实际情况� 比较,所以它的预测是否准确也就无从知晓。

第四、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对于某项指标带来的风险,我们除了关心"有没有",还需要关心"有多大"。而腿围的降低所增加的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并不是很大。比如腿最细的那部分人(按人群中的2.5%计算),其发病率也只有腿围在临界值以上的那部分人的两倍多。

最后,还有对于人们最有意义的一点,就是通过人工干预(比如物理训练)让大腿变粗之后,是不是有助于心血管健康?

总而言之,这样一项发表在权威学术期刊上的,非常严肃的研究,在学术同行眼里还有着许多漏洞。在科学上,它还需要更多、更细致的研究来证实或者否定。在此之前,时尚女性们大可以只把它当作娱乐,比如腿粗的女性可以这样安慰自己:我腿粗,我健康!而美腿的女性也不用那么纠结:那个结论还没 ��充分的证据支持!

(已发表与《新京报》)

图片出处:google图片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五】你好,未来

Thu, 07 Jan 2010 09:05:53 +0800

2001 Space Odyssey

2001 Space Odyssey

《你好,哈儿》

Hello, HAL, by John Seabrook, from The New Yorker

八年前,在远离地球的空间站上发生了一起未遂谋杀案。男主角HAL是个智力超常的冷血杀手,冷的不止是血,他还会冷幽默,看着对手急赤白脸的样子,他说:看你小样儿,先吃片镇静剂去。

HAL is looking at you

HAL is looking at you

八年前的这件事其实没有发生,这是《太空漫游2001》(2001:Space Odyssey)的结尾,HAL是个机器。

虽然我还没读过小说,但我去过HAL的老家——小说中的HAL的出生地Urbana,Illinois,咱在那儿插过几年队,没种过玉米,只收过论文。

没有发生是件好事。不关心科幻的不会被噩梦唤醒,而科幻迷可以继续科幻。不过,在制造HAL的长征中,我们到哪了?

其实这篇文章很有标题党的嫌疑,因为这里集中讲的只是HAL同志的嘴和耳,也就是语音识别和综合技术的现状。所谓综合,就是计算机模拟人声,按理说进展很不小了,最近的热点是要让HAL同志更加声情并茂一些,朗诵起来要有激情,要有关爱,等等。不过,如果你弹过或者听过电钢(不是键盘),就知道再怎么烧钱,感觉和声音都离真正的钢琴十分遥远——语音综合的情况差不多。

语音识别其实做的也不错。在微软研究院里我就见到过可以把语音对话基本实时� 翻译成文本。从这文本可以进行机器翻译,翻译完了再做语音综合,土土的机器翻译有时候还会派上用处,比如在伊拉克的美军哨所。

至于识别用的什么方法,本质上和我现在打字的中文输入法没有区别,就一个字:猜。看得多了或者有海量训练文本,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虽然用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基于统计的语音识别"。其实,之所以走到这条路上,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要更加本质地理解语言,实在是太难了。

The challenge is to marry your greatest technologies: language and toolmaking.

The challenge is to marry your greatest technologies: language and toolmaking.

但如果你仔细读那些语音识别产生的结果,一定会觉得有点怪。除了姬十四这样的主持人可以有说话不打一个崩儿话音落地就是文章的本事,"嗯"、"啊"、"这个这个"之类的夹在文字中间会让人不忍卒读。而且,人的本事是即便有好多人在一起聊天,想听谁就能听谁,其他的屏蔽,这个机器也做不到。所以要让语音识别准确,一定要戴上耳麦。

还有,别给我倒冷咖啡,我听得出来!邪吧,人的听觉真有这么厉害。不信你自己试试。

A:我说什么你听见了吗?(声学层的识别问题)
B:听见了!
A:听见啥了都??(语言层的识别问题)
B:*&-!#$%^^^..
A:明白什么意思么???(理解问题)
B:不明白……

这样的对话满大街都是,我们人类尚且搞不定,机器又何以企及。语音智能不是我的领域,李开复和洪小文等等(微软亚洲研究院现任院长)才是大拿,这个问题要谈深入得找他们。但我想这个比方差得不多。所以让机器来"理解"而不只是"识别",还是非常遥远的事。

HAL要到3001年才会诞生,到时候再Hello吧。

Hello, HAL9000

Hello, HAL9000

—————————————————————————————————

《回到未来》

Back to the Future, by J. Madeleine Nash, from High Country News

有棵大树,长着一双长长腿,跑啊跑,一直跑到高坡上……

很科幻是吗?

大约五千六百万年,地球上的二氧化碳突然激增了十倍,引发了此后一万年的植被大迁移,原来长在寒冷地带的植物不停地往高处转移,由此,也带动整个食物链的大搬家。毛主席说过"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可是,在大自然的时间表里,一万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奔跑过来的大树们和同时迁移的动物们沉淀为化石,在美国怀俄明州渺无人烟的高地上被古生物和古植物学家发现。

Scott Wing digs for PETM plant fossils in Wyoming's Big Horn Basin. Previous page, the Big Red, a visual marker of 55.5 million-year-old fossils.

Scott Wing digs for PETM plant fossils in Wyoming's Big Horn Basin. Previous page, the Big Red, a visual marker of 55.5 million-year-old fossils.

如果全球温度持续升高,那么到时候我们将一起被桑拿,直到被煮干为止。而既然地球已经被煮了一次,那么应该会留下一些痕迹。

"回到未来"是个很炫的标题,其实说的只是向历史要答案。

可是,就为了找到那棵煮干了的树,这几个科学家苦苦找了十多年。

那么,到底是谁打了那么大一个饱嗝,喷出那么多的二氧化碳?有消息说,很可能是海底甲烷的释放引起的,但这不是全部。所以,到现在这还是个无头谜案。

Scott Wing and his crew trek up a ridge of vivid red paleosols in the Big Horn Basin.

Scott Wing and his crew trek up a ridge of vivid red paleosols in the Big Horn Basin.

作为一个时间不短的马友,有一个细节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剧变之前的马大概和今天的猫一样大。

嗯,诸位开始祈祷吧,如果你能熬过全球变暖,那你将一定成为巨人。

Cataloging the day's finds in the vertebrate paleontologists' tent are, clockwise from bottom: Katie Slivensky, Sara Parent, Stephen Chester, Doug Boyer, Paul Morse.

Cataloging the day's finds in the vertebrate paleontologists' tent are, clockwise from bottom: Katie Slivensky, Sara Parent, Stephen Chester, Doug Boyer, Paul Morse.

——————————————————————————————

《来一大杯冰镇……污水?》

A Tall, Cool Drink of … Sewage?, by Elezabeth Royt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A Tall, Cool Drink of … Sewage?

A Tall, Cool Drink of … Sewage?

我们面临两大危机:能源和水。

据说,如果中国人平均能耗都和美国人一样,那么再过三十年,我们将耗尽地球上的全部石油储备。在能源洗劫一空的当口,不可能不爆发世界大战来重新分配资源。到那时候,全世界的军火商都要感谢两个人:作为老师的美国人,和作为学生的中国人。

地球不可能不转,阳光不会消失。换言之,如果我们能在能量的存贮上有所突破,风能和太阳能就足够解决问题。

但是太阳公公不是洒水车——水的缺席却是很可怕的。要切实地认识到这一点,你必须站在戈壁沙漠之中,意识到仅仅在两千年前,脚下还是富饶迷人的绿洲,那种紧迫感是逼人的(见敦煌PP行(四))。

敦煌 photo by 竹人

敦煌 photo by 竹人

Sewage==污水,这篇文章报道的是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的污水处理工程。这个加州第二大县相当出名——迪斯尼世界的大本营就在那。随着人口的增加,整个县越来越"渴",更糟糕的是,海水已经渗入地下水。人口的增加也意味着污水处理成本的提高,光铺设第二条排污管道就需要两亿美元。

这就意味着,除了循环利用污水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这将一揽子解决全部问题——虽然耗资不菲——整个工程需要四亿八千万美元,每年的运作还要花上两千九百万美元。

饮用处理过的污水,在技术上没问题,在健康上也有保证,问题在于心理障碍。这项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把处理过的水在水库里存上两年。这在技术上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Sewage

Sewage

下次你到迪斯尼去玩,请你到厕所里好好转转。你现在喝的,很可能就是两年前这马桶里的一汪H2O……

类似的工程在中国的推广会怎样呢?我觉得应该比较好说服大家吧。上甘岭里的英雄们喝尿解渴的事迹不是路人皆知吗?最主要的是,我们的排污和取水都在几条大河里同时运作,端的是你来我往。所以,我们早就在饮用处理过的污水了。

想归这么想,但真要推广,相信遇到的阻力会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

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这本书是《美国科学写作精选2009(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本书一共24篇文章,都来自纽约客、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科学、Wired等优质报刊,出自活跃在一线的科学家和身经百战的记者之手,横跨天文、医学、心理等 等科学领域,写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

以后会定期在每周四放出一篇导读,里面介绍两到三篇原文,目的是希望大家保持一定的阅读节奏,努力点击竹人辛苦找到的原文链接。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一】我们为什么阅读科学?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二】脑中的旅程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三】用科学阅读现实的黑暗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四】以科学之名,解构战争

这些导读已陆续发表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博客、《南方人物周刊》和《中国经营报》上。

(编辑 小姬)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07 Jan 2010 06:16: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口感测试:酒中的生物技术》。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正视科学无趣的现实》以及《叩叩叩,谁在门外?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科学圈圈坐-端木三

Thu, 07 Jan 2010 03:40:20 +0800

端木三编者按:上周四,芝加哥大学演化生物学系龙漫远教授启动了圈圈坐。本周请来第二位——端木三。端木老师八十年代初从成都东南角的师范学校英语系毕业,远渡重洋,辅修过计算机,却以研究说话写字儿的科学——语言学为毕生事业,现在美国北部大湖区的密歇根语言学系任教。请围观松鼠seren(下文称"我")同端木老师的学术午餐,并继续期待下一周的神秘人物……


这是感恩节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早上下了雨,后来虽然停了,却还是暗,天低得像要直压下来。中午整十二点,我穿过半个校园,找到了语言学系的红房子,如约踏进了端木老师的办公室。

端木老师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斯文清瘦,说话的声音异常柔和,语速轻缓,一开口就让我没了紧张和隔阂。看我到来,他便合上笔记本,说:"咱们一起去吃午饭。"对面就是商学院新盖的大楼,"我还没有去过,"端木老师说,"我们一起去试试?"

商学院的大厅果然宽敞,因为时值节前,人丁稀落。我们去小餐厅买午饭,一进去端木老师就说:"别跟我客气,我来付钱……"我于是弄了一盘沙拉,又倒了一杯咖啡,却见端木老师拿了一碗浓汤,一个面包圈,还笑着对我说:"你吃得真健康……"

我们一起端着盘子走到放各色调料的小台子� 我抓起越南蒜蓉辣酱往沙拉里倒,一边端木老师也抓起了小瓶辣酱……我立刻问:"您也是四川人吧。""是啊。""可是您的口音一点也听不出来。""呵呵,四川话也是北方话嘛!"哈,真不愧是语言学系的端木老师,被老乡拉着叙旧都不忘本行。不过我还是说:"我知道四川话是北方方言语系,可是一般来说,四川人一开口,我一下子就能听出来!"端木老师只是和蔼地笑笑。

我们走出小餐厅,在商学院宽敞的大厅里找了个安静的所在。端木老师把个黑色小茶几推到两张相对的沙发之间:"诶,这个茶几还有轮子的。"我们相对坐下,我开始套近乎:"您是川师外语系毕业的?真巧,我就在那里长大的。不过,您本科学的英语,后来怎么想到做语言学呢?"

计算机和语言学

端木:我们这些学英语的,基本就是� 条路啊,要不然做文学,要不然做语言学。我呢,对语言学比较感兴趣一些。

seren:这样啊。那我看到您在MIT念书的时候,还念了一个计算机的专业?

端木:是的,那是我的minor(副修科目)。

seren:那您觉得学习计算机对您研究语言学有什么帮助呢?

端木:首先呢,在语言学里面,就有一个方向叫做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计算语言)。我虽然不是做这个的,但是计算机一方面给我提供了一些工具;另一方面在做研究的思路方面,它也对我很有启发。

seren:一方面是工具,另一方面也开拓思路……唔,您能不能举个例子来说呢?

端木:譬如说吧,汉语是单音节语言还是双音节语言?好多人都觉得是单音节(一个一个方块字嘛!seren心想),可是其实我们有很多词都是两个字拼起来的,比如"老虎"。光争论可能不清楚,但是现在有这些计算机来做统计,一统计,好,汉语其实百分之七十的词语都是双音节的,所以并不是像很多人以为的那样是单音节语言。那么再看英语……

seren:英语是多音节的吧?

端木:嗯,英语单词看着是多音节的,不过这么一统计呢,又发现其实大多数常用的词还是短的单音节和双音节的词。尤其是有些词看着� �,其实把前缀后缀去掉,核心的部分也就一两个音节。这么看来,其实汉语和英语的差别也没有那么大。有了这些统计结果,有很多事情就清楚了。

seren:您就是说,一方面计算机给了您这种手段来搜集数据;另一方面又正因为它存在,您才会想到这么做研究。真有意思。

主次之分

端木:我们来看这两个词,蔬菜,和商店。蔬菜和菜意思差不多,商店和店也是。但是我们平常会说菜店,蔬菜店,蔬菜商店,不会说菜商店,对吧?

seren:菜商店……呃,确实听起来怪怪的。

端木:这就是一个21结构(两个字的词加上一个字的词)优于12结构的例子,相似的还有很多。可是如果我们换一个例子,捕捉老虎,这又不一样了。捕捉虎不好,但是捉老虎听着就比较通顺,这又是一个12结构比21结构好的例子。

seren:� ,有意思。这也是因为结构,不,组成部分不一样吧?那个捉老虎,是动词跟着一个宾语;而蔬菜商店,是形容词跟着名词……

端木:其实两个都是名词……

seren:好吧,都是名词,但是前面修饰后面的……那我们能不能说——好像有点泛化——但是,如果是动宾的结构,就是12比较好,如果是那个前面修饰后面的结构……

端木:这叫偏正结构。

seren:好……那么偏正结构,就是21比较好。

端木:(笑)是的,大多数情况下是你总结的这个样子。这个现象,吕叔湘六十年代就提出来了,动宾的时候我们爱用12结构,偏正的时候用21,但是为什么呢?我们那时候不知道。

seren:(喃喃地)为什么呢……?这只是为了说的顺口么?

端木:那我们来看英语,英语跟汉语不一样,但是它有个重音。英语里面也有偏正结构的� �合词,这种时候,重音一般放在前面,比如pan cake,比如white house。而对那些动宾结构的呢,一般放在后面,比如watch TV,buy a car,对吧?所以我们说"重长"。

seren:(迷惑地)重?长?

端木:英语里的重音,对应着汉语里面比较长的那个词——也就是12或者21里面的那个2。

seren:哦……英语的重音对应汉语长的那个词,这是为了强调么?

端木:(笑)四十年代有一个克劳德•香农(Claude Shannon),他是做计算和通信方面的,也是我们密歇根大学毕业的。他提出了一个information theory(信息论)。这个理论是用来确定词语的信息量的。他认为如果拿一个短语来看,如果一个词在短语结构的同一个位置出现的频率越高,信息量就越小,相反,就越大。比如我们看英语的这个冠词,出现在单数名词前面的,基本就是a,或者the,每一个出现的频率几乎是50%,它们所含的信息量就很小。哪怕漏写了这个冠词,我们还是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冠词后面的那个名词,就有很多不同的可能,要是漏写了,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所以信息量就很高。

现在我们用这个理论来看刚才的问题,比如动宾结构。在语言里,动词的数量只是名词的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一个动词出现在它所在的位置上,要比一个名词出现在宾语位置上的概率高多了,所以,宾语那部分是信息含量更高的。还不光是这样,宾语可以是一个名词,还� 以是一个被形容词修饰的名词,譬如打"大老虎"。你想想看,名词那么多,再加上和形容词的组合,这个可能性有多大!这样,我就提出了一个观点,出现在宾语这个位置的词,之所以在英语里面我们重读它,而汉语里面我们放一个长一点的词,都是为了突出它的重要性,因为它信息含量大。其实我们说话的时候,有的词信息多,有的少,总是有这个主次之分的,而这个主次就靠这个"重长"来体现。

seren:我觉得这个主次在传递信息和想问题里面很重要啊,要是没有主次,所有词都一样,那也没办法交流了……

端木:是的,可是如果光这么想哪个词信息量大,我们脑子就不够用了。但是用这个规律来看这些词,再来想为什么会有"重长"这样的语言学现象,就很清楚了。

语言的演化

端木:英语里面有个单词wi h,它的音节是英语所有单词里面唯一一个这样发音的(th发浊辅音)。现在有的人已经开始把th发成清辅音了,这样它就不再是唯一例外了。还有的时候,一种语言会受别的语言影响。譬如四川话里面"阶级"的"阶",有j-i-ai和g-ai两种发音。其实g-ai是原来的发音,但是受了普通话的影响,现在很多人念j-i-ai了,现在差别变小了。

seren:那这种越变越简单的,是语言演化的趋势么?

端木:这是趋势之一。一般来说,在演化里丢掉那些outliers("例外"的部分),是一个规律。其实,在达尔文那个时候就开始争论这件事情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一出来,语言学家就开始争论,语言里面有没有进化?有没有优胜劣汰?他们看到各个地方语言不一样:你看,中文,光光的,什么都没有,很简单。而英语呢,有几个时态变化,复杂一点,在中间。 ��再看那些意大利语啊,德语啊,又有时态变化,词还要分阴性阳性,很复杂。那大家就开始争论了,如果语言也有进化,谁高级谁低级呢?

有的人就说了,能够掌握复杂语言复杂规律的大脑应该更发达,所以复杂的更高级,中文那么简单,是最低级的——他们当时也有个想法,觉得语言和社会的发展是成正比的。但是达尔文自己其实不同意这个说法的——他也知道一点中国,像马可波罗写的,并不像其他人想到的那么落后。达尔文觉得简单的语言不一定就说明大脑低级。我举个例子,我让你帮我做件事情,要是我必须给你一步一步写清楚,你才能做得好,比起我只要跟你提一句,你就把事情给我办好了,哪个更聪明?达尔文他们觉得语言可能也是这样,要是得记住那么多复杂的规则,才能把意思表达出来,比起简简单单地就把意思说出来� �,说不定后者更高级呢。

seren:那是这样吗?

端木:其实呢,不是的。语言的变化很复杂,并不像那个时代的人想的那样简单,一条线。语言这个东西,不是一个人一群人商量一下就制造出来的完美的东西,它是自然地出现的。有的时候,你把这里简化了,可是那里却又复杂化了。你看这里的这些茶几(端木指指我们面前带轱辘的黑色小茶几——现在上面放着我们两个的空盘子。这样的茶几在整个商学院的大厅里到处都是。),现在我们在这儿说话,把它从旁边搬过来了,待会儿我们走了,别人来了,又把它搬到别的地方去了,语言的发展也有点像这样。

有很多语言都在慢慢地变,有时有些词的音节变得不发音了,图简便。比如说police,很多人都吞掉那个o,读成"plice"。还有potato,读成"ptato"。再说Toronto,多伦多,也有人吞掉 ��一个o变成t-ronto。而多伦多当地的人,甚至连中间的停顿都不要了,直接念成"tronto"。我们中文里面的豆腐这个词,经常"腐"就发一个f的音(轻声)。这就是简化发生了。可是这种简化,在英语的那几个例子里面,去掉一个元音,却创造了两个连在一起的辅音字母,有时候还挺难发音。豆腐那个例子呢,虽然没有创造两个连在一起的辅音,可是也创造出一个中文里面没有的新音节(douf),这也增加了语言的多样性。你看,这种简化反而创造了复杂性。还有的时候,人们会把那两个连在一起的辅音去掉一个,音节变少,这就有点向中文这边发展的意思。可是我们中文呢,现在却经常在单音节词里补充一个字,让它变长,音节变多,譬如鸭子的子,老虎的老。这么看起来,语言的变化不是单向的,一会儿长一会儿短,是一个循环往复的动态的� �程。

seren:啊,真有意思!语言的发展是循环往复波动的……还有啊,我觉得好多地方的语言差别特别大,完全跟两条线一样。像我去夏威夷,看看他们的土著语,其实发音很像日文或者中文,都是ma、po、la之类的音节,虽然嘟噜嘟噜一大串,发音倒是都特简单。但是我以前让实验室的墨西哥妹妹教我西班牙语,里面有的音,两个r连一起的,我就完全学不会。她就跟我说,这个音啊,小孩子五岁之前都发不出来,可是十五岁之后如果还发不出来那一辈子都发不出来了。我经常就觉得,这个不同地方的语言发展怎么差别这么大,简单的好简单,复杂的可以那么复杂,好像一点联系都没有的。

端木:呵呵,这个问题呢,其实就很难研究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的历史太短了。我们知道的,主要也就是有文字以后这两三千年。而且文字� �开始出现,并不是为了写历史用的,是为了记事情,譬如你借了我什么东西,我做个记号,怕忘了。历史这个东西,都是到了后来,人们——尤其是皇帝,开始想高级的事情了,让你给写下来。所以我们知道的东西真的很少,五千年——就算一万年,你想想看,跟人类出现比……

seren:几百万年了。

端木:对,所以这个语言具体怎么变的,我们不知道。

seren:这个真是没法知道。

端木:也不是没法知道,就是现在没法研究。所以我们做语言的就先把这个问题搁下来,以后再说。现在我们主要是找找语言的规律,就像我刚说的,信息量的规律啊,复合词和短语结构的规律啊,从里面学点东西。

语言学也会演化

seren:您能不能跟我们讲讲这些年这个研究领域有些什么特别大的事,或者什么趋势值得大家主意的?

端木:好的。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变化,第一是要求研究样本的数量变多了。以前啊,你做研究发文章,找一个人就行了。譬如做普通话,你就找一个北京人,证明一下他的身份,说明他合适这个研究,就够了。最多不过找俩,一男一女。现在不行了,必须找十来二十个,得重复做。第二个呢,是研究的手段变化了。像我刚说的,开始重视统计啊,数据啊,你以前说一个理论就行,现在要看证据。

seren:这听起来真像自然科学了,语言学在美国该是社会科学吧?

端木:其实语言学很宽,有的研究是偏人文方面的,有的像我说要做统计啊,数据啊,算社会科学,还有的就是基础自然科学的研究,做实验的。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还提供语言学研究的基金呢。

seren:啊,原来也可以申请NSF funding的!

端木:是的。其实现在我们领域也比较喜欢做一些跟自然科学的研究能挂上钩的东西,不像以前,都是各做各的,搞出很多很高深的术语啊,复杂的概念啊,其实没必要。现在就偏向于一些能和别的学科交叉、交流的。还有一点变化,就是以前很多东西是非黑即白的,比如语法,一定要这么样,不能那样。现在不是了,开始看到有变化,有差异,有variation的。

seren:听起来真是很有趣。其实在采访您之前,我还挺担心的,心想我一个理科生,什么语言学都不懂,怎么问问题啊。没想到听您说了这么多,觉得都特别有意思,而且感觉我理科的思维也能用上去,能体会。

端木:那就太好了!我们就是希望能让大家都了解我们做什么,其实我觉得只要我们能解释好,大家会理解我们的研究的。

seren心里想:这跟我们松鼠会� �理念真是不谋而合!

和端木老师从商学院宽敞的大厅里出来,在校园里互相道别。外面依然阴霾沉沉,松鼠们趁着秋尽冬来时难得的和暖时光,在草地上觅食,飞跑着穿过冷清的大街小巷。我反复地回忆着刚才谈话里的细节,生怕每一分秒的时间都在跟我的记忆力争夺那些端木老师讲过的小故事,真想插翅飞回家去,记下一切……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