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1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甲流专题]苹果醋也能治甲流吗

Thu, 31 Dec 2009 18:49:28 +0800

1对于中国人来说,苹果醋大概算得上是个新鲜玩意儿。不过在西方,作为"药食同源"的经典产品,它至少已经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一本介绍传统医药的畅销书让它在美国广为人知,而近年来美国社会对于"替代医学"的热衷更是让它受到了热捧。在中国的苹果醋推销中,鼓吹"美国流行苹果醋"虽然很夸张,倒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不仅是苹果醋饮料,苹果醋保健品也涌入中国。就像任何"来自美国"的保健品一样,宣称能够"排毒""美容""减肥""抗病毒"

……甚至"治甲流"的苹果醋系列产品,正在酝酿着又一波的"保健风暴"。那么,这个东西真的那么神奇吗?

苹果醋,也是醋

苹果醋是苹果汁发酵的产物。大规模的苹果醋生产是榨取苹果汁,先用酵母菌把苹果汁发酵转化成苹果酒。这一步,跟葡萄酒以及其它果酒的生产是一样的。然后在苹果酒中加入醋酸菌,把酒精转化为醋酸,最后得到的东西就是苹果醋。在法语里,苹果醋的意思就是"酸的果酒"。小规模家庭生产,也可以把两步合二为一。不过这只是生产工艺和产品质量控制的细节,其本质是一样的。

这个过程,跟普通的醋生产并没有本质差别,只是原料是苹果汁而已。它的主要成分也是醋酸,还有柠檬酸、苹果酸甚至乳酸等。这些混合的成分构成了苹果醋的特有风味。因为来自于苹果汁,所以也含有苹果中的维生素、氨基酸、矿物质以及多酚化合物等等。

发酵后的苹果醋含有较高浓度的醋酸。虽然不像硫酸、盐酸那么强烈,但是高浓度的醋酸也是危险品,能够灼烧皮肤,直接喝的话会"烧坏"喉咙及胃肠。所以,通常的苹果醋会用果汁、糖水、蜂蜜等稀释,并且获得良好的口味。

苹果醋的广告营销中宣称苹果醋含有多少种人体所需要的微量营养成分,因此"极具营养价值"或者"有神奇的保健作用"。前半句也许是对的,但是完全得不出后半句的结论。这些营养成分是来自于苹果的,把苹果汁做成醋只是把葡萄糖转化成了酸,或者顺带也有一些蛋白质被水解成了氨基酸,但是基本上不会产生新的微量营养元素。也就是说,这些"微量营养成分",来自于苹果,但是不会超越苹果。

那些传说的"奇效",有多可靠

在西方人使用苹果醋的漫长历史中,苹果醋的"奇效"几乎遍及任何人类知道的疾病。虽然它是西方人的"民族瑰宝",但是现代的西方人还是很认真地去检验那些传说中的奇效有多可靠。下面介绍研究得比较多的几种:

所有的醋都有一定的杀菌消毒效果。这种用途可以追溯到公元之前,尤其是用于消毒伤口,而泡在酸里的食物不易腐烂更是常识。这可能也是"苹果醋治甲流"的理论依据。不过,专业人士完全不建议用醋——苹果醋当然也不例外,来消毒伤口或者抗病毒,甚至消毒房间。首先,不会损伤人体正常细胞的醋酸浓度,对于致病细菌的抑制也很微弱。如果浓度高到有效杀死细菌,那么对人体的损害也不容忽视了。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古人没有更好办法的时候"两害相权取其轻",也还可以接受。而今天现代医学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更安全有效的治疗手段,它的历史使命也就完成了。即使用来消毒房间,醋的作用也远不如通常的消毒剂。类似的作用还有解毒——比如海边游泳被水母蜇了,涂点醋会帮助缓解症状——但是,如果泡泡热� �,效果比醋要好得多!

有助心血管健康是苹果醋的主要"奇效"之一。不过这个"奇效"来自于近十年前的一些动物实验和流行病学调查。这些研究本身非常初步,其价值主要在于吸引人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更多更可靠的实验结果发表,就更让人觉得这种"神效"虚无缥缈。

苹果醋中含有一些多酚化合物和维生素,而这些成分被认为有助于降低某些癌症的发生风险,这也就成为了宣称"苹果醋抗癌"的"科学依据"。而有一些体外培养癌细胞的实验和老鼠实验也支持这样的假说。不过,如果这样就可以说一种食物可以抗癌的话,菜市场里的多数东西都是"抗癌食物"。更有意思的是,2003中国的一项"病例-对照"研究显示喝醋有利于降级食道癌的发生率,其作用与吃蔬菜吃豆类差不多,而2004年塞尔维亚的一项类似研究却显示喝醋能把膀胱癌的发生风险增加4.4倍。

其他似乎有一些"功效"的研究还有糖尿病、高胆固醇、高血压、减肥等等。这也是商品推销中所说的"现代科学研究证实"。不过,这些研究基本上都是体外细胞实验、动物实验或者流行病学调查,极少数的临床试验也只有很少的样本数。这样的研究在科研领域叫做"初步研究",完全不能支持任何结论。而其他的那些"功效",则连这样的"初步研究"都没有,基本上只依靠民间传说来"证明着有效"。

进口的苹果醋胶囊,忽悠没商量

美国有着极其严格的药品食品管理法律和机构,所以许多人会很天真地相信来自美国的保健品就有良好的质量保证。需要注意的是,相比于食品和药品,美国的"保健品"——他们叫做"膳食补充剂",却是管理相当宽松的灰色地带。只要不宣传疗效,不吃出立竿见影的毛病,主管部门基本上就不过问。

曾有一位48岁的女士,在吃苹果醋制剂的时候被噎住了,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取出来,但已经给她造成了喉咙损伤。两周之后的胃肠镜检查显示似乎已经恢复,但是6个月之后她还说感到疼痛和吞咽困难。为此,阿肯色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市场上出售的八种苹果醋制剂,对其产品组成进行了检测,并且与这些产品标注的成分相比较。结果发现,这些都叫做"苹果醋制剂"的东西组成迥异,比如醋酸含量,低的只有1.04%,高的却达到10.57%;而柠檬酸,有的含量为0,有的却高达18.54%。更严重的是,实际组成和产品标注非常不符,比如两个产品宣称含醋酸35%,一个的实际含量却只有3.2%,而另一个更只有2%。对此,这项研究的作者评论说:标注、推荐剂量和没有根据的功能宣称上的不一致和不准确,让人很容易质疑这些产品的质量。

虽然有那么多传说,但是所有的那些"功能"都被主管部门认为缺乏科学依据,因而不能用于推销宣传,更不能印在商品标签或者说明书里。2003年,一家公司宣称他们的苹果醋 "是能抗菌的天然抗生素和消毒剂"以及"在从肥胖到关节炎的许多症状上有治疗上的优势"。FDA发现之后发出了严厉警告,要求立即纠正,否则将不再警告而直接处罚。

苹果醋,还能吃吗?

指望苹果醋来"抗病""治病""排毒""美容""减肥"等等,实在是不靠谱。即使那些"初步研究"所显示的"功效",也需要长期相当大量地食用。而长期或者大量服用包括苹果醋在内的醋酸产品,安全性还没有经过检验。根据目前的认识,至少可能带来这些问题:高浓度的苹果醋(比如未经稀释的)会对牙、口腔和喉咙造成损害;长期食用苹果醋可能降低体内钾的含量和骨质密度;醋有可能和一些药物,尤其是糖尿病和心脏病的药物发生反应。

当然,这些"潜在危害"也更多地是出于理论分析,不见得一定发生。但是,它带来的好处也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它所含有的那些营养成分,完全有更好更可靠的方式去获取,比如直接吃苹果。对于这样的东西,是不是要去追逐,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主观意愿。但是至少,"预防甲流"还是不要指望了。综合有效性和安全性来考虑,还是打疫苗要靠谱得多。

当然,如果把苹果醋跟普通的醋一样作为调料使用,毫无疑问是没有问题的。被稀释而成的苹果醋饮料,也不会带来可见的危害,而其中的维生素、矿物质、氨基酸以及多酚化合物等等,也还是人体需要的营养成分。总而言之,跟其他的饮料相比,苹果醋饮料不会更好,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图片出处:google图片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甲流专题]有靠谱的抗流感偏方吗?

Thu, 31 Dec 2009 12:38:18 +0800

1_234651_1甲型H1N1流感(下称"甲流")的威胁远远还没有过去。随着天气转冷,有专家预计疫情将呈进一步上升趋势。甲流疫苗虽已上市,但普通人依然一针难求。与此同时,大量的抗流感偏方开始在网络热传。这些抗流感偏方靠谱吗?

12月17日,新华社发布"中国研制出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新药名为'金花清感方'"的新闻,更是惹人关注,它的效果又将如何?

外国人也捧偏方

"偏方,即单方验方,多指药味不多,对某些病症具有独特疗效的方剂。与常规正统的医学治疗手段相比,偏方很少能被正规医药典籍所接纳。"从这个定义上看,国内的偏方大多集中为中草药和食疗。

就笔者的成长经验看,本人所知道的感冒偏方有烧大蒜吃、煮苦艾水喝,还有喝鸡汤和姜水。每年冬天,这些 难以下咽的东西(鸡汤除外),总被母亲视为预防感冒的最好法宝。那时,似乎没人计较它们有无科学道理,只要乖乖地喝保准不会感冒。转眼之间,这些感冒偏方 突然"荣光"起来,成为甲流预防的偏方之一,在网络和手机上四处传播。

国外也流传许多甲流偏方,它们被称为folk remedy。近日,《华尔街日报》健康专栏作者梅琳达·贝克(Melinda Beck),在题为流感偏方:庸医还是良药?》的文章中,就提到过很多有意思的偏方,并进行了分析。她提到的偏方包括,房间内摆放洋葱大蒜、顺势疗法、鸡汤、热饮等。遗憾的是,这些偏方均未被证实可防治甲流。

比方说,喝鸡汤能让流感患者感觉更好,其中门道可能仅在于这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贝克认为,为数众多的 偏方,如饮用(或含漱)含有一些其他物质的热水——从茶、柠檬到大蒜和醋,可能有助于化痰,加快消除感染的过程。也有人认为,热的水蒸气有助于鼻子更通 气,从而形成疗效。


1042291_f520
面对甲流,中医药也是门外汉

与病毒长久斗争的经验告诉人们,预防甲流也需从三方面入手: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目前,网络流行的流感偏方,多数以进补食物或中草药为基础,旨在保护易感人群。

今年5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曾印发《甲型H1N1流感中医药预防方案(2009版)》,为公众防疫开出 中药处方,其中包括高危人群适用的4个成人药方和1个儿童药方。仔细审视会发现,他们多半采用常见食材,如葱、姜、白萝卜、薄荷、菊花、大枣等,或做汤或 冲饮。很多人会关心,这些方案科学吗?有没有效果?其实,这并非一个容易得出答案的问题。

首先,我们得明白什么是预防?预防医学里,预防主要分三级。最重要的是一级预防,它是病因预防或初级预 防,针对致病因子(或危险因子)采取措施。显然,中草药或偏方,貌似针对甲流病毒,其实不然。各种中草药或偏方含有的药理活性成分,并不能够杀灭病毒,也 绝不会让你一夜之间产生甲流抗体。抗病毒药物达菲(Tamiflu)的有效成分,虽提取自八角茴香,并不意味着把八角茴香和猪肉一锅炖,就能产生预防或治 疗甲流的作用。毕竟,一口铁锅比不上复杂的药物提取制造流水线。

二级预防是阻止病程进展,减缓疾病症状的重要措施,又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甲流作为2009 年的新鲜事物,是一种全新疾病。拥有上千年历史的中医药,此前从未与之遭遇。也就是说,面对甲流,中医药也是门外汉。因此,中医药预防方案的制定本身,大 多依据经验,而非科学依据。

其次,若未经证实有效,中草药或偏方并不能拿来作为预防手段。很多人对此颇有微词,认为中医药历史有上千年,难道老祖宗的经验会错得离谱吗?事实上,历史短长并不能作为说话的底气,它必须经过现代科学和临床试验的检验,并被确证有效,才能理直气壮地走到台前来。

"金花清感方"的世界

近日,我国研制出治疗甲型H1N1流感新药"金花清感方"的新闻, 十分惹人注目。研究者通过"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均证明,一种新的中药可有效治疗甲型H1N1流感。这种新药被命名为'金花清感方'。"从目前看来,这则新闻的内容只是一则媒体通告稿,其中科学内容的陈述并不完备,临床医生及普通读者目前只能从这仅有的信息中,进行一点挖掘与分析。只有待该研究报告发表在经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后,我们才有可能一探究竟,到那时再判断"金花清感方 "治疗甲流的效果,才更为妥当。换句话说,"金花清感方"治疗甲流的效果,不能仅停留在新闻稿上,人们需要看到发表在科学期刊的article。

在《北京晨报》的报道里,按照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赵静的介绍,"临床效果证实,使用'金花清感方'没有不良反应,而且费用低廉,对轻症患者尤其有效。"那什么是轻症患者呢?在2009年10月13日卫生部发布的甲型H1N1流感诊疗方案(2009 年第三版)里,虽未对轻症甲流患者做出明确定义,但不难看出,轻症患者是指流感症状且经确诊的患者(作者注:甚至可能包括疑似甲流患者),但未表现出"呼吸衰竭、多脏器功能不全或衰竭"或原有疾病加重等。流感样症状,主要是指"发热、咽痛、流涕、鼻塞、咳嗽、咯痰、头痛、全身酸痛、乏力。部分病例出现呕吐和/或腹泻。 少数病例仅有轻微的上呼吸道症状,无发热。体征主要包括咽部充血和扁桃体肿大。"

而据朝阳医院的王辰院长介绍,"通过临床上的严格对照观察,发现'金花清感方'可以明显地缩短甲流患者的发热时间,在自然的不用药的情况下,患者发热时间平均为26 小时,'金花清感方'可以缩短为16小时。使用"金花清感方"后,患者呼吸道症状的痊愈和改善为95%,不用药的话,对照的比例为89%。"

照此判断,该药方能改善症状,可遗漏了最关键的问题,即轻症患者早期使用"金花清感方",能否降低重症或危重患者的发生率呢?至少在目前的报道里,并未提供此方面数据。因此,很期待该研究报告能尽早在经同行评议的科学期刊上发表,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专业研究者,分析获取相关数据和结果,做出专业客观的判断。

对重症或危重的H1N1患者而言,此时最重要的是呼吸支持。换言之,呼吸机将是帮助此类病人熬度难关的最紧要武器。这一点,从卫生部网站公布的"全国甲型H1N1流感医疗救治培训班培训教材"里,不难得知。若没有呼吸支持,其他一切治疗药物或措施,都将是空中楼阁,毫无作用。对此阶段H1N1患者而言,"金花清感方"是否具有效果,我们也不得而知。

在12月5日《焦点访谈》题为《甲流疫情新特点》 的采访中,钟南山院士也提到,"首先最重要的就是,避免或者预防这些病人进入重症、重点人群、聚集人群或者孕妇,以及有基础病,特别是心跟肺疾病的这些人群, 早期发现流感样症状,早期用药,比如像达菲、乐感清这类的,我们发现一般来说48小时之内,特别是24小时之内使用以后,可以大大减少他进入重症。第二, 真正出现危重比如需要插管、人工通气,甚至做洗肾等等这一套的话,应该是集中在有条件的大医院,不要耽误。"

事先服抗病毒药物,没效果!

按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说法,预防或治疗甲流的"兵器谱"里,目前确证有效的是甲流疫苗、抗病毒药物达菲和乐感清(Relenza)。甲流疫苗是唯一可预防甲流的手段,达菲和乐感清则是仅有的几种得到验证的缩短患病周期的药物。这段话也提示人们,若未患甲流,事先服用抗病毒药物,并不会产生保护作用。与此同时,美国CDC官方网站也申明,目前尚无任何科学证据表明草药或其 它偏方对治疗甲流有任何好处。这意味着,面对让人眼花缭乱的偏方,你大可一笑了之,不要太当回事。
事实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也提醒公众切莫病急乱投中医。在11月13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专家表示,"中药最主要的功能是干预疾病,因此没有与甲流患者密切接触的人群,没有任何症状发生的人群,都不建议提前吃中药预防。如果与甲流患者密切接触过,或者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可以服用中药来治疗,但是中药讲究辨证施治,因此应在中医的指导下适量服用,任何过度、过量的行为都是不利于健康的。"
此外,即便有"咳嗽、发热"症状,是否真有必要服用中药,也值得探讨。药物若非确证能对抗甲流病毒,服用并不一定有效。退一步讲,服用某些中药,就能预防甲流,也并无明确的科学数据为依托。

flu-shot
卫生习惯最重要

偏方这种东西,人们通常只在常规治疗无效的情况下,病急了才乱投医的。而各种甲流偏方的甚嚣尘上,至少表明两点:
其一,人们对甲流的科学认识并不足够,对其致病机理和科学预防并不知晓,以致对偏方盲目相信;其二,甲流疫苗的人群接种普及率并不高。作为预防甲流的最好手段,最初的疫苗接种多限于一线医务人员、中小学生和老人等重点人群,普通群众则是一针难求。当然,相较于甲流慌,人们对甲流疫苗安全性的担忧,也是人群接种率不高的原因之一。

在甲流慌的背景下,甲流偏方无疑成为另一种选择。很多人亦言之凿凿,声称民间偏方很有效。这又是为何?事实上,获得这种积极肯定的回答并不难。一般的,选择偏方的人更加注重个人卫生习惯。即便偏方无效,却可能因其良好卫生习惯,无形中降低了与甲流病毒的接触。

当然,少去人群密集场所活动,加强居室通风,勤于洗手,加强对衣物消毒,加强锻炼,提高免疫力,是应对常见病毒传染性疾病的一般原则,这同样适用于甲流。有疑似甲流症状的患者,主动自我隔离,及时报告并就诊,也能最大程度降低传播范围。

出门时戴何种口罩(普通手术型还是N95口罩)能有效过滤病毒,尚存争议,但依然建议你佩戴。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者就发现,佩戴口罩的学生,更容易做到勤于洗手,能把流感发病率降低50%。换言之,普通口罩虽不能防范流感入侵,但起码能培养良好卫生习惯。
甲流,像是人类的集体成长礼,没人能置身事外。与甲流的斗争里,谁都算不上赢家。病毒变异,寻的是生存之机;人类折腾,也为健康活着。人类对甲流的认识在深化,制定防范的更妙招数,微生物也能修炼升级为2.0版。

人类永远无法灭绝病毒,病毒性疾病也将与人类"长相厮守"。 准备着吧!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31 Dec 2009 05:02: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搭了身体便车的情绪》。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手头有未完成翻译稿件者不得重复抢稿)

搭了哥本哈根会议的便车,让我们继续关注气候问题,请两个人抢下边这篇长稿:《二氧化碳及气候》。一人抢这篇短的:《2 in 1的附文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小红猪]爱搭便车的情绪

Thu, 31 Dec 2009 03:06:35 +0800

译者:瓶子    原文

校对:悠扬   小红猪红花等级:3朵
clip_image002
冷若冰霜、心怀些行可能比我平常知的更有深意。吉姆·尔斯Jim Giles如是

"难道我的手就永远也洗不干净吗?"麦克白夫人一边发问,一边强迫性地想要清洗掉她心中的歉疚,因为谋杀国王邓肯这件事她难辞其咎。我们相信,她的自我厌恶感使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不洁的。

其实,比如内疚、悲痛或孤独这样的复杂情绪,它们不光出现在莎士比亚这样的剧作家的笔下它们还是肉体感觉的一部分。这类隐喻常见于多种语言的日常惯用语里。比方说英语里,当我们说"被丢在了寒风里",是因为我们感到自己被他人排斥了,类似的情绪表达在日语里叫做"一句暖语能抵三个寒冬"。

表面上看,这些关联似乎只有单纯的象征意义。实际生活里,孤独并不能真的让我们发抖,内疚也不会使我们感到肮脏。真的如此吗?最新的研究表明,这些身体感受确实会常常伴随着我们的情绪。反过来说也是一样,通过激起人们的厌恶感受,电影中的一个场景可以左右一个实验里的受试者的道德判断。

如今很多人已相信,情绪带动的身体反应是人类复杂情绪进化过程中的一部分。由于我们的大脑在进化过程中所需处理的情绪越来越复杂,理论上讲,建立新的神经机制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的情绪只是各种基本感官知觉之间的简单堆积罢了。以下实验,最能清楚地展示身体感觉与情绪以及行为之间的联系。

理不理和情接待

2006年的整个秋天,有好几组志愿者来到了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大楼。一位研究者在大厅接待了每组成员,并陪同他们一起去了四楼。电梯里,研究者在记录每位志愿者的名字的时候,会让对方帮忙拿一下自己手中的饮料杯,这个动作就像是不经意做出来的。受试者并没觉察出这个举动的含义,然而实验已经在他们帮忙拿杯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进入实验室后,40位左右的志愿者要阅读一段描写一个虚拟人物的文字,随后还要回答有关这个人物的问题。那些之前拿到了冰咖啡,而不是拿到热咖啡的志愿者,会认为这个虚构形象不够热情和缺少人情味,即便这两组志愿者读到的描述是一样的。当被要求回答这个形象的其他问题,比如他是否诚实的时候,答案就不受饮料冷热的影响了(《科学》,第322卷,第606页)。

关于身体与心理在感受温暖这方面的关联性,由劳伦斯·威廉斯(Lawrence Williams)(就职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州立大学,位于耶鲁的博尔德和约翰巴夫)领导的上述实验研究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想象一下那些被社会排斥的情形,就好像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3 °C一样(《心理科学》,第19卷,第838页)。某种程度上,这也可以解释我们是如何社交的。比方说,当我们在招待家里的客人时,通常更习惯提供客人一杯热饮而不是冷饮。

"人们在人际关系中显现出的某些行为,正反映出人们是可以体会出身心温暖之间的关系的",威廉斯这样说。

脑岛皮层是一部分沿着大脑表面褶皱分布的深层组织,它可能就是上述结果的根源所在。大脑成像显示,当人在经历身体和心理双重温暖的时候,这个区域都是活跃的。威廉斯认为,这一联系可能在人一出生的时候就形成了,并且在人生早期得到加强,特别是在当婴儿学会把来自父母的身体温暖与得到关爱和保护相联系的时候。

和虔

"真主安拉热爱那些投靠他的人们,也热爱那些在意洁净的人们",《可兰经》中有这样的语句。伊斯兰教并不是唯一把洁净卫生和心灵纯洁联系起来的宗教。基督教的洗礼仪式志在同时清洁身体和灵魂;洁净对印度教教徒也是一样的重要。

根植于大脑前额皮层的这种联系,可以对我们的行为产生意想不到的深远影响。最近的一项研究中,西蒙尼·思科奈尔(Simone Schnall)(就职于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和他的同事分别给两拨志愿者展示了中性场景,以及电影《火车污点(Trainspotting)》里的一个厕所场景(如果你还没看过这部电影,你就把这个场景想象成"苏格兰最糟糕的厕所")。相对于看了中性场景的志愿者,那些看过电影《火车污点》片段的志愿者随后会对不道德的行为,例如食人族,做出更为苛刻的评判。另一项试验结果显示,如果让一组受试者在一个肮脏的房间里闻到一股屁味,他们会产生类似的心理反应。(《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公报》,第34卷,第1096页)

麦克白夫人那样强迫症一般的反复洗手,这表明,负罪感会促使人们通过清洁自身来寻求解脱。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钟成博(Chen-Bo Zhong)和犹他州普罗沃的百翰青年大学的凯蒂·丽杰克(Katie Liljenquist),曾经要求志愿者们阅读一份第一人称的道德高尚的案件或者涉及破坏的案件。随后志愿者们被要求按照自己的意愿挑选一种家庭用品,这其中有肥皂、牙膏、CD盒和巧克力棒。结果表明,那些读过有关破坏案例的志愿者更容易选择清洁用品(《科学》,第313卷,第1451页)。

片面地看,你可以认为清洁的环境更能让人容忍他人的不端行为。然而清洁身体的举动并不会必然引发人心向善,虽然宗教仪式一直希望如此。另一项研究里,钟的小组要求志愿者们回忆他们过去做过的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在向志愿者们承诺安全和无害的同时,研究者向半数志愿者发放了用来擦手的消毒毛巾。这之后,所有的志愿者被问及是否愿意再参加另一项实验,这次是要帮助一名有抑郁倾向的研究生走出困境。擦过手的志愿者中间只有40%的人愿意前往,而那些没擦过手的志愿者里差不多有四分之三的人愿意做这件事。

其他实验表明,内疚感可以促使人们更愿意帮助他人。钟(Zhong)和丽杰克(Liljenquist)都认为,人们一旦通过清洗驱散了内疚感,他们就好像得到了可以为人吝啬的许可证一样。

遭到拒的痛苦

回想你的学生时代。你还记得当你被排挤出一个游戏的痛苦程度吗?或者当你没有被一个聚会邀请时,你是什么感觉?那种受人排斥的痛苦是切切实实的,然而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否类似于某种身体上受到伤害的滋味呢?

为了证实身体疼痛和情感痛苦之间的神经联系,洛杉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内奥米·艾森贝格尔(Naomi Eisenberger)和他的同事要求志愿者们玩一场虚拟球赛。每个志愿者都以为他们的队友是呆在另一间实验室里的,而事实上这些"队友"是用软件虚拟出来的,与此同时,程序还会在球场过程中逐渐淘汰人类球员。球赛的整个过程,每个受试者的神经活动都被磁共振成像仪记录在案。

扫描结果显示,被同伴排斥的感觉增强了背侧前扣带回皮层(dACC)的活跃性,身体上的疼痛带来的悲痛情绪也会同样在大脑里的这块区域得到反映。当人们回想起亲密同伴的死亡时,dACC也同样会被激活。(《科学》,第323卷,第890页)

这也许就解释了为何有些人在情感上遭遇彻骨痛苦的时候,会转而使用本来是麻痹身体上的疼痛的药物(例如酒精或海洛因)。不过根据列克星敦肯塔基大学的内森·迪沃(Nathan DeWall)的一项未发表的研究显示,服用药性更低的药物也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而且没有副作用。

迪沃(DeWall)要求大约40名大学生三周内每天早晚服用扑热息痛(醋氨酚),或着服用一种安慰剂。这些学生同时要每天都回答有关自己情感状况的问题。迪沃(DeWall)发现,那些服用了止疼药的人汇报自己感到的痛苦会更少。

另一项实验里,迪沃(DeWall)发给每个参与虚拟球赛的志愿者一粒扑热息痛或者一粒安慰剂。实验结果就如预想的一样,服用镇痛剂的人在遭遇球赛淘汰时,他们的dACC反射区的活动强度相对要减弱一些,与此同时他们感受到的精神痛苦也更少一些。迪沃(DeWall)目前正致力于考察这种药对临床抑郁症或焦虑症患者的疗效。"患有焦虑症的人总是在意负面评价",迪沃(DeWall)说,"也许羟苯基乙酰胺(扑热息痛)能对这些人有所帮助"。这一疗法正处于初级研究阶段,目前还并不能用来推广,不过一旦这项研究能够取得有效成果,这将给未来开辟一个有趣的研究领域。■

吉姆·贾尔斯(Jim Giles)是一位定居在圣弗朗西斯科的作家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