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三】用科学阅读现实的黑暗

Thu, 17 Dec 2009 13:30:38 +0800

《阻断暴力》

Blocking the Transmission of Violenc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by Alex Kotlowitz

Zale Hoddenbach, center, once a gang member, now a CeaseFire interrupter. He trades on his street credibility to defuse violence before it happens.

Zale Hoddenbach, center, once a gang member, now a CeaseFire interrupter. He trades on his street credibility to defuse violence before it happens.

在网络上活蹦乱跳的,除了你我,还有一大堆臭虫(Bugs)、蠕虫(Worms)和病毒(Virus)。防治这些小东西是计算机安全专家的首要任务,但很多人不见得知道,计算机学界对网络病毒传播数学模型的研究一般都是基于几十年前两个传染病医生的工作的——要知道,那时候可还没有网络呢。

而现在,又有一个医生在实践对另外一种"传染病"的治疗。那个毛病,本是芝加哥警方才需要头疼的:青少年街头暴力。芝加哥每天平均有五人遭到枪击,而枪击案是美国15到34岁间的黑人男子丧命的元凶。Gary Slutkin曾在旧金山和非洲多年行医,积累了很多防治艾滋病的经验。他的看法是,街头暴力的传播模型和那些重型病毒的传播模型是差不多的。

美国人有句话,"Idea is cheap"——想法不值钱。有想法或者有真正的洞见,都不是那么难的,关键是——"然后呢?"一个主意再伟大,终究只是个主意,如果不去试试的话。

阻止艾滋病传染最有效的方法,是把那些重中之重在爆发之前找到,迅速隔离,阻断源头。要把这个法子实践在防止街头暴力的行动中,靠Slutkin医生自己是不行的。他成立了一个"停火"(CeaseFire)组织,找来一群已经金盆洗手的黑帮老大,起名"中断者"(Interrupter),让他们从底层渗透进去。这帮当年的老大,自然消息灵通。就像文中描述的几个例子一样,街头暴力在演变成大规模恶战之前,都是小股势力之间的摩擦。"中断者"的任务,就是在恶战之前赶去劝说,斩断一报还一报的恶圈。

THE VISIONARY: Gary Slutkin saw a connection between violence and disease.

THE VISIONARY: Gary Slutkin saw a connection between violence and disease.

THE FRONT END:  James Highsmith tries to stay plugged in to Auburn Gresham, a Chicago neighborhood, where he can track brewing conflicts.

THE FRONT END: James Highsmith tries to stay plugged in to Auburn Gresham, a Chicago neighborhood, where he can track brewing conflicts.

THE BACK END: Charles Mack visiting the victim of a gunshot wound. His goal to prevent retaliation.

THE BACK END: Charles Mack visiting the victim of a gunshot wound. His goal to prevent retaliation.

街头的这些暴力团伙,自然信奉"血债血偿"这种教条。所以"中断者"们被打得鼻青脸肿地回来,也是经常的事。不过统计显示,几年下来,花了几千万美元,还是有效果的。

这个实验,也并不是没有争议。

SMALL STEPS: A CeaseFire field office in Chicago's Humboldt Park.

SMALL STEPS: A CeaseFire field office in Chicago's Humboldt Park.

比如说在某些贩毒引发的血案中,这些无间道者为了保证他们在犯罪群体中的可信度,是不会透露任何破案信息的,换言之,他们不能成为警方的线人,也因此对破案没有直接的帮助。

说到青少年犯罪,几年前的一件趣事也值得一提。话说让纽约市长谷里亚尼很自豪的一件政绩,就是纽约街头犯罪率的急剧下降。

有个统计学家却拿出一堆统计数字,让纽约市长很下不了台。他指出,导致纽约犯罪率急剧下降的更直接的原因,有可能源于二十多年前。那时,新的避孕技术刚刚问世,允许堕胎的法律也刚通过。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导致单亲子女数量减少。而单亲子女的家庭大部分都在社会底层,单亲子女长大以后更容易成为街头暴力的主力军。所以谷里亚尼先生:您的功劳可能比不过那个套套。

想要安定和谐的中国,是不是可以有所启发呢?

——————————————————————————————————

《阅读伤口》

Reading the Wounds: From Search, by Jina Moore

"阅读伤口",听上去像是部文青小说。

torture

torture

如果对这个世界还是柔情脉脉充满温情,那么,来了解一下这个:制造伤口和阅读伤口都已经成为系统的"科学",或者说是"艺术"。在这盘黑白棋上博弈的双方永不见,。但对局的结果,却要决定一个人下半辈子的命运。这些人来自世界上不同的角落,历经磨难非法偷渡到美国寻求政治避难,他们的证据是当年行刑拷打留下的伤口。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为避难者提供法庭依据的医生需要做的是,仔细对照避难者的伤口和他/她的口述,证伪或证实。他们的一句判言经常决定了避难者的去留,比法官还重要。

而拷打逼供的逼供者需要做的正相反,要在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同时,尽量保证几个月后不留痕迹。

对医生来说,证伪或证实一个普通人的口述不是特别难的事。难的是如果面前的这个避难者是曾经的刽子手怎么办??

读来让人汗毛倒立的一篇文章。那个隐蔽而阴暗的世界,我们大多数人宁愿视而不见。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torture

————————————————————————————————

《烟雾重重》

A Cloud of Smoke: From The New Yorker, by Jennifer Kahn

James Zadroga died several years after working at Ground Zero.

James Zadroga died several years after working at Ground Zero.

警探Zadroga的职业生涯——乃至他的生命——本来都有一个悲壮的英雄结尾。

一个平常的早晨,,Zadroga进城参加一个庭审,然后回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打开电台——听到了"9·11"袭击的消息。

他冲进家门,不顾已有七个月身孕的妻子的阻拦,抓起一个包就奔赴现场。从那天起的三个星期中,Zadroga一直活跃在搜救第一线。

几乎从第一天开始,本来十分健壮的Zadroga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症状,就像得了重感冒。他的身体不断恶化,咳嗽不止,几个月后不得不下岗。在这期间,Zadroga看过不少医生,但蹊跷的是,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收留这位英雄做长期治疗。时隔五年,Zadroga终于不治身亡。验尸结果显示肺部严重恶化,验尸官写道:罪魁祸首应该是在双子座崩塌现场吸入的大量粉尘。

9·11现场的大量灰尘,一直被疑为是后续并发症的主因,这使得Zodroga成为了第一个9·11现场之外的牺牲者。Zodroga的去世也自然而然地引发了一连串政治事件:Zadroga被公认为英雄,在其父(也是个警官)和纽约市参议院的推动下,成立了以他命名的基金会,为今后类似的受害者家庭提供救助。

9 11

9 11

想不到这美好的一切被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搅了局。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纽约市的首席验尸官Hirsch。他取了Zadroga肺部的样本,重新检查,然后宣布了一个惊人的结果:死者更可能是因为长期注射本应口服的"药品"而死亡。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结果暗示,大家心中的英雄Zadroga竟然在退役后成了个瘾君子(Zadroga去世前两年,他的妻子神秘自杀)。
911

911

911

911

这实在是太不"政治正确"了,如何让人咽得下去?

喜欢科学吗?要知道科学不但漠视"政治正确",而且可以非常无情无义——虽然在更多的场合,科学被绑架为文化、政治、法律舞台上不情愿的证人已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了。

至于这个老头,他自己在9·11事发之后,紧急招集同事赶往现场,建立现场验尸所。正当他和一个同事在现场的人行道上勘查的时候,第二座楼轰然倒下。他被气浪击翻,埋在废墟底下好几小时才被救出来,之后又接着在现场工作。

但这一切却很少有人知道,也和Zadroga事件的发展完全无关。

也许,在9·11漫天的尘埃中,ZadrogaHirsch曾经近在咫尺。也许他们曾经面对面肩并肩,但谁都不曾看见谁。

今天,命运把他们连在一起,又分得那么开。

ruins

ruins

————————————————————————

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这本书是《美国科学写作精选2009(Best American Science Writing 2009)》

本书一共24篇文章,都来自纽约客、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科学、Wired等优质报刊,出自活跃在一线的科学家和身经百战的记者之手,横跨天文、医学、心理等 等科学领域,写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

以后会定期在每周四放出一篇导读,里面介绍两到三篇原文,目的是希望大家保持一定的阅读节奏,努力点击竹人辛苦找到的原文链接。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一】我们为什么阅读科学?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导读二】脑中的旅程

(编辑 小姬)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17 Dec 2009 04:02: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撒小红花~~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

听名字以为与韩国有关其实完全无关。。。玛雅帝国考古文《虎山下的人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我们还想研究研究。关于著名病人H·M的两篇小文:《H·M 2 in 1

诺贝尔得主高锟英文演讲,豆瓣豆友友情提供让桔子惊呼"哇塞"的译名《亘古砂石递捷音》,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