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专题:酒说】酒屋-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专题:酒说】酒屋

Fri, 27 Nov 2009 21:57:43 +0800

snow鹅毛一样的大雪铺天盖地的从天空中落了下来,路灯散发着温和的光芒,像一只橘子远远的挂在街道之上。灯罩周围的雪花飞舞着,在暗蓝的夜色里,好像一只只萤火虫,仿佛夏夜似的,让人有点期待蟋蟀的歌声了。

"真冷呵。"我搓着手,把放在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这里的蜂蜜酒真的棒极了,身上立刻变得暖和起来。这是镇子上唯一的一家酒屋,店已经快打烊了,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别的客人。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忍不住问她:"你的酒是怎么酿的呢,像是有什么魔法似的,全身都变得温暖起来了!"

老板娘看看窗外的夜色,目光忽然变得深邃而忧伤起来,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也倒了一杯酒,在我身边坐下,缓缓地说起来她的故事:

"上一次下着这么大雪的夜晚,已经是三十年前了吧,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小姑娘,那个时候,我的父亲才刚刚去世……

父亲是一位皮货商人,他的工作,就是每年的秋天,从镇上到山里去,向那里的猎户收购动物的皮毛,就像狐狸皮啦,鹿皮啦,熊皮啦,野兔皮啦什么的,然后把他们卖给皮匠,做成大家的靴子、围巾、手套、皮衣什么的,这样整个冬天就不怕寒冷了。

这么多年来都是我和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啦。父亲总是喜欢用他浓密的胡茬蹭得我咯咯直笑,还会给我讲那些关于星星的故事啦,树的故事啦,花的故事啊……什么的。

在那之前的冬天,他收到了一条纯白的狐狸皮,那条狐狸皮多么洁白呀,就像下过雪之后大山的颜色一样,这条狐狸皮太难得了,有人出高价买去,可是爸爸把它留下来,做成了手套和围巾,送给我……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可是那一年,父亲驾着马车去了山里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围着爸爸送给我的那副手套和围巾,把钥匙挂在胸口上,关好了家里的大门,到了山里面。那些热情的山民们告诉我,你的父亲的确多呆了几天啦,收到了很多上好的皮毛,还有一条金色的狐狸皮呢!可是他也上个礼拜就走啦!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镇上了吧,你没有在路上看到他吗?

这下我着急起来,从镇上到山里面也不过三天的路程啊。急忙沿着来时的路匆匆赶回来,可是半路上,就遇到了那么大的雪。天地之间变得白茫茫一片,我也觉得越来越冷,又渴又饿,渐渐的,头昏沉沉的,眼皮好像再也张不开了,再也看不见路了。就这么沉沉的倒在雪地里,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一个山洞里,面前燃着火堆,再前面有些什么人,热热闹闹的好像在庆贺着什么,然而声音又不算大,好像怕吵醒我似的。再向外看去,外面已经是晴天了。大概是一个什么好心的商队路过救了我吧!我这样想着,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走过去想要道谢。可他们忽然安静下来,好像又有点怕我似的。

我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这一群,都是山里的动物们啊,狐狸,野兔,鹿,还有獾和狸啊谁的。他们围坐在大石块旁边,石块上堆着一些坚果,浆果干,还有些树叶和草,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只核桃壳,那是杯子吧,里面盛着透明的山枣颜色的液体,散发着奇异的香气。

那是什么呢?我疑惑的看着他们,这比我看到动物们坐在一起还要让我感到奇怪,怎么会有这么迷人的香气?那是一种好像是春天的山谷里面各种颜色的花,从山的这一篇铺天盖地地开到另一端去了,又好像能看到野葡萄挂满藤,天高云淡,空气里刮着清冽的风似的。

一只最胖的狐狸好像看到了我的疑惑,他说道:"这是酒啊,想不想也来一点儿?"

这下我才真的吃惊了,有会说话的狐狸!可能是因为知道一定是他们救了我吧,我一点儿也不害怕,于是就坐下来,"这是酒?"我艰难的发出来那个音。

"是啊,这叫做酒。你不知道吗?"狐狸睁大了眼睛。

"小镇里面从来没有过'酒'这种东西啊,"我摇摇头轻轻的说。"它是什么东西做的?"

"这些都是秋天的野果呀,把他们堆积在树洞里,到了秋天的时候,就会变成好喝的美酒了。说起来,酿酒的方法还是你们人类发明的呢。"狐狸说着。

"酿酒?"我重复着,这个词的尾音好长啊,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舌尖上起了我不知道的变化似的。

"是呀,酿酒。这些吃起来甜甜的东西,把它们放在容器里面封起来发酵,过段时间就变成好喝的酒了。"鹿解释着说。

老板娘用手搓着杯子,看着我,轻轻说:"在那之前小镇上从来没有酒这种东西,就是过往的商人也没有带过这东西来,直到现在我也是这个镇子上唯一会造酒的人吧。"

我又点了一杯麦芽酒,告诉她:"在我的国度里,造酒的方法倒是流传了几千年了。那些吃起来甜甜的,也就是含有大量糖分的食物都可以用来酿酒,譬如水果、蜂蜜和甘蔗。粮食呀这些含有很多淀粉的东西,也是可以拿来酿酒的,在那之前必须有淀粉酶帮助淀粉转化成糖分。淀粉也是一种糖呢,只不过因为结构比较大,所以吃起来才不甜。我们吃饭的时候如果咀嚼的比较久,唾液里面的淀粉酶帮助淀粉分解成糖,吃起来也会有点甜的。这些糖分转化成葡萄糖,经过酿酒酵母的发酵,就会变成酒了。"

"是啊,不过动物们虽然知道怎么造酒,这里面的原理却是说不清楚的呢。"老板娘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浮现起细细的皱纹,眼神又飘进了三十年前的那个雪夜里……

"稻谷呀,秸秆呀都是可以用来酿酒的,可惜我们不会种植那些。"狐狸搓着手指说着。"不同的原料造出来的酒,味道都会不一样的。"

"其实这酒你已经喝过一些啦,我们在雪地里面发现你的时候你都昏过去啦。我们给你灌了一点儿酒,才背到这里来的。"鹿甩了甩脖子说着,动作很轻盈。

"你一个人在这个季节里面跑到山里面来做什么呢?"狐狸问。

"没想到这些动物懂得的还蛮多的嘛!其实酒就是因为糖分被转化成了酒精而形成的。酒精在身体里面可以让血管扩张,尤其是皮肤表面的血管扩张,血液循环可以把体内的热量大量的带到体表来,这样就可以让人产生暖呼呼的感觉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要注意保暖,要不然热量大量散发,人会觉得更冷的。"我忍不住插嘴,啧啧赞叹起来。

"是啊,正是鹿把我背回来,给我盖上了厚厚的被子放在火堆旁边的。"老板娘继续说着。

"我坐在它们中间,端起小杯子喝了一口酒。那是一种多么温暖的感觉啊,就好像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喝着热汤,或者是妈妈温暖了被窝,准备了故事书在睡前轻吟。又好像是怀抱着一只纯白色的小狐狸,暖暖的,仿佛那是我的家人似的。这种感觉太温暖了,我只喝了一小口,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的父亲啊,我是到山里面是为了找我的父亲呀。他是到山村里面来收皮货,可是现在还没有回到家里面呢!"我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大哭起来。

本来还在七嘴八舌说着话的大家忽然安静下来。他们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最后是狐狸:"你说你的父亲是收皮货的?是不是赶着一架马车,马车上面用丝线系着蝴蝶结的那个皮货商人?"

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点头,可是忽然觉得空气变得粘稠的快要凝固了,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似的。

听到这里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嘴巴张的老大:"那些是山里面的动物啊,难道说……"想到这里,我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你听我说完吧。"老板娘微笑着,摇了摇头。

说话的那只狐狸,看上去已经有些年纪,皮毛是纯净的金色,眼睛里一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可是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好像还是很为难似的。他说,"不瞒你说,刚才我们喝酒其实就在因为这件事情呢,可是对你来说,也许是个不好的消息。"

老板娘的声音变得有点忧伤起来。

"我想那大概就是你的父亲吧,那天他从村子里面出来,载着我们的皮毛,结果路过前面那片树林的时候,马车呼啦一下翻进猎人捕熊的陷阱里面去了啊。那个陷阱实在是太深了啊……"那只狐狸很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这样说着。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更多了。我知道我的父亲再也回不来了……后来,他们帮我把父亲葬在了山路的旁边。那个时候雪已经停了,站在山路上道别的时候,老狐狸忽然说,"我把酿酒的方法教给你吧,还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的配方。你能不能把你的手套和围巾送给我作为回报呢?我知道这个要求好像很无礼,可是看在我们帮助了你的份儿上,请答应我吧!"说着这话的时候,老狐狸竟然把爪子摆在胸前,深深地,深深地鞠了个躬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一开始还疑惑着,为什么会忽然要这条围巾和手套呢?

"还有一条金色的狐狸皮呢!""老狐狸皮毛是纯净的金色""载着我们的皮毛""喝酒的时候好像怀里抱着一条小小的白狐似的"我忽然回想起来老板娘刚才提到的这些。忽然全部都明白了。那只小白狐,大概是他的孙子吧……)

"这些山里面的动物是多么善良啊!"一想到这些,我忍不住赞叹着。

"是的,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些救了我的,就是,就是当时父亲收到的那些啊……可是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些冬天里面,我们穿在身上的,可能都是他们的妻子,儿女,父亲啊……"老板娘的眼泪又要出来了。
"所以从那之后,我在镇上开了这家酒屋。老狐狸教给我的秘密配方,能让人喝一口酒就温暖一整个冬天,再也不用去想那些皮靴,皮草的事情了。现在小镇里面,皮匠和皮货商人都不见啦"老板娘说到这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