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0日星期五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吃的真相》重磅出击,书评征集中

Fri, 20 Nov 2009 16:30:47 +0800

20726339-1_o虽然这本书出印厂有半个月多了,但由于铺货的关系,我们迟至今天才正式宣布……科学松鼠会的第二本书,也是松鼠会作者的第一个单行本,重磅推出!《吃的真相》,云无心著,小庄编辑,封面设计张发财,重庆出版社出版!当当网已经有售,各大书店即将到货。

熟悉松鼠会网站的读者一定也熟悉云无心,他是我们中最勤奋的作者,曾在松鼠会周年庆中获得【二零零九可歌可泣亲勤勤恳恳鞠躬尽瘁俯首甘为孺子牛奖】,他关于食品科学的系列文章极受读者关注。

吃的真相》收录了云无心近几年的精华文章,可不单单是他在松鼠会网站上发表的部分。这本书编排精心,分为四部分,各部分的标题以裴多菲《爱情与自由》一诗做成谐语,分别是:"营养诚可贵"、"苗条价更高"、"若为安全故"、"偏见皆可抛"。分别从营养搭配、减肥食品、添加剂安全、搭配谣言四个方面,解读当下的饮食误区种种,不单科学,而且实用。

照例,我们推出征集书评活动,规则如下:
1)请读者自行从网络或书店购买本书;
2)请将你写的书评贴在豆瓣网,或当当网书评页面,或个人博客(欢迎都贴啊);
3)若书评超过500字,请将链接发到zhengwen@songshuhui.net信箱,留下联系方式和快递地址,即可获赠价值25元的"科学青年环保杯"(即刻起,截止时间待通知);
4)我们将从这些书评中挑选靠谱书评,每周送出5件价值69元的"科学青年卫衣"(分男女款)(从11.29这个周末起,截止时间待通知);
5)已有大量媒体在向我们征集优秀书评,我们将从读者书评中挑选部分,推荐给媒体发表。若你想让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字,除了写作要更精心,也请注意最好将文字量控制在1000-1500字左右(较适宜各媒体版面)。
6)靠谱的书评作者我们会记录之,将在第一时间获赠松鼠会的第三本书(即将在年末推出)。

chidezhenxiang

2009科学嘉年华开幕式,主持人白桦和责任编辑王曦。

作者介绍:云无心,清华大学生物学硕士、美国普度大学农业与生物系食品工程专业博士。现在美国从事蛋白质应用方面的研究。科学松鼠会最受欢迎的作者之一,长期为《新京报.新知周刊》等媒体定稿,并在《瞭望东方周刊》上开设"食色物语"专栏。

名家推荐:
我一向认为人们对于"吃什么、怎么吃"要有自己的营养主张,不能盲从或迷信于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云无心从食品科学的角度为大众剖析了"吃的真相",读完此书,你将学会用更科学和客观的态度去看待饮食问题,不至于无所适从或无端恐慌。     ——于康 著名营养专家、畅销书作家

云无心有很强的理论和实验背景,这使得他有突出的能力在食品和生物体系的研究中作出贡献。他是我在普度大学的学术生涯中指导过的最优秀的博士生之一。     ——Ganesan Na rsimhan普度大学农业与生物工程系教授

我和云无心在一个项目上有过两年多的合作……他关键性的科研技巧大大促进了我们的合作研究。     ——Mifena Corredig 2006年"加拿大首席科学家奖"获得者

花大把时间去研究饮食健康和安全的奥妙对大多教人来说太过奢侈,不如净此书与食谱一起放在厨房,科学家会用最简单的语言告诉你——这样吃就对了。     ——阿米,美食专栏作家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专题】酒说

Fri, 20 Nov 2009 16:26:51 +0800

cheer    我这植物琼浆在你体内落下

    永远的播种者播下的好种子

    好让诗从我们的爱情中发芽

    如一朵稀世之花向上帝显示

    ——夏尔·波德莱尔

1、 史军:《来杯秸秆鸡尾酒11月20 

酒说:

我像植物的精华落进你的胸膛

我是谷粒,将使痛苦掘开的沟垄长满庄稼

我们密切的结合将创造出诗

我们两个将创造一个上帝

我们将朝着无限飞翔

像小鸟,像蝴蝶,像圣母的儿子

像香气

像一切有翅膀的东西

2、  瘦驼:《动物瘾君子》   11月21 

酒说:

这头可怜的小毛驴像驾辕的马一样劳累,我要让他泛起童年的鲜亮颜色,对于这个生命的新的竞技者来说,我是使老斗士的肌肉重新强健起来的油。

3、 云无心:《酒酿家庭装》   11月22 

酒说:

我是礼拜日的希望。劳动使日子兴旺,酒使礼拜日充满希望。胳膊肘支在合家团聚的桌子上,挽起了袖子,你自豪地歌颂我,你的确心满意足。

4、BOBO:《谁能千杯不醉》  11月23 

酒说:

酒和人是两个斗士朋友,时而搏斗,时而讲和。战败者总是拥抱战胜者。

5、 YoYo:《穿过我的神经的我的酒》  11月24 

酒说:

对我来说,待在一个正经人的胸膛里,比待在忧郁冷漠的酒窖里好得多。

这是一座快乐的坟墓,我在那里热情地完成我的命运。

我把劳动者的胃搅翻了天,通过一座看不见的台阶,我登上他的大脑,表演我的难度极大的舞蹈。

6、  黄庆:《从啤酒泡泡到陶瓷蛋糕》  11月25 

酒说:

一位认真的音乐家为了创作一部喜歌剧,应该喝香槟酒,他可从中发现这种剧所要求的发泡的、轻松的快乐。

7、 哈林:《酒吧物理学家》  11月26  (剧透下:八卦版的龙舌兰酒制钻石) 

酒说:

人啊,我亲爱的人,

我想为你唱一支充满友情的歌,

一支充满快乐、光明和希望的歌

——尽管有玻璃的牢房、软木的插销。

我绝不忘恩负义;

我知道是你给了我生命,我会报答你。

 

————————————啥也不说了谁都知道这是分割线————————————

在史上扮演重要角色的酒面前,多少文字都是单薄的。索性让酒自己说吧,感谢波德莱尔。

我来插播些题外话:

这次的酒专题,编辑很不靠谱,通知得仓促收稿又紧急,但每位松鼠都没怨言,好得让人不好意思。

"才子,诗人,愤青,想法总有创意,观点总是独特,口吻总会幽默(媛儿语)"的米国普度大学物理男哈林是第一个交稿来的,作者声明:"除倒数第二自然段外,本文虚构成分较重,请在地理学家和物理学家指导下完成阅读。"BTW,指导者最好多一位伍迪艾伦的粉丝。

随后是黄庆,他从啤酒泡泡经由绿茶又联想到了充满气泡的陶瓷蛋糕。这位在米国加州戴维斯分校做材料学博后的"材迷"牺牲了周末休息的时间,还帮忙自我催稿:"一会儿就把稿件发给你,怎么也要把债还了……感觉像杨白劳过年啊。"

首日放出的文章来自植物学博士史军,他千不该万不该说错了一句话:"我来写个酿酒植物吧",从此,这位《牛顿科学世界》的编辑为了工作连加3天班到9点,还要应付我不时催稿,最后说:"再等一小会啊,写多了,收不住。"

上海的神经生物学女博士YoYo(她是本期专题作者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在紧张的研究工作和学车之余(祝她顺利拿驾照!),又乖乖跑去查阅资料。想知道神经系统对我们酒量的影响、酒怎么壮胆怎么乱性为什么不能酒后驾车?期待YoYo的文章吧!

上海的麻醉学博士BoBo(……你们魔都人的ID……)不满意之前的旧文:"我再多查查资料,写细致点。"喝酒脸红者要小心?饮酒基因决定酒量?酒醉无药可解?听BoBo怎么说。

云无心(这一位是不需要介绍呢不需要呢还是不需要呢?)的稿件前一天才想起来催促,明天专题要上线了噢。今早来看,稿件已经稳躺在邮箱里了。

还有长期在烟台出差的瘦驼。瘦驼,要做个酒专题,你有写过相关的文章么?有。发来吧。好。……就这样,大家不久会看到他笔下的动物瘾君子们。

……

同时进行的还有另外一项工作,期间涉及到请大家发来所有的旧文。很多松鼠都是素未谋面,二话不说,就打包发来。

刚过去不久的,是嘉年华;再往前,是周年庆;再再往前,是去年4月那场书吧里的聚会,留下了被四处转载、大家一齐仰望的那张照片。另外,还有很多次,是远方的松鼠来到北京,或大或小的聚会上,见面只需报上ID,一朵微笑、一次握手或一个拥抱,大家就是无话不谈的旧友了。

songshu1

songshu2

songshu3

(你能认出几头松鼠?)

很多松鼠都被问过:你们松鼠会做到现在,依靠的是什么?

答案有很多,我高举的题板上会写着"信任"。很喜欢这样一句话:"信任的道德基础所起的作用是,把我们与那些不同于我们的人联系起来了。"

对的,是信任。从2年前的今天,十几位科学写作者成立了内部论坛,到越多越多不明真相的朋友要求加入这个团体,是信任让我们走到一起,并将走下去。

亲爱的松鼠和松鼠的朋友们,愿你此刻身边有酒,大家干一杯吧!——今天,没有什么比得上喝酒人的快乐,除了酒的被喝的快乐。

By波德莱尔·杨杨

 

过往文章链接:

桔子:情人节葡萄

偷拍:核爆炸与葡萄酒的年份鉴定

云无心:法国悖论-饮酒是否有助健康

BOBO:法国悖论,其实你也能做到

小红猪:醉酒的秘密

云无心:废西瓜,制药造酒精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专题:酒说】来杯秸秆鸡尾酒

Fri, 20 Nov 2009 16:21:26 +0800

jiu1绍兴的黄酒师傅说:"鉴湖的好水和江浙的好米是好黄酒的精髓。"

法国的酿酒师说:"波尔多的阳光和土壤造就了完美的葡萄,也成就了顶级的红酒。"

德国的啤酒屋老板说:"德国的大麦芽和啤酒花,让慕尼黑的啤酒成了绝世佳酿。"

生物工程学家却说:"只要是葡萄糖构成的东西,我们都可以把它变成美酒。"

如今的饮料世界让人眼花缭乱,咖啡有小粒大粒、粗磨细磨之分,茶有红、绿、乌龙之别,但仍没有哪种饮料的种类能跟酒相提并论:咖啡固然不同,但终究是咖啡树的果实;茶尽管有别,也都是茶树的叶片;美酒,却是不同植物不同部位的升华。

种子带来的琼浆玉液

在我国,关于酿酒起源的传说中,"仪狄作酒"大概是流传最广的一个。

故事的说的是:在"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的精心治理下,国泰民安,粮仓殷实,一位叫仪狄的人向大禹进献了自己酿制的美酒,一个不小心,大禹喝高了,睡了一天一夜。结果好心的仪狄非但没有获得赏赐,反而落了个误国误民的骂名。

传说的真实性无法考证,不过它传递给我们一个信息:酿酒的必要条件之一是要有充足的粮食,倘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那用粮食这种奢侈品酿酒无异于痴人说梦。粟3粟4

尽管传说中并未提及酿酒的原材料,但我们仍能推测,大禹喝的酒八成是用小米酿制的。没错,就是那种可以熬成金黄色的小米粥,如今被奉为高档杂粮的小米。那时候,生产小米的作物——粟是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主要农作物,从平民到首领吃的都是小米饭,而现在的主要作物小麦,那会儿还在小亚细亚的河谷里晒着太阳呢。作为最早被人类驯化的作物之一,最初的粟不过是一些籽粒稍显饱满的鼠尾草。如今,在阿富汗的田地里还能看到很像鼠尾草的粟品种。

在这一时期,在鼠尾草不甚丰富的长江流域,聪明的古人发现并培育了另一种谷物——野生稻。经过不断的筛选,那些籽粒饱满,容易收获(野生稻的籽粒是随时成熟,随时脱落,偶尔有个体成熟后的种籽依然保留的穗子上)的个体被保留了下来,成为栽培水稻的始祖。

当然,充足的粮食供应只是一个必要但不充分的条件,从淀粉到乙醇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这中间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把淀粉转化为糖。

据说我们的高山族同胞还保留着一种传自远古的酿酒方法,在酿酒前,将蒸熟的米饭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再封入坛中。在唾液淀粉酶的作用下,淀粉转化为糖(我们细嚼馒头时能感受到甘甜,就是这个原因),进而转化成美酒。不过,这种方法只适合小批量地制作供家庭享用的酒水。

后来,人们发现了高效的淀粉糖化"工具"——生活在小麦籽粒上的曲霉可以产生纯正高效的淀粉酶。正儿八经的麦曲在西汉就出现了:将小麦做基底的酒曲的引入,使淀粉更高效地转化成糖,谷物酿酒进入了光明时期。

时至今日,从"茅台"到"绍兴黄酒",在酿造过程中,仍保留着小麦制作酒曲的传统。从这点上看,虽然小麦在任何一种酒原料中都不是主角,但它统帅和指挥着制作酒精的"微生物工人",堪称酿酒大片的导演。在酒曲的帮助下,很多淀粉丰富的原料都被放进了酿酒窖池,也就有了后来的高粱酒、玉米酒以及红薯酒……等等。

其实,发芽的种子(麦芽)自己带着降解淀粉的工具——淀粉酶。当然这种酶不是为了人们酿酒准备的,它的本职工作是为种子萌发和幼苗生长初期的能量搬运工——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将储存在种子淀粉中的能量释放出来,首先就要把淀粉分解成细胞可以利用的葡萄糖。不管怎样,人类盗用了这种酶后,酿酒工艺的确大大简化了。

顺便提一下,最早的洋酒就是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用出芽的大麦酿制的,考古学家称其为"啤酒"。不过跟如今喝的啤酒还不是一回事。

想知道更详细的?请稍等,耐心看到最后。

葡萄的优雅升华

只要淀粉粉变成糖,剩下的事情都交给酿酒酵母好了。

00089405

长江黄河流域的人们还在使劲折腾种子里的淀粉的时候,大自然早就酿好了美酒,并且稍加改进就成了古埃及人的标准饮料,这种美酒的原料就是葡萄,在植物学家眼中,它们就是一嘟噜携带了酿酒酵母的葡萄糖。再没有比这种葡萄糖含量可以占到干重20%以上的果实更合适的酿酒原料了。

如今的标准酿酒葡萄品种都是从欧洲引入的,但是葡萄却是个大家族。它出现在地球上时,各块大陆都还连在一起。后来,随着板块漂移,葡萄家族也分了家。

欧亚大陆和北美大陆上多是野生葡萄的身影。早在公元前5000年,高加索南白和波斯湾周边地区的人们就开始收集野生的葡萄了,当然,那时可能只是作为食物。

葡萄糖和酿酒酵母,葡萄本身携带了生成美酒的两大要素,所以只要葡萄果粒成熟,果皮破裂,渗出的果汁在酵母菌和空气的作用下,就会产生葡萄酒——不过,这个过程发生在葡萄树下,还是在收集葡萄的陶罐里,目前尚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人们喝了天然发酵的葡萄汁,会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一身轻松。好了,那就多收集点葡萄来发酵,葡萄酒就这么出现了。

其实,产生醇类物质对葡萄传播种子有利,可以向动物表明大部分果实已经酸甜适口(其实是藏在果实里的种子已经成熟,急着远走高飞),可以开吃,招引动物从远方赶来,加入进餐和传播种子的行列。

不仅葡萄,苹果、梨等含糖量丰富的水果在成熟后期也会产生乙醇(买回来的苹果放得时间长了就会有酒味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有不少地方用苹果进行酿酒,苹果酒曾经一度是美国开拓者的饮用量最大的酒类饮料。

在我国古籍中,有很多关于猿猴酿酒的传说,内容不外乎"猿猴采集了不少野果堆积的一个石洞里,后经雨水或泉水浸泡成了美酒,后来被砍柴人偷偷享用了"。

猿猴是否有意而为,尚无法考证;不过,自然界中的确有不少动物会酿酒,只不过地点不在石洞,而是他们自己的肚子里。看过《上帝也疯狂》的同学一定还记得这个情节——在非洲纳米比亚沙漠里,当一种称为玛鲁拉树的果实成熟时,大象、狒狒、野猪都竞相前来赴宴,这种果实的丰富糖分就在他们的肚子里发酵了,这帮享受果实的家伙也酩酊大醉。

甘蔗汁液引发的狂欢

最近,脑子里总回荡着"朗姆酒",仔细想想,原来是每天在公交车上听到肯大叔的新款鸡腿推广——"这是加勒比海著名的朗姆酒,不仅好喝,还能用来烹饪美食"。相信有很多同学会跟我一样,回家先去查阅朗姆酒是什么东西。

从广告片上看,那些澄清的液体,显然跟葡萄酒和啤酒不是一家子,不过,跟咱们的二锅头也不是兄弟。因为它的原料不是五谷,不是水果,而是甜蜜蜜的甘蔗茎杆。

甘蔗

甘蔗的老家在热带亚洲的太平洋岛屿上,后来被引种到我国和印度。公元642年,才被阿拉伯人带到了地中海地区,又过500年,欧洲的骑士们才在叙利亚尝到了这种"不会飞蜜蜂、也有蜜的芦苇"。

不过西亚并不是喜好湿热的甘蔗的理想种植地,遥想当年,从地中海进口到欧洲甘蔗糖可是相当金贵的调味品,在贵族的餐桌上,蔗糖也是可看而不可尝的摆设。后来哥伦布把甘蔗送到了加勒比海地区,甘蔗终于找到了生长的天堂,好在甘蔗种植是个纯体力活,不需要什么技术,只要把砍成段的甘蔗插在土里就可以等着收获这些"甜芦苇"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工业化的制糖过程了。在当时,提炼蔗糖都是靠加热甘蔗汁蒸发水分,最终使蔗糖结晶出来。这种方法到最后总有一些含高分子的残液无法继续加热,否则会炭化。在早期,这些残余的糖稀或糖蜜只能用作焦糖,但后来,新英格兰的殖民者发现,可以用以酿酒,朗姆酒于是诞生。

朗姆酒朗姆酒酿出即卖,没有储存期,因此辛辣刺喉,加上价格低廉(原料廉价),很受生活在艰苦环境的水手和海盗的青睐,有的船长甚至用朗姆酒为水手发工资。兰姆酒迅速在大西洋水手和加勒比海海盗中风行开来。

可以看出来,朗姆酒最初就是个制糖的副产品,直到后来,人们找到了甜菜这种可以在温带种植的"产糖机器",才将甘蔗从制糖产业链中解放出来。朗姆酒的生产用上了上好的甘蔗汁,增加了储存醇化期,改善了口感,最终成为配制鸡尾酒必不可少的原料。

除了给人提供饮料,甘蔗还为汽车提供饮料。巴西汽车消费的乙醇燃料都来源于甘蔗。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甘蔗也是不可多得的高效酿酒植物。

不过,甘蔗能提供大量的糖做为酒精的原料,但是在制作过程中,占生物量绝大部分的纤维素都作为残渣填进了焚烧炉或者被抛进了垃圾堆,那这部分能不能利用起来呢?

 秸秆也能制酒喝

进酒吧,酷酷地对酒保来一句,"杨树酒加冰,摇的"。

这正是生物工程学家所梦想的场景。

与淀粉和小分糖来相比,植物中以纤维素形态储存的能量更多,每年收获的玉米和稻谷,50%-60%的光合产物都被抛弃在秸秆里,更不用说那么多只长纤维不结种子(实际情况是种子太小,我们没法收集使用)的禾草。

但是,将葡萄糖从纤维素里"解放"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单单是把纤维素从秸秆中提取出来就很困难,目前常用的氨解法,就是利用氨水的作用将纤维素水解,然后在用酸来中和多余的氨水,然后才在纤维素里加纤维素酶。才能分解成葡萄糖,然后才能被发酵成酒精。不过,飘荡着氨味的酒,恐怕是不会有市场。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科学家正试图利用基因工程继续培育将植物茎秆中的纤维素直接"撕碎"的细菌——不过,希望这些东西不会跑来对付我们的纯棉T恤。如果控制的得当,那些生长在盐碱地里芦苇,我们路旁需要更换的白杨树的都可以用来酿酒了。愿未来的某一天,这地球上只要有绿色的地方都会有相应的美酒。

好了,闲话少说,先老老实实来杯二锅头吧。

不可或缺的1%

最后插一句,酿酒过程中除了谷物、葡萄和甘蔗这些主料,还需要一些辅料。不过人参、梅子、杜松子可不算,它们在酒中充其量也就是个调味品。

回到第一节的问题了。前面说到,最初的苏美尔人的啤酒不算真正的啤酒,那是因为他们还不会向啤酒中添加啤酒花,所以他们酿的啤酒大概是甜的,想来会更受女孩子欢迎。

怎样才算是完整的啤酒?向发酵的麦芽汁中加入啤酒花。

啤酒花啤酒花是大麻科葎草属多年生蔓性草本植物。(大麻?嘿嘿…等等!暂停想象!)

虽然跟大麻沾亲带故,它里面可没有四氢大麻酚(让人成瘾的主要成分)。啤酒的苦味主要是由啤酒花中的α-酸(由葎草酮、辅葎草酮等组成的化合物)和β-酸(蛇麻酮等组成的化合物)引起的,这些物质能够抑制微生物繁殖,延长啤酒的保质期。

更重要的是,正是这些苦味物质让啤酒有了特殊的清爽感觉和细腻的泡沫。在1519年,德国的巴伐利亚,威尔海姆公爵四世将啤酒花定为啤酒的法定"添加剂"(纯属中性词,切莫恐惧),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除了直接添加在酒里的成分,外围部分也相当重要。在目前红酒制做中过程,橡木桶陈酿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当然,这可不仅仅是我们把玻璃瓶白酒换个瓷瓶追求文化品位那么简单。橡木特有的内在品质是成就葡萄酒的关键一环。一方面,橡木木材疏密适中,在保存酒体香气的同时,又可以允许一部分氧气进入,让桶内的红酒充分发酵;另一方面,与很多树木类似橡木中也含有大量的酚类、醛类和单宁等次生代谢产物,这些产物不仅丰富了红酒的香味(比如说糠醛就有杏仁香味),更重要的是单宁可以笼络住红酒中那些不稳定的色素,使得红酒呈现出令人愉悦的颜色。

橡木桶也是葡萄酒的关键成分  白橡

橡木桶的木材来源于壳斗科栎木属的不同种类。法国的卢浮橡、美国白栎以及我国的小叶橡都是制作橡木桶的优良材料,当然不同树种的木材结构以及次生代谢产物的差别,会影响到葡萄酒的口感。至于孰优孰劣,还得看个人喜好了。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南方都市报:人人都爱"微公益"

Fri, 20 Nov 2009 10:52:10 +0800

编者按:这篇文章的背景,是联想启动的"联想青年公益创业计划"。科学松鼠会和多背一公斤等团队,被联想选为榜样项目,带动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到公益创业的队伍中来。(点击这里,可以看到姬十三在活动中的报告哦)
——————————————————————-
小时候的童话书如果你不想要了,郊游的时候带上它们吧,送到偏远学校孩子们手里。这是多背一公斤的创意,5年来,认同这一理念的驴友们已经将爱心传达到700多所学校。

耳机线为什么容易打结?同样是从冰箱取出的草莓和巧克力,为什么草莓吃起来比较凉……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科学松鼠会成员却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科学传播出去"流行"起来。

生活在贵州的乡村妇女有一双传统工艺刺绣的巧手,却仍在贫困线上下徘徊。中扶利民为她们请来大山外的设计师,让刺绣产品也时尚起来,卖到城里去。1000多名接受培训的妇女就这样为自己的家绣出财富。

这三个迥然相异的例子,却有个共同的名头——— 公益创业。

lianxiang

一个创新的想法,加上一份浓浓的爱心,激发出无穷的力量,让我们以"公益创业"这种新的方式,去施展才能、关爱他人、实现自我。敬请关注"联想青年公益创业计划",开创一个与众不同的精彩未来!

做公益,我能你也能

从1889年钢铁大王卡耐基发表《财富的福音》以来,我们似乎已经默认了这样一个事实:所谓公益、慈善只是财富在"社会团体"内的再分配。所以,我们一边指责李光裕、黄石们捐钱太少,一边自己照样与公益"绝缘"。

"公益创业",就为普通人提供了一条走近"公益"的通路。像多背一公斤、科学松鼠会等,他们的创始人就是由普通的白领、大学毕业生"转身"而来。

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还记得维基百科吗?维基百科也是一个自由、免费、内容开放的百科全书协作计划,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自由书写他们的"十万个为什么",携手构筑了目前全球最大的网络百科全书。

所以,首先我们需要一个聚合的平台,让"微不足道"的付出通过每个自发的个体,渗透到公益需求的每个角落,而这些一旦汇聚到一块,就能构成你公益创业"广阔市场平台"。

多背一公斤就是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让参与活动的人们像书写维基百科一样,自由组合活动,分享孩子们的需求信息。在多背一公斤的网页里,有网友们通力协作"拼"成的地图,只要轻点鼠标,你就能轻松找到目的地的学校地址,自己"多背一公斤"便完成一项公益行为。

你甚至可以挑战星巴克

当你的"微公益"平台搭建完成,你就要考虑这个平台如何实现持续的问题了。这好比设计你的"盈利模式"。

虽说走进公益创业的时代,但别以为戴上公益的帽子,靠着人民群众的一点"恻隐之心",就能让你的组织持续运转!现在全国民政系统登机在册的公益机构两三万家,这还不算上以公司形式登记的公益创业公司。在这样的"买方市场",如果你的模式不够吸引力,照样没人为你埋单!

Room-to-read(读书屋,room toread.org)创始人当年选择离开微软,在全世界给孩子创立读书屋。他写了一本书《LeavingM icrosoft toChangethe W orld》(《离开微软去改变世界》),介绍他的经验,在创建的过程中,他运用了在微软学到的管理营销能力,为的是让读书屋组织除了拥有特蕾莎修女的大 爱,还要具备像星巴克那样的可成长性。

所以公益创业一样是智力含金量颇高的创业,你的商业头脑一样派得上用场。

在这一期为你介绍的案例里,像优爱助盲、中扶利民,他们更多的是靠专注运转好自己的"产品",从而在商业企业或者个人那里获得"收入",这不仅维持了自身的持续运转,还使他们能让自己更独立自主地去实现"自我"。只有这样,属于他们的公益品牌才会深入人心。

最后不得不提醒已经心潮澎湃的你,就像风险投资选择商业项目的原则永远将创业者摆在考察的第一位那样,公益创业的成功与你的坚韧和毅力也不无关系。

在一次与记者的闲聊中,多背一公斤的安猪告诉记者:他一年的时间有三分之一在旅游,三分之一在陪父母,只有剩下三分之一是在工作。"这就是我梦想的生活啊。"在座的记者们忍不住尖叫起来。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二氧化碳的全球通缉令

Fri, 20 Nov 2009 09:00:05 +0800

clip_image002谁是那个最著名的全球通缉犯?谁现在是人人喊打必欲除之而后快?谁让人类恨得牙根痒痒想要将它掐死在襁褓之中?本.拉登?那你就孤陋寡闻了,现如今让全世界超越了种族与地域的界限而同仇敌忾的,是二氧化碳。

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是人类活动排放出的二氧化碳造成了气候变化,各国政府、研究机构、公益组织都在设法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包括发展风电、水电、太阳能等排放二氧化碳少的能源项目;研究更清洁的技术设备;号召大众选择更简单的生活方式等等。除了这些将敌人消灭在摇篮里的方法,还有一类广受瞩目的技术——碳捕获与封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简称CCS),寄希望于将已经或即将排出的二氧化碳捉拿归案,以免它们出去惹是生非。

人类社会经过三十余年的研究与实践,现在发展出了追捕二氧化碳的三步曲:围剿,学名"捕集";押运;和永久羁押,专家叫"封存"。

捕集——挑肥的地方下网

就像捕鱼要去鱼群活动的范围一样,全球的火力发电站是排放二氧化碳最密集的地方,占到了人类活动排放二氧化碳总量的四分之一,研究者们通常都在这里下手。火力发电站的化石燃料,包括石油、煤、天然气等,燃烧后排放出混杂着氮气、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各种粉尘杂质的烟气。

这些尾气中,个别的不是污染物,比如氮气,完全是随着燃烧充氧的过程混进工厂的,处理尾气的设备奈何它不得,也不需要奈何它;大部分虽然没有温室效应,但是污染物,比如二氧化硫,危害植物叶片和人类呼吸系统,还造成酸雨,一定要用脱硫装置处理掉,当然,这些技术目前已经很成熟了;再比如一氧化碳,是燃烧过程中氧供应不充足产生的副产品,但对生物体的毒害作用很大,还是光化学烟雾的重要参与者,想解决它,就需要在燃烧阶段下点功夫,多赶点氧气进去工作;另外还有一些不是气体的东西也随着气流逃了出来,比如像煤里的硫化亚铁这样不能燃烧的东西,是需要用后面的除尘装置拦截下来的;除此之外,才是温室效应的主角,二氧化碳。

要想在这一群一哄而散的乌合之众里面二氧化碳提溜出来,绳之以法,就是科学家施展拳脚的机会了。

clip_image004

一种分离方法是利用它们各自不同的气化温度和压力,在一个高压塔里进行分馏。这在任何电厂只要配置相关设备都可能实现,不过因为要维持高压环境,运行成本不菲。

还可以将烟气通入Ca(OH)2或者NaOH的溶液中,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就会和碱液反应而被截留下来,然后把这个溶液再改成酸性环境,在不同的pH值下,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就会分别释放出来。这个方法的问题在于会产生强酸强碱的废液,治理需要费用;而且反应速度比较慢,反应过程控制的不好分离出来的气体就不纯。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把打酱油的氮气提前解决掉,在化石燃料燃烧前,通入反应器中的就不是空气,而是纯度较高的氧气,这样就不用为氮气和一氧化碳发愁了。不过高纯氧气的价格又成了发电厂的紧箍咒。而且这种设备是需要加在燃烧装置之前的,已经建成的电厂就够呛能用了,又是一重限制。

不管怎么说,获得了高浓度的二氧化碳,下一步就是把它们押送到牢房了。

相比于围剿和羁押,押运算是简单的步骤,二氧化碳装在高压大罐里,用火车汽车轮船都行,因地制宜,如果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还可以铺设管道。

运到哪里去呢?我们给二氧化碳定的是无期徒刑,它需要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地方。

封存——哪里够格做阿兹卡班?

想要二氧化碳不再为祸人间,可以对它进行肉体,或者精神的囚禁。把它关在一个幽深的囚室里,比如地下几百上千米的油气田孔隙、咸水层、废弃煤井、深海海床…或者,制造一起包办婚姻,让它跟金属离子结合成碳酸盐,或者和无机元素化合成有机物。

把二氧化碳注入油井最早是为了提高油田的采收率,如果不采取特殊措施,一个油田在采油机的作用下最多只能有一半左右的原油能抽提上来,另外一半赖在地层里不挤兑不挪窝。于是采油厂会往里面注水、加表面活性剂增加水里的溶油量,或者送二氧化碳来把地里的油压出来。对于天然气田也可以用这个方法提高采收率。温室效应成为全球环境问题之后,这个经济行为被赋予了高于经济价值的新意义,人们发现甚至可以把这些碍眼的气体放到废弃的煤井,或者用不了的地下咸水层里。当然,如果放到深海海床下,有两层被盖着,(地质结构和深海)似乎就更稳妥了。

clip_image006

这些天然的或者人挖的大坑似乎解决了大麻烦,但科学家的天职就是质疑,它们也的确存在问题。深层高压结构似乎是给二氧化碳施加着无法挣脱的束缚,可一旦在某些情况下,负责羁押的摄魂怪开了小差,放出来的可不是哈利.波特温柔的教父。人们最担心的是地震对地层结构造成破坏后的井喷,和地层中没有发现的裂隙暗度陈仓。

还有一部分科学家致力于撮合二氧化碳和各种物质结合。如果能够摸清双方的口味(反应发生的条件),聘请高效的媒婆(催化剂),前景也很诱人。

地球上广泛存在着钙镁硅酸盐,比如硅灰石CaSiO3、橄榄石Mg2SiO4、蛇纹石Mg3Si2O5(OH)4等等,这些物质本来就可以在自然条件下缓慢的与二氧化碳反应,如果增加媒介物质,控制反应条件,俩人腼腆的恋爱过程可以被缩短到几小时。被离子键抓住的二氧化碳想离婚绝对比逃出阿兹卡班更难,那种大规模的越狱事件更不会出现。甚至有一小撮科学家正在想办法拉拢二氧化碳和固体废弃物,让垃圾里的金属离子发挥余热。

另外有些科学家则致力于撮合二氧化碳和氢气,两者结合后有望成为甲酸、甲醇、甲酸甲酯…或者让二氧化碳与烯、炔、酚发生反应,生成的物质可以用做各种化工原料。人类将绝大多数的石油当做燃料烧掉了,其更重要的功能——化工原料同时在被极大的浪费。如果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倒也不错。

撮合一门婚事无论怎么说也是不大容易的,需要大量的财力、物力,最后还不一定能成功。所以尽管婚姻关系对二氧化碳的束缚能力更强,却因为材料和成本的限制而难以规模化。

科学家们摇摆在肉体束缚可能的集体暴动和精神束缚的昂贵造价之间,不得不承认CCS技术目前还飘渺的仿佛海市蜃楼,只停留在做做现场实验的阶段。相信科技的发展最终会把这一梦想变得如海水淡化般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但我们发烧的地球还能等到那一天再来拯救吗?

还是套用一句老话,要想cool,少开汽车多种树~~~

参考文献:

1. 四月,碳捕获与气候变化的未来——气候酷派媒体研修班回顾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15395.html

2. 古欣, 给地球降温的妙招:把二氧化碳沉入海底,科学24小时。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