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5日星期四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咸鱼,吃还是不吃?

Thu, 05 Nov 2009 20:07:05 +0800

鼻咽癌是一种发生率很低的癌症。在欧美国家的发生率在十万分之一左右。但是,它却分外偏爱华南地区的人们。数据显示,华南地区男性中它的发生率在十万分之十到二十之间,女性中也有十万分之五到十。在广东的某些地区甚至高达十万分之五十。

1970年,有学者提出这一现象可能是三种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基因不同、过早感染EBV病毒和食用咸鱼。EBV是一种比较广泛的病毒,并非华南独有,也就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至于基因,有一些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华南地区的人移民到了美国、加拿大等地之后,还保持着鼻咽癌的高发生率;但是他们的后代,发生率就开始下降了。研究者认为这是由于这些移民后代逐渐放弃了祖辈的生活方式所致。所以,基因因素也就不那么引人关注。

研究的目光集中在了咸鱼身上。不过膳食对于癌症的影响,研究起来并不容易——起码,不能拿人做对照实验。多数的研究都是"病例-对照"调查。做得比较完善的是1986年发表的针对香港青年的调查。那项研究找到了250名鼻咽癌患者作为"病例",让他们各自提供一名很年龄相近、性别相同的亲戚或者朋友,这样得到了250名没有鼻咽癌的"对照"。通过问答的方式,让他们提供工作和生活方面的信息,并且通过他们的母亲了解他们儿童时代的饮食构成。最后,这项研究获得了127组"病例-对照"数据。通过分析这些数据,发现导致鼻咽癌的最显著因素是儿童时代食用咸鱼。当然,这并不是说吃了咸鱼就一定会得鼻咽癌,而是如果儿童时代吃咸鱼会让得鼻咽癌的比例大大增加。在对所收集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之后,这项研究的作者认为"香港青� �中的鼻咽癌患者有90%以上是吃咸鱼,尤其是儿童时代吃咸鱼导致的"。其它的 几项"病例-对照"研究也支持了咸鱼增高鼻咽癌风险的结论。所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把中国式咸鱼列为第一类致癌物,意思是它对人体的致癌能力有充分的证据支持。在小鼠实验中,类似的结果也可以被观察到。

为什么咸鱼,尤其是中式咸鱼,具有致癌能力呢?据推测,咸鱼是鱼经过高浓度的盐腌制的产物,中式咸鱼有脱水的步骤,在这个过程中会生成一些亚硝基化合物。这些亚硝基化合物,比如亚硝基二甲胺,在体外实验中显示了致癌性。但这些亚硝基化合物诱发鼻咽癌的机制则还不清楚。不过,人类判处一种食物"致癌罪"并不需要完全水落石出的证据,前面的那些"病例-对照"研究和动物实验就已经足够定罪了。在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专家组发布的《膳食、营养与慢性病防治》中,明确指出有充分致癌证据的膳食因素分别是肥胖、酗酒、黄曲霉素和中式咸鱼。我们通常津津乐道的那些洋"致癌食物"反倒榜上无名。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咸鱼这样的食物会"致癌"。一方面,这些东西是传统、天然、没有经过工业加工的。我们又很容易把古人"不知道得了癌症"混同于他们"没有得过癌症",于是很纯真地相信祖先们吃的东西就是安全的。另一方面,鼻咽癌这样的病发生率很低,即使是广东的那些"高发地区",发病总量也是很低的。十万人中的一个还是几十个,对于现实生活中的感觉来说,可能没有什么差别。

对于多数吃咸鱼的人来说,并不会就此患上鼻咽癌。科学研究的结果只是告诉我们:经常性地吃咸鱼,尤其是在儿童时代经常性地吃,会把一种"很小的可能性"放大十几倍。具体到个人,是避免这个增加十几倍以后依然不大的可能性,还是享用咸鱼的美味,才是人们应该把握的"选择权"。现在,你又怎么看那些洋"致癌食物"呢?

(发表于《新京报》  文字编辑:拇姬)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宅专题]实验室里的宅生物

Thu, 05 Nov 2009 08:18:28 +0800

每栋实验楼里总有些传说,关于生物楼,流传最广的就是,在那附近,蛇虫鼠蚁横行,都是些见识过七十二酷刑后越狱或者穿梭出来的亡命之徒。楼宇周围很弥漫着一股恐怖气息,让女生不敢涉足。

不过我们实验室在环境学院,并未沾染上生科院那边彪悍的民风,反倒养出了一批宅生物。下面这几位,终日淫浸在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和谐气氛之中,或者死心塌地,或者有贼心没贼胆,都准备将自己的小窝宅穿。

大型蚤,此君胖胖的身躯上长着两只比例明显不配套的小爪,还非要用这两只柔弱的枝角扮演翅膀的角色来支撑肥硕的身躯在水里翱翔,其结果可想而知,稍不努力便会沉底。只能不停的挥动小爪,获得些微向上的动力,于是便仿佛在水里一跳一跳。别看叫她大型蚤,得分跟谁比,其实身高不过两毫米,腰围却要三毫米还多。从身形来看,倒和跳蚤有一拼,于是得了个蚤的混名。来人看到她们奋力跳动的情景,再一听名字,自然就会脱口而出"跳出来怎么办?"殊不知,莫说跳出来,就是有时候换水,个别运气不好的没随着水流出去,挂在了烧杯壁上,就只能在那大眼瞪小眼,全无办法。

clip_image002

我游~我游!哪怕肚子上有条缝!

说到她,就要提提孤雌生殖。这小东西,只要生活条件好,就只养女娃不要男孩,她们肥硕的肚子实际是由两片透明的甲壳拢住的,生活条件好的时候,一俟成熟,甲壳打开,小女娃娃们就从缝里游了出来。只有当水里没啥吃的了,生活开始艰苦起来,才会在甲壳靠背部的位置形成黑色的卵,换壳的时候掉落在水中,伺机孵化。这时孵出的,才会有男有女,严格的贯彻着穷养儿富养女的指导原则。在我们实验室,她们从来不愁吃喝,所以养在我们烧杯中的,是一群标准宅女。

也是因为会孤雌生殖,她们才成了理想的实验动物,如果捉住一只使劲喂,生下来的子子孙孙在遗传上就都是稳定的了,实验误差会小很多。每每有师弟师妹刚来实验室,用大型蚤做实验不顺利找我们帮忙分析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是一个妈生的吗?"

大型蚤养的多了,一时间用不了,我们会把她们分配给一群小饿狼——斑马鱼。这群家伙本是寻常家里都能养的观赏热带鱼,因为实在是很皮实耐活,被科学家们拿来做了模式生物。每次大型蚤被投下去,大伙就会变得很兴奋,全然不管刚刚用过膳,一扭一扭誓将所有鱼虫子捉拿归嘴。无奈樱桃小口,大一些的就吞不进去了,却还不停地追逐,直到双方都筋疲力尽。每每将大型蚤都消灭掉后,都只能腆着胀到濒临鼓裂的肚子,支着两只合不拢的侧鳍,沉在水底,任你敲缸,只是不理,除非使劲的搅搅水,才不情愿地挪挪窝。

clip_image004

看!有人偷拍~~

鱼自然是心甘情愿的宅在窝里的动物,可如果把小鼠也看做宅生物,不免有些蹊跷。小白鼠们的确无时无刻不梦想着笼子外的世界,尽管我们在笼子外面又包了一层一厘米宽的方格网,仍有不死心的不停的把头卡到了方格里,等着饲养员把自己拽出来。直到~~~~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某只Michael终于顽强的咬开了监狱的一角,这大概是多少年来,它们的爷爷奶奶,太爷太太爷以来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情景,大家迎来了自己短暂生命的精彩时刻。(好吧,我承认,当时在笼子里没有Michael,我们实验只用雌鼠。是的,我们实验室性别比例严重失衡。)

第二天,我们打开屋子,一众站在笼子上面望着我们:"外面的世界不过尔尔,你们是打算把吃的放在外面还是笼子里?"我一直在想,那一晚,它们究竟走了多远,看到了什么,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难道就因为是被做机理研究的人饲养着,它们也承袭了这种好奇心,而全然不顾应用价值?

clip_image006

耶~~出来啦~

自从小白鼠事件未经激烈的追逐和火爆的枪战,未动一兵一卒就悄然平息之后,我们实验室的邻居们的担心就转移给了另一种模式生物——蚯蚓。他们开始想象着,某天早晨打开门,眼前爬满蠕动着的暗红色虫子,将是何等恐怖的场景。

蚯蚓其实是颇具反侦察能力的动物,它们无法健步如飞,但爬的蛮快,而且懂得如何巧妙地运用拟态逃避追捕。被我提审的小家伙,有时就在我被师妹们的话题吸引转身投身八卦事业的功夫,就从我眼前消失掉了,在我把实验台翻个底朝天,甚至怀疑有没有必要追出屋的当口,赫然发现它将自己捋着白瓷盘的沿抻成了一长条,已然容颜枯槁,乍一看以为是磕掉块瓷。它明明知道,自己爬不了十米就会干死,仍然宁愿自由的死,不愿屈辱的生。可这些让人对因其对自由的追求心生敬意的动物,一旦回到它们的home, sweet home,一头扎进拌着香甜的牛粪、冬瓜、豆渣的土里以后,所有那些存在的意义都不再在考虑之列。蹲在土筐旁,你可以听到带着水气的沙沙声,那是它们在里面心满意足的穿梭,蠕动,享受美味,肆无忌惮的宅着。

最后,不得不提到一种著名的宅生物,它们是上述宅群落的建群种,就是常年以实验室为家,吃住学习娱乐在实验室里的硕士博士们了。关于此物种具体的形态特征及宅行为分析,请参看"宅专题"系列文章。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抢稿小红猪

Thu, 05 Nov 2009 05:05:00 +0800

RedPig-shadow

请继续关注小红花制度!!撒小红花~~请看小红猪翻译小分队新一期:

当一只小红猪穿起来是红的》,今天上街记得穿红哦~

请到以下英文全文抢稿贴后留言抢稿

再见《萤火虫》;《高智商?我看你挺傻的

你也许会喜欢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