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HIV疫苗守望者

Fri, 25 Sep 2009 15:19:24 +0800

今儿一上线不久,有位美女就提醒看到新闻,说满世界的HIV大进展呢,一狗,原来是这么一则:据新华社电 美国和泰国研究人员24日共同宣布,双方合作开发试验的一种"联合疫苗"可以将人体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降低31.2%。这是人类首次获得具有免疫效果的艾滋病疫苗

真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啊!

为了赶这个趟儿,显示我们反应迅速,我找了一篇以前写的关于艾滋疫苗研究的文章,这就贴上。希望是抛砖引玉,马上有更加懂行的松鼠跟进。

 HIV4

作为人类所能拥有的最有效的公共卫生安全手段之一,疫苗帮助我们把天花从这个星球上扫地出门了,也差不多在脑灰质炎身上完成了同样的伟业,不过,迄今仍有大批无法用疫苗控制的传染性疾病出没在我们周围:登革热、埃博拉、C型肝炎、疟疾、SARS、肺结核……这份长长名单上,HIV可能是最最令人不安的名字。

2005年全世界新的艾滋病感染者达到了410万,2001~2005年间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增长人数为100万——人们早就发现,凭借现有的治疗手段根本控制不了它那毁灭性的渗透侵蚀,即便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死亡,但情况如此复杂,并且费用急剧上升,对那些贫穷的艾滋病重灾国家无疑是一个无法承受的负担。

 

 

三部曲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能够得到有效的疫苗。以往,疫苗要么是用活性减弱至不能引发疾病的病原体、要么是用死去的或者没有繁殖能力的病原体制成,由于它包含原病原体的生物特征,但不具有那么强烈的感染性和破坏性,所以人体接种后能够在安全的条件下形成针对原病原体的抗体。后来基因技术的出现,又给疫苗设计带来了另一个方向,就是选择性引入病原体的部分基因,这样能够大大降低整体引入的风险。这个方法最初实现于一种乙肝疫苗的开发,那是在1984年,HIV病毒能够引发艾滋病被确认后不久,科学家很快想到,这也是一条研制HIV疫苗好法子。

把设想运用到实践中去,需要经历三部曲:概念-合成-试验,一路上随时遭遇拦路虎。首先遇到的困扰就是人们还不十分清楚HIV的传递机制以及人类免疫系统对此的反应,于是也不能确定疫苗当中应该包含有HIV病毒的哪一部分,并且,是以什么方式存在。19世纪,法国化学家、微生物学家和免疫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1822~1895年)找到了狂犬病疫苗,但他并不真正了解这其中的机理,只是通过不停地试验、不停地出错才获得成功。时至今日,这种瞎打瞎撞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多大改观,HIV疫苗的研制仍然维持着经验主义独步天下的局面,所以疫苗设计者对试验的依赖当然是不言而喻。

hiv5

一旦在实验室中合成了符合预期结构的候选疫苗,它就将被投入一系列的试验并逐步得到增强,开始在老鼠身上进行,然后轮到猴子。但是,动物模型尽管有一定作用,却不见得带来终极解决。事实上,唯一能和人一样被HIV感染的动物只有黑猩猩,但感染多年并不患病,而且它是稀有动物,不可能大量用于试验。而猴子是不能HIV感染的,它们只会被HIV的近亲,一种叫做猿免疫缺损病毒(SIV)的病毒感染,SIV在猴子身上引起的免疫缺陷症状与HIV在人身上引起的症状相同。于是科学家制造出了一种HIV和SIV的杂交种SHIV,这比使用SIV模型有了一大进步。

能够确定一种疫苗是否有效的方法只有进行人体试验。

能够进入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也只有很少一部分,试验分为三期,每个阶段都需要志愿者。Ⅰ期仅仅涉及几十个人,初步测试安全性和免疫反应,时间为12~18个月,较容易实现。Ⅱ期的规模扩大到几百人,这个阶段主要研究免疫系统是否对疫苗产生反应,以及如何反应,持续2年。Ⅲ期进一步达到几千人,将在统计意义上决定疫苗是否有用,持续3~4年。目前全世界共有39个艾滋病疫苗试验正在进行中,仅3种进入了第三个阶段。

这几年还发展出了一个Ⅱb期,也称为"原理测试"阶段,算是补基础研究之白。

对于成熟的疫苗来说,第四阶段的试验也是不可忽略的:这是在一种疫苗已经获得了使用准许之后,鉴定其在控制条件以外是否真正有效,有效期有多长,有神么副作用。

在进入人体试验之前,研究者需要花一到两年时间去了解在哪里开展会比较合适,他们通过公众团体搜集各种信息,如一个地区的感染率和每年的新增比率。一般来说,试验总是选在感染高危人群中进行,招募自愿者主动参与,给他们分别注射疫苗或安慰剂(但本人并不知道注射的是哪一种)。在疫苗试验过程中,研究者仍然会提醒志愿者要注意使用现有的防范措施,如安全套、杀菌剂和干净的针头。因为,没人敢说疫苗是有效的。

 此路不通

有效的疫苗能唤起人体的免疫系统进行自发有效的抵抗。免疫系统指一套识别并清除引起疾病的病原体的机制,它能够分辨出什么是入侵者,什么是自家人,并通过免疫反应来摧毁入侵者。人体主要有两种疾病特效免疫系统: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前者通过造出抗体蛋白,在血液中认出特殊的病原体如HIV,从而抢在它感染人体细胞之前就抑制它的活性。后者是在病原体感染了细胞之后产生的免疫反应,它的作用是认出并销毁已经被感染的自体细胞,这样病毒失去了存活条件,就不能复制增殖进而感染其他健康细胞了。

很多科学家相信对于HIV疫苗来说,两种免疫反应都是很重要的,但迄今他们还没有任何办法在非实验室条件下引起抗体反应即体液免疫。在上个世纪80年代,按照以往其他疫苗的惯例,早期的艾滋病疫苗研究几乎把所有的主意力都集中在引发抗体反应上。有一种思路是制造出HIV病毒包膜的次级结构,经过纯化后把它当作疫苗来使用。不幸的是,虽然这些次级结构在实验条件下引发了抗体,但却未能对从感染者身上取得的病毒产生抗体。根据这个想法做成的疫苗,有一种已经深入到人体试验Ⅲ期,还是不得不以宣告失败告终。

要让人体对HIV病毒发生抗体反应,实在难如登天,这是由病毒的一些特性所决定的:它具有异常丰富的分支,能够快速变异,让免疫细胞来不及识别;强大的适应性使它有办法隐藏抗体可附着的抗原成分;它能与细胞发生结合,潜伏起来免受攻击,直至适当条件下被重新激活;它破坏对免疫反应至关重要的CD4+细胞;更恐怖的是,部分抗体甚至能助长HIV 的感染。

多年下来屡战屡败,此路看似不通。

当时有人注意到,在两种人身上存在着奇特的免疫现象:一种是长期暴露在HIV环境中却保持HIV阴性的人,称为长期暴露血清反应阴性者(exposed-seronegatives,ESNs),包括一些伴侣是病毒携带者的人,一些性工作者,以及一些接受携带者母亲哺乳的婴儿。另一种称为"长期未发展者"(long-term non-progressors,LTNPs),他们是HIV阳性者,但一直没有出现免疫缺陷,有的已经感染了20年以上,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症状,他们血液中的病毒水平也非常低。研究发现ESNs和LTNPs对HIV有细胞免疫反应,但并无抗体反应。

这个事实促使不少研究者调整了原来的想法,意识到第一个艾滋病疫苗或许是一种与传统疫苗不同的疫苗。大多数疫苗从抗体反应入手用来防止感染,而第一个艾滋病病毒疫苗可能需要从细胞免疫入手,将用来防止或延迟受感染人群的发病。如此,一个新的概念——部分有效疫苗——应运而生。

方案种种

疫苗设计中的重大主题就是决定让这种疫苗针对HIV的哪一部分引起免疫反应。免疫系统所具有的抗原提呈细胞(antigen presenting cell)往往能自行将病原体蛋白"划分"为各个片断,称为抗原基。HIV总共包括9个基因(env,gag,pol,nef,tat,rev,vpr,vif,vpu),它们都可以成为免疫系统的目标,HIV疫苗研制中,好几种抗原基都被引入过,当然并不是引入得越多越好,更多抗原基固然可以避免遗漏有用的部分,但这同时也意味着疫苗的设计和制造都变得更为艰难复杂。并且载体也有一个"合作"限制——它们不可能无限地接长病毒片断。例如Merck公司的Ad5疫苗就选用了3个:gag,pol和nef,他们的依据来源于一些感染者身上的特效T细胞反应,分析认为这几个基因成为目标的几率较高。

hiv_virus

HIV病毒

另一个促使他们作出选择的理由是这几个基因在几种HIV亚型中的变化性较小。HIV变体繁多:在北美和欧洲地区发现的HIV病毒大多相似,被称为B亚型;在非洲,A、C、D亚型较常见;几种不同亚型混合的情况称作流通重组形式(circulating recombinant forms,CFRs),比如泰国地区,人们原以为当地较为广泛的是E亚型,后来发现是一种A亚型和E亚型的混合体,命名为CFR01-AE。HIV在全球的多种变体给疫苗研究带来了极大挑战,因为能够辨认一种亚型的免疫系统未见得能辨认其他亚型。因此比较常见的做法是将重心置于在各种亚型中形态都较稳定的基因上(就实际情况而言,env最善变,而gag还比较老实)。之前众多候选疫苗都针对B亚型,现在针对其他亚型的疫苗研究也逐步增多了。

如今,基于各种思想设计合成的HIV疫苗可谓五花八门——

DNA疫苗  这种疫苗包含了部分HIV基因和一些无害细菌的DNA(称为质体),1989年第一次制造出这种疫苗的时候,很多研究者相信它几乎带来了一场疫苗革命:它不仅在老鼠身上引起了免疫反应,而且生产起来既简单又便宜,还不需要冷冻保藏,这么多好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果然,接下去就出问题了,它在人身上没有取得任何有意义的效果。但是有一部分科学家一直没有放弃DNA疫苗的思路,希望能够找到某种办法来。现在采取的做法是把它和其他疫苗配合使用,如最初使用DNA疫苗,几个礼拜后用一种活性载体疫苗来推进。

活性载体疫苗  它使用一种无害病毒作为载体将HIV病毒的一部分载入。病毒载体都有它的利与弊,这取决于它的特性,如能够"运送"多少病毒,感染哪一种主体病毒,在主体中存活多久,增殖的难易程度如何。有一种使用减弱了的感冒病毒腺病毒的疫苗大概是最有希望的活性载体疫苗,已经进入了"原理测试"阶段。另一种基于鸟类病毒金丝雀痘病毒的疫苗从1994年开始进行试验,目前进入了Ⅲ期。另一种利用了减弱的MVA病毒,该病毒的近亲被用来制造天花疫苗。新的载体还包括VEE病毒,它能够感染免疫反应起始阶段的重要辅佐细胞——抗原呈递细胞;AAV病毒,它在主体内的存活时间较长,能够引起更强的免疫反应。有的实验室也使用减弱了的真菌,如酵母菌,南非的科学家们甚至在开发植物型载体,希望它们可以用来口服。

肽疫苗或脂肽疫苗  它包括HIV病毒的一些片段,可以是最能引起免疫反应的一段。然而早期的肽疫苗候选者都被否决了,因为引起的免疫反应微不足道。眼下法国的一个研究团队制出了和脂肪分子相连的肽链,看来此举有助于增强疫苗的致免疫力。有一种肽疫苗已经进入了Ⅱ期试验。另一种则用来作为金丝雀痘病毒疫苗的辅助,Wyeth公司也开发了一种肽疫苗。

值得一提的还有治疗性疫苗这个概念,它是针对被病原体感染的无症状携带者或已发病者而应用的一类新型疫苗,在某种范围内,因为目前对艾滋病患者采取的治疗方法和疫苗研制都致力于去实现HIV特效T细胞反应,这一共同之处使得科学家综合病原学与免疫学理论并结合应用提出了新的研究领域。

治疗型疫苗还没有出现过完全成功的先例,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课题,在已经进行过的同类型研究当中,急性炎症性皮肤病带状疱疹(herpes zoster)疫苗取得了不错的进展。Merck公司的Ad5疫苗正在进行两项治疗型试验。一种在载体上仅仅编入了单个抗原基,一种编入了3个抗原基,研究的目的是确定慢性感染者接受过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之后在中断期间能否自行对病毒的复制产生控制。

最近,好几种候选疫苗都首次进入了治疗试验,包括GSK公司的一种引进nef/tat/gp120等基因的疫苗,VRC公司的多质体疫苗,还有Wyeth公司的一种接入了细胞因子1L-12和1L-15的疫苗,它们都只是作为辅助。单独作为治疗药物进行研究的疫苗只有Dermavir,它几乎包含了HIV的整个基因组,在短尾猴身上引起了强烈的T细胞反应,目前刚刚进入第Ⅰ阶段人体试验。GSK的GW825780也是治疗型疫苗候选,但还没有真正在感染者身上开始试验,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使用了一种特殊的设备,叫做基因枪或者颗粒介质表皮装置。基因枪将DNA质体涂覆到细微的金粒上,然后将这些颗粒"射"进皮肤。它的最大潜能是有可能直接引起抗体反应而非细胞反应。

 放手一搏

长久以来,只有少数药品公司参与了HIV疫苗的研制,这和疫苗受到的重视和资金投入不够不无关系,正应了比尔·盖茨的一句话:"只有当政府出资的时候,市场才会为穷人服务。" 不过,说归说,信不信邪是另外一回事。盖茨赞助了IAVI,接下来的5年中会有2.27亿美元的投入该领域。

HIVtrialmap

世界各地进行艾滋疫苗人体试验的试点分布

这场金钱、人才投入浩大无比的持久战,我们已经打到了什么阶段呢?

AIDSVax完成了大规模的试验,虽然没有获得成功,但是研究者认为它的意义还是非凡的,从该试验以及其他研究中得到的经验可以用于指导今后工作。本次大会关于HIV疫苗的一个卫星会议上,专家认为临床试验中有希望的候选疫苗是Sanofi Pasteur/VaxGen和Ad5。在泰国开展的Sanofi Pasteur是第一个"基于团体"的致敏强化研究,第一个美国政府赞助的Ⅲ期研究,也是目前志愿者队伍最庞大的一个,拥有16000名志愿者。

Thailand AIDS Vaccine

在泰国举行的HIV疫苗试验被寄予厚望

Merck公司的Ad5疫苗目前还处于大规模的原理测试阶段,这是第一个大规模的HIV疫苗原理测试,在艾滋病病毒疫苗试验网络(HVTN)的指导下展开。截止2006年7月31日,已经有2079人参加了此试验,其中1/3为女性,这些志愿者分布于美国、加拿大、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波多黎各、牙买加、秘鲁、巴西以及澳大利亚。

放眼全球范围,更多的候选药物正处于临床前测试及小型阶段和试验阶段。已经取得的结果,基本上都让人失望。有人预言,也许最终的出路还是要回到抗体反应上来,但需要找到更好的病毒包膜。

HIV疫苗研究近几年在公众策略上已经有了长足进展,得到了更广泛的支持。如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决定出资让杜克大学的Barton Haynes领衔的HIV/AIDS疫苗免疫中心集中力量放手一搏,这支信誓旦旦地发出了打倒拦路虎宣言的组合,是一支由精英组成的综合研究团队:阿拉巴马大学的George Shaw,他的专项是急性或早期HIV感染中的抗体反应;Joe Sodroski,对HIV包膜缩合物结构了如指掌;Norman Letvin,他在短尾猴身上用SIV病毒做了很多工作。他们能否带来转机?就让时间说明一切吧。

 

帖士

世界为何需要HIV疫苗?

目前的艾滋病防范受到了各种条件的制约:在性别上的不平衡,女性尚无保护自身免受感染的方法(这一情况随着女用安全套和杀菌剂的开发推广会得到部分改善);预防用品的供应不规范;知识和可获得的东西并不能改变人的行为方式,比如谁都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但全世界的烟民并不因此减少,同样,想要让他们那些艾滋病高危人群发生持续的行为改变非常困难。

 部分有效HIV疫苗

目前有两种方式定义部分有效HIV疫苗,第一种定义相对容易理解,就是能够在一定人群中对部分人起到保护作用、而对另外一部分人没有明显作用的疫苗,这种情况是可能发生的,人的免疫系统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因此也影响到人对疫苗的反应能力。比如早期Salk公司生产的脑灰质炎疫苗,就只有60%的有效性。另一种定义就是,这种疫苗不能完全起到阻止病原体的作用,但是可以降低疾病的破坏程度。

在目前的HIV疫苗研制领域,后一种定义下的品种得到了更多关注,这是因为目前进行临床试验的大多数候选疫苗都致力于引起细胞免疫,这种免疫只有在HIV侵入人体并且感染了目标细胞之后才能被激发。所以,疫苗无法在第一时间将HIV病毒阻止从而避免感染,却是在感染了之后设法增强免疫系统的能力,去和病毒作斗争,它通过降低病毒活性和保护HIV进攻的人体免疫细胞(CD4+T细胞)等来实现控制病毒的数量增长。

部分有效疫苗可以让感染者活得更长,延迟他们不得不进行药物治疗的时间。病毒携带数少的人具有的感染能力也更低,这对于防止大范围的HIV流行至关重要。

本文已刊发于《新发现》杂志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美丽专题】计算机计算机,谁是最美的女人?

Fri, 25 Sep 2009 13:03:15 +0800

《白雪公主》里面爱美的王后经常问魔镜:"魔镜魔镜,谁是最美的女人?"如今,这个险些为白雪公主带来灭顶之灾的魔镜又回来了,只不过它摇身一变,成了计算机软件。

以色列Tel-Aviv大学的Eytan Ruppin教授带领他的团队开发出一款能够为女性魅力打分的软件,它可以像魔镜一样为你的长相打分。量化女人的美丽,这种令人类都很头疼的事情(男生们 想想上课时偷偷为班上的女生打分的经历),但对于计算机来说,却显得并不那么困难。

对于计算机来说,一切都是0和1。为了能把美女的相貌特点转换成0和1,Ruppin开发了一种自动的引擎,能够从照片中自动标出眼睛、嘴唇,眉 毛,和头部的轮廓等84个面部特征点的坐标。坐标,对计算机来说,那是非常好吃的。同时,该引擎还自动对照片中不同部位的头发和皮肤进行采样,将它们的颜 色值和光滑度转换成0和1。

images通过这个引擎,Ruppin实现了"色即是01"的和谐局面,接下来,就需要教给计算机什么是美。Ruppin收集了91位年龄、肤色基本相同的美 国女性的面部照片,由15位男评委和13位女评委按照自己的感觉,分别对每一张照片打分。然后,他们将这些照片转换成数字模型,并和与之对应的分数一起, 输入支持向量机(简称SVM,一种模式分类算法),对它进行训练。大家可以把SVM想象成这样一个东西,它可以根据不同照片的得分,总结出一套分辨美女的 统计学规律来。经过训练的SVM,就好比王后手中的魔镜了,只要让它温柔的目光注视一下你的脸,它就会嘿嘿一笑,打出一个分数。

女人的美丽,就这样被0和1代表了,我不禁想到黑客帝国里面的香嫩的牛排,不过是一组数字。如果将来我们真的需要依靠数字和机器来表示美,那样的世 界还会美吗?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可避免要忍受一些机械和单调,但要是连美都变得单调了,可以用机器来审美了,我想不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值得人类留恋 的。

王后的魔镜,无论是童话还是软件,只会带来冷酷,而同样冷酷的,还有另外一项研究表明:美丽,无非就是平均化。研究者使用计算机,对多名志愿者的照 片进行平均,得出一张长着平均大小的眼睛、平均高度的鼻子的脸。然后统计发现,更接近于这张"平均脸"的面孔往往评价更高,所谓美丽,只是平均化而已。这 样一来,连人类本身的审美机制也被表示成数学过程了。道德经说,道可道,非常道,那么如果"美可道",它是不是就"非常美"了?如果我们能够用方程求得一 个最美丽的女人,我倒宁愿相信"方程"只是一种花的名字。

然而,方程是真真切切摆在面前的,科学的世界总是需要运转。问题在于,当我穿过明媚的阳光,看到篱笆上开满了牵牛花,在每个花蕊上都落了一只蓝蜻蜓 的时候,我不想知道这幅画面的美丽程度计算值。我们只拥有科学的世界是不够的,还应当有一个诗意的世界,趁现在,多感受一下身边的美吧。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美丽专题】达尔文的美女

Fri, 25 Sep 2009 13:00:54 +0800

538394089_b38fb4a225在T型台上,一个个骨感模特飘然而至,而时尚杂志封面上,则是一个个电眼美女,向读者亮出精致的五官。伏尔泰说,魔鬼眼中的美,就是一对角,四只爪子,和一条尾巴。按照他的观点,美是相对的,因此一个几内亚人的美是黑得油亮的皮肤、深陷的眼睛和一个扁平的鼻子。那么,上面提到的时尚界美女标准是否只是传媒制造的神话,甚或像有些人说的,是西方人后殖民文化入侵的产物?

拜现代的研究手段所赐,我们能对如此复杂的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探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从社会学与进化论的角度再一次审视了人类女性美的问题,得出了许多有趣的结论。

达尔文的美女

进化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使用田野调查的方式,探究各个民族的相同点与差异。这些对异质文化的探寻,就像一面镜子,往往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了自身。跨文化研究与进化论相结合,使用了这样的思路——如果某种现象在各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或民族中都有出现,往往意味着现象来自先天或本能;而如果在不同人群中某一现象差异很大,则可能是社会历史文化的影响。

女性美与繁殖和性的巨大关系,自然引起了进化心理学家的关注。Buss的研究表明,与女性一样,男性也希望异性伴侣是聪慧、善良、健康和善解人意的。但同时,男性的择偶机制又与女性有着很大的差异。进化心理学家引入了繁殖价值这样一个概念,指一个人在未来可能拥有的孩子的数量。一个马上要进入婚育年龄的少女显然比年过四十的女性有着更高的繁殖价值,较低的年龄和很可能更好的健康意味着她能在未来生产许多孩子。另一方面,繁育力概念则表示实际的生育能力,一个25岁的女性要比一个16岁少女有着更好的生育力,因为她的生育力正在顶峰,可以生出最多的健康婴儿。这些因素潜在地影响着人类男性的性选择。

Buss在1989年的一项研究中探究了37种不同文化的男性性偏好,所有男性都偏好娶更年轻的女子,平均下来,理想的妻子要比自己年轻两岁半左右,部分文化中这个年龄差还要大些。而之后的两项研究很好地补充了这一结论:那些年长男子寻求的配偶要更小,例如,五十岁的男子在征婚时理想配偶甚至要比自己小十岁到二十岁;与此同时,青春期男性的理想配偶则要比自己稍大。心理学家认为,这种在各个文化下都出现的现象背后,是男性在选择那些拥有旺盛生育力和良好繁殖价值的女性。哪怕今天一些地区生育已经不是婚姻的首要因素,这种力量仍然激荡在我们的血液中。

外貌的影响则是另一个佐证了,Symons的研究表明,外貌特征和行为特征是男性检验女性繁殖价值的重要线索,丰满的嘴唇、明亮的眼睛、光亮的皮肤和秀发,美好的步态以及生动的表情,这些都是男性眼中美女的重要标准。而这些标准显示出高度的跨文化相关。Cunningham在199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亚洲人、西班牙人、黑人和白人在对女性照片打分时,有着高达0.93的正相关,与西方媒体的接触程度没有影响打分,而更大范围的研究显示,从非洲南部直到美洲北部,许多民族都对女性美有着非常一致的评价。看来,伏尔泰错了,这是一个寰球同此美丑的世界。甚至更有甚者,给2-3月和6-8月的婴儿呈现按照成人标准打分的女性图片,在那些美女上,婴儿注视的时间显著的长于非美女。不论道德论者的调子多高,人之初,我们都是色小孩。

黑人女孩不会得厌食症吗?

据说,达尔文和弗洛伊德的理论让人从神的造物沦落到动物的表亲,而性本能又通过进化论的新形式得到了奇特的复活,然而这次的复活却是建立在严格的实证研究基础上的。可是,也千万不要低估社会文化的影响。

厌食症是一种多见于青春期的饮食障碍,如果一个人已经低于他/她标准体重的85%,仍然担心过胖,就可能是患有了厌食症。这种疾病的患者一开始可能是在吃过东西后服泻药或催吐减肥,不吃东西,最后可能不愿或无法进食、呕吐,甚至因为体重过轻而危及生命。曾经演唱过《Yesterday Once More》的歌星Karen Carpenter就可能是因为这种疾病不幸去世。

在美国,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多数是青春期少女,对自己的体型非常不满意,希望通过不断的减肥让自己更有魅力,甚至已经非常瘦了仍不自知,审美观非常病态。有调查显示,患病的女孩主要是白人,往往出身家庭较好,性格比较严于律己。相较之下,男性则很少患病,患病人数仅相当于女性的十分之一。尽管有人将致病的凶手指向基因,大部分研究者还是认为,罪魁祸首是大众传媒和社会对于女性美的期待。1992年的统计发现,很多女性杂志都在谈论减肥,但男性阅读的期刊并非如此。在这种社会文化下,甚至有调查显示出这样的结论:女性对自身身材的期望在男性看来却是过瘦的,没有吸引力的。

跨文化观点在这一次也将矛头指向了社会文化因素。Coganet等人在1996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美国的佛蒙特大学的学生和非洲的加纳大学学生中,男生曾经节食控制体重的人数比例基本相同(美国5.3%,加纳6.1%),但美国女生有43.5%曾经节食,而加纳女生只有13.3%。同样,对于男性身材的审美,两国学生基本相同,而对于女性,美国女生则偏好更瘦的体型。

在美国国内,情况是相近的,许多调查显示,黑人女孩对自己的身材较之白人女孩更为满意,同时,只有白人女孩认为胖人是愚蠢、没有吸引力的。1996年Crago的调查显示,黑人妇女更不容易患饮食障碍。

这样的情况,心理学家和教育工作者往往从社会文化差异作出解释。在加纳,女性的身材和财富是正相关的,瘦弱的女性正在受到贫穷的折磨,而富态的身材,则是优越生活的象征。相同的文化因素可能在非洲裔美国人中仍然具有影响力。对于白人,则是一种病态的体型观念影响了很多人。

看来,所谓肥环瘦燕的故事可能有着真实的历史文化背景,时代和地域变迁对于女性审美有着巨大的影响。

大大的眼,性感的唇

仔细看看杂志封面上的美女吧,神经科学的研究表明,当男性注视美女图片时,脑中的付隔核就会激活,而注视漂亮男性图片、一般男性图片和一般女性图片时都没有这一反应。付隔核是脑中犒赏通路的一部分,当它激活时,往往意味着人在感到愉悦或欣快,而这种愉悦或欣快对于形成动机有着重要意义。

那么,这些让男性大脑运转不已的美女面孔有什么特点呢?根据Cunningham的研究,似乎两类面孔最有吸引力:一是孩子一样的可爱面孔,拥有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小下巴,似乎有着婴儿面孔的特点;另一类则是成熟女性特征明显的面孔,有着丰满的嘴唇、略长一点的脸、眉毛和颧骨也更高挑。针对各国娱乐界的研究发现,这两类面孔在不同文化的明星中经常出现。

有研究者对大量的面孔进行计算机合成,发现越是多的面孔合成在一起,得到的新面孔就更有吸引力,2张脸合成出的仅仅是普通人,32张脸就可以合成出美女。这可能是因为平均化的面孔遮挡了之前面孔中的不规则处,也可能是这张平均脸非常对称,而对称正是一个人健康的标志之一。

一些科学家将合成脸的实验继续进行,得到了与Cunningham研究相近的结论。他们让被试改进一幅自己理想的美女面孔,之后将40副这样的面孔进行合成;同时抽取20个平均年龄为20岁的女性面孔合成。结果显示,二者差异非常小,都很有吸引力,不同之处只在于,理想合成面孔脸更短,下巴更小,同时嘴唇更丰满也更小巧。

Cunningham研究的面孔可能指向两种因素,一类娃娃脸面孔意味着更低的年龄,同时也是更好的繁殖价值,另一类成熟女性面孔则暗示了旺盛的生育力。那么,计算机合成的美女则表现了以上两者的特点。怎么样?各位追求个性的女士,现在是否也想要一张"平均脸"了呢?

美女,进化与文化的女儿

一本畅销爱情小说使用了《基因决定我爱你》作为书名,确实,心理学的研究揭示了人类复杂行为背后秘密的进化线索,每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背后,都有自私基因隐隐的压力;同时,社会文化的巨大力量也塑造着我们的观念,据说,看一看腰臀比例,就能判断一个年轻女性出身的阶级,但在美国和加纳,这个比例完全不同。

也许女性对于这种结果并不满意,那么不妨看一看进化心理学中女性择偶标准的研究,以及社会文化对于男性身份认同的建构。只是不知道,一种政治不正确是否能抵消另一种。我个人倒是建议,在这样一个世界,拉紧爱人的手,过上幸福的生活更为要紧一点。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道理同样获得了大家的认同。

超删节版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

图片出处:NMCIL ortiz domney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美丽专题】永久的橘皮组织?

Thu, 24 Sep 2009 16:02:47 +0800

原文 By Katherine Harmon (出自科学美国人网站)翻译: Fujia 校对:fwjmath

有些人认为润肤霜可以祛除这些膨胀的"毒物",而有些人则信誓旦旦宣称需要昂贵的治疗步骤。什么是橘皮组织?它是否可以永远消失?医生来告诉我们它到底是什么。

is-cellulite-forever_1

生成橘皮组织的刨面

is-cellulite-forever_2

正常组织的刨面


橘皮组织横截面:当脂肪推动连接层(图示为灰线),皮肤表面会出现起伏,这便是橘皮组织。

乡村奶酪,蜂窝组织,月球表面。无论何等名称,它都惹人讨厌,尤其当脱下冬天厚厚的大衣与棉裤,换上亮丽开放的春夏装,却赫然发现橘皮组织悄然出现,足以令人抓狂。

这种文化带来的焦虑给许多美容产品厂家与医疗美容师带来了巨大利润。不断涌现的产品与手术允诺可以发现并消灭大腿、臀部、手臂与胃部堆积的赘肉。但针对橘皮组织的神奇杀手至今尚未出现。

显而易见,在这个"肥胖恐惧文化"流行的时代,连珍妮弗•洛佩兹和金•卡戴珊的丰乳肥臀都可被非议,这种明显的浮肉堆积当然更是广受厌恶。橘皮组织并不只折磨标准身材的女孩,它也纠缠着骨感身材,甚至那些爱美如命的青春女孩。研究者与医生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去寻找抚平这些凹凸皮肤的方法。他们试遍了从激光到咖啡因霜等各路招数,却均告失败。大家依然束手无策。

除了彻底抛弃我们现有文化对美的标准,究竟有何方法可以解决这些惹人心烦的凹凸累赘?我们采访了整骨疗师丽奥奈.比松,请她帮我们找到解决橘皮组织烦恼的方法。比松在纽约经营一家美塑诊所(专业于注射顺势疗法浓缩物、维生素或药物治疗橘皮组织)。她在2006年曾出版《橘皮组织治疗》一书。

(以下为编辑过的采访记录)

究竟何为橘皮组织?
这是一个困扰着工业国家里90%女人与10%男人的问题。当女人的年龄逐渐接近更年期,雌性激素水平也逐步下降。25到35岁间,你开始可以见到橘皮组织的出现。雌激素对血管有所影响。当雌性激素水平开始下降时,血管与大腿中的受体逐渐丧失,血液循环由此降低,血管与大腿中的氧量与营养下降,此时胶原蛋白的产生也随之下降。(而且,这时)脂肪细胞逐渐增大,开始从胶原蛋白中突围而出,于是形成了橘皮组织里堆积的肥肉。
女人的膝部、大腿上方(saddlebag)与臀部容易长橘皮组织,因为这些部位有三层脂肪。类似的部位还包括腰腹部与三头肌部位。

橘皮组织有生理作用么?
我不认为橘皮组织有进化上的原因。我认为人类进化至工业社会时代,便逐渐变得懒惰。我们的工作只是坐在写字台前接听电话。我们不再在地里采集食物,取而代之的是开车去商场采购,并把车停在离楼房尽可能近的地方。所以我们的文化越来越倾向于慵懒不动。
橘皮组织最早在70年代晚期出现于科学论文中,但也许是在那之前,女人并不那么热衷于暴露大腿。我试着寻找些50或60年代的旧图片,那些图片中女人有着完美的大腿,而对于40到50年代的图片,根本不存在能修正它们的计算机软件。

为何女人比男人拥有更多橘皮组织?

胶原蛋白是连接组织的主要蛋白质,女人的胶原蛋白有一个栅栏式的结构,而男人的胶原蛋白则更像一个交织的篱笆,你可以看到交织结构更加坚强,(可以更好地拦住脂肪)。
女人拥有更多橘皮组织的另一个原因,与两种肾上腺激素的受体有关。当第一种受体被刺激,它促使脂肪细胞产生更多脂肪,(同时触发血管收缩,释放糖份进入血流)。当第二种受体被刺激,它们可以分解脂肪,(同时加快心跳与放松血管)。在女人的腿部,每有一个第二受体存在,便有九个第一受体伴随存在。
雌性激素可以导致脂肪的制造,而睾丸激素则可以导致脂肪的分解。所以我不得不说,基本而言,女人的身体从基因上就被设计为一个令橘皮组织茁壮成长的地方。男人全身只有一层脂肪,与一对一的第一/第二受体的比例。
如今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拥有橘皮组织——女人在十几岁的时候便开始有橘皮组织了。你怎么解释这个现象?过多的雌性激素使脂肪细胞变大,所以……年轻而体重偏高的女性便有可能有雌性激素主导的情况,她们制造了过多的雌性激素并且/或者食用了含有类雌性激素的食物(如大豆或使用释放双酚A的容器)。

为什么有些女人的橘皮组织比别人多?

我曾花大量时间在发展中国家旅行,并为当地妇女摄像。当我为这些妇女拍照时(这些妇女没有许多,或根本没有橘皮组织),你可以看到她们的工作与食物。她们只吃有机食品,每日自起床后便一直不停行走,在河里洗衣服。在我们工业国家里,取水只需走到冰箱前或水龙头边,而发展中国家的妇女需要走到河边取水,并搬着一个沉重的水罐回家。所以在工业国家里,体力劳动强度也已下降。
许多女人穿着弹性的及臀内衣。内裤线会阻碍循环——想象一下这将对你的身体造成怎样的影响,拿一个绷带包在你的大腿上便可以看到结果。而许多妇女在丝袜下穿着内裤,丝袜使得淋巴引流缩回体内,正如打开水管再夹住,使得所有东西都退回去了。

直到七八十年代,随着饮食、人类活动与内衣的逐渐改变,橘皮组织才开始成为问题。在20年代时,女人穿着长裙与宽松的如睡衣般的内衣。橘皮组织经常藏于穿有弹性衣物处。如果你在橘皮组织生长处画条线,你可以看到那就是内裤边线。我一直告诉人们,如果你不能负担治疗费用,最重要的预防橘皮组织的措施,便是换条内裤,改换皮带。

饮食是否对橘皮组织有重要影响?
饮食确实有一定影响。你看,亚洲妇女早餐吃什么?面条——这是一种高卡路里食物,但她们在工作中消耗卡路里。相反的是,我们食用卡路里,然后在工作中坐在书桌前。此时,那些制造脂肪的第一感受器正在等待一场摇滚音乐会呢。
所以,这些因素都有用。这就是为什么女人拼命要减去腰部以下体重。腰部以上,每有四个分解脂肪的受体,便有五个制造脂肪的受体,差不多是一对一比例。而躯干以上,除了三头肌部位,便只有一层脂肪。
这完全是生物化学的问题。人们一直说,不要吃脂肪,不要吃糖。但其实更重要的是激素的平衡——你需要健康的饮食与活动。

基因为橘皮组织形成起了多少作用?

基因确有形成或倾向形成橘皮组织的作用。但你拥有这个基因并不代表你一定会长橘皮组织,只要你坚持做正确的事情——健康饮食,运动,换掉压迫性的内衣。

美腿霜与咖啡因按摩霜是否有用?
大部分瘦身霜只针对脂肪。所以妮维娅(弹力瘦身凝露)与其他拥有L-肉毒碱成分的瘦身霜,可将脂肪运入细胞的线粒体作为能量。咖啡因按摩霜可阻碍第一受体制造脂肪。一些瘦身霜有氨茶碱(一种呼吸药用的成分),类似咖啡因,可以阻碍第一受体工作。大多数瘦身霜都是采用某种方式,只针对脂肪细胞,(而没有针对连接组织或者橘皮组织的循环因素)。

还有其他橘皮组织的治疗方法么?

有三种可治疗的橘皮组织方法:你需要应对胶原蛋白,减少脂肪,促使循环。
但这取决于你的橘皮组织的阶段。橘皮组织有从0到3四个阶段,第0阶段是没有可见的橘皮组织。如果你捏下皮肤,看见奶酪状的形状,这便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橘皮组织可见于站立时的大腿。第三阶段是你可以从镜子中见到橘皮组织,或者在躺下时看到。我将第三阶段称为"末路",因为它将非常难以消除,当然,值得高兴的是,我猜不会有谁会死于此"末路"。
机器也可治疗橘皮组织,包括真空滚动与无线电波分解脂肪。第一个面向市场的机器是Endermologie。真空滚动皮肤可加速血液循环,热气促使脂肪分解,嫩滑皮肤。
这些机器的缺点是你需要每月做一次治疗(而且要持续几年)。

激光,注射与外科手术呢?

激光通常与按摩与滚动治疗结合。要么吸入或滚动,采用无线波分解脂肪——如同将脂肪放置在火炉上的煎锅里,可以逐渐融化。(这些治疗方法)采用高温,希望可以分解脂肪,吸入与滚动是为了促使脂肪(从褶皱的接近皮肤区域里)逸出。
“皮下切除"外科手术是为了驱除皮肤上的疤痕(如粉刺),一位皮肤科医生采用这个技术,用于臀部的凹凸。在皮下切除手术时,相关区域被麻醉,然后一种特殊的针——类似小斧头一般的Nokor针——所以你只需要很小的创口,而从连接皮肤的组织切开皮肤,将针头前后推动,去除臀部的凹凸。
我见过有些女人将脂肪注射到腿部、臀部、腹部与其他生长橘皮组织的地方,以期填补凹凸不平的表面——而这正像大腿上长了个肿块。其他注射方法需要每几个月就注射一次。
硅胶(与脂肪转移)注射(为了填补凹凸)的坏处在于,它们可以移动并被吸收——而你不能去除它们。而在皮下脂肪切除手术(采用塑胶管道吸掉脂肪)。你可以发现许多女人抱怨治疗过程使得橘皮组织更加严重。皮下脂肪切除手术被证明只可用于塑形(通过去除身体某些部分的多余脂肪来改变身体轮廓,而这对留在皮肤下的脂肪组织并没有许多作用)。如果你的医生告诉你可以采用皮下脂肪切除手术去除橘皮组织,还是赶快夺门而出,再也不要回望一眼。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美丽专题】香波儿:只见吹嘘,不见数据

Thu, 24 Sep 2009 16:01:12 +0800

00084429早几年看到一个对香港导演叶念琛的访谈,叫做《爱情就像洗发水》,这位擅拍三角恋爱题材的电影人如此诠释了标题说法的来由:以前我们洗头发,基本上都用同样的洗发水,没有现在的什么二合一、三合一洗发水。现在我们都习惯了用这些洗发水,似乎它们真的很适合我们。其实这些东西不一定真的适合我们各自的发质,反而是那些功效单一的洗发水,才会更适合我们质地各异的头发。

一段很有文艺 气质兼人生朴素哲学气质的话,会让小资青年们赞叹有加,但倘若叫某位欧莱雅或宝洁公司的产品经理听见,一定会跳起来,然后转身搬出大套香波宣传资料往面前狠狠摔将下来,接着报出一堆诸如ZPT、丝蛋白、硅酮衍生物……的名词,长篇大论把它们具有的功用挨个陈述,来堵住说话人的嘴巴。

好,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些名词背后的内涵,以及它们到底有多神?

ZPT 同学, 最早出现于大众视野时带着好一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姿态,俨然要扮演一个去拯救那些还在头皮屑之水深火热之下苦苦挣扎的芸芸众生的角色。其实它的真身是一种10个碳8个氢2个氮2个氧2个硫1个锌组成的有机衍生物,从行家眼里看来实在稀松平常,合成也没有多难。不过话要说回来,平常事物非不能做不平常之事。一般来说,头皮自然脱屑属于正常的生理代谢现象,多为人眼难以观察的细小颗粒,但不少人却容易掉非常明显的白色或灰色皮屑,烦恼得要死。早在20世纪初,就有研究证实马拉色菌是导致头皮屑过多的主要原因,这种常见真菌群长在人的头皮上,以皮脂为养料,其异常繁殖会造成表皮细胞大片脱落。因此,治头屑的政策方针显而易见:抑制真菌繁殖,调整油脂分泌。在人类和那些找乱子微生物漫长的斗争史上,多种化学制剂曾� �领风骚一时:60年代被推崇的抗菌剂是有机锡、氯酚,到了80年代中期季铵盐类冒头,而近年来则被铜、锌有机盐取而代之,学名吡啶硫酮锌的 ZPT便属于这一家族。除了被以不超过1.5%的量添加到洗发水中以外,ZPT也现身于牙膏、香皂和各洗涤剂成分中,就全中国而言,每年消耗量便达数千吨,除此以外它还要加盟一些功能性霜剂,用于治疗各种皮癣、疥疮乃至酒糟鼻……看到这里,是不是很有跌破眼价的感觉?没错,这个被鼓吹得有点过分的家伙,确确实实,不过一个被我们派去和真菌搏杀的小咯罗而已。而资深的头发专家都会告诉你,头皮屑不可能根治,除非个人体质或生活环境发生改变,所以头屑一族最好是用一阵子特效洗发水,觉得情况好转得差不多就换回普通洗发水,等头屑重新多起来以后还是要用特效。从防治头屑的角度来说,对洗发水进行油性、中性和干性发质之分非常必要。

插播一段有意思的跑题:最近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们发现ZPT系列有潜力用在癫痫治疗上,因为这类化学物质似乎有能力恢复病人身上某个重要的神经钾通道。

接下来看丝蛋 白同学,最早因从蚕丝中提取而得名,早期研究认为其与人体皮肤角质朊结构极为相似,基本上可以当做"自家人"来征募。但它分子量较大,不溶于水,而用于保护头发、皮肤的蛋白质必须在水解后控制于一定"个头"以内(太大或太小都不利于吸收利用),才能混进头皮或皮肤,抵达表皮角质层细胞,让对方"看着用吧"。因此工业化学家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使之在一定条件下不完全水解的办法,目前看来,让它们保持在符合条件的多肽水平还是能做到的。对于洗发水来说,能够奢侈地添加入丁点儿丝蛋白,本身是值得称道的一件事,至少聊胜于无,而且它温和无刺激,和具有去污作用的表面活性剂能够打成一片,厂家看着很喜欢——放到商标还可以放上"纯天然"的标签。在超市里,你可以抱着美好的愿望去货品架上寻找这个词,但请� �住:即使找到了,也不等于真有可达有效利用的量;即使达到了,每个人对这种成分的吸收率也不尽相同。事实上,对于置入洗发用品的那些氨基酸(如丝蛋白分解后的丝氨酸之类)成分,大S和王菲用完以后的数据,商人们从来不会花钱费事儿做出来提供给你我。

而硅酮衍生物,更是护发领域这些年没啥建树的证据之一,聚二甲基硅氧烷、聚二甲基硅氧烷共聚醇、氨基硅酮等物质,可均匀在头发表面展开而形成薄膜,从而使头发表面变得平整光滑、富有光泽,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水分挥发,一直被沿用多年。平心而论,它们也算克勤克俭完成了本职工作,就这么用着也没啥不好,指望以绿色的天然的植物萃取物来替代其实是不切实际,因为大量宣传语上写着"草本精华素"的膏剂迄今还没有弄清楚有效成分。

写到这里不得 不交代一个我认为重中之重的事情,就是大家千万对那些标榜"草本"的洗发护发用品采取谨慎态度,据今年年初一个报道,南方地区的市场抽样检测发现,所谓以草本植物精制而成对人体健康无害的多种"XX一洗黑",实际上都添加了对苯二胺等染发剂成分 ——几年前一项针对欧洲消费者的研究指出,这种物质有潜在致癌作用。

公众需要更多 检测数据来为自己的购买选择提供依据,只可惜按照惯例,这个行业的从业者经常讳莫如深,一些看似不可理解的事情藏身巨大经济利益之后"躲在深闺无人识",比如作为泡沫稳定剂的二乙酰氨多年来在很多品牌中都有较高使用率,即使被怀疑会致癌也依旧照用不误,但它捅的漏子可真不在少。2006年,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大学的研究人员用这种制剂洗涤妊娠小鼠的皮肤时,发现它们腹中胎儿的细胞生长受到抑制,并且大脑复杂记忆的海马区域的细胞死亡增加,可能的一个解释是二乙酰氨会抑制身体吸收维生素B的能力。据当时数据,二乙酰氨在美国每年销售超过10万吨,洗发水之外还见诸于洗手液、定形剂和防晒品中。

图片出处:google图片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