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星期二

科学松鼠会

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最新文章,如果您不希望再收到此邮件,请退订;如果您需要更换其它邮箱接收邮件,请点击这里

龋齿的故事

Tue, 08 Sep 2009 15:48:16 +0800

龋齿,一种综合多因素的细菌性疾病,主要损害牙体的硬组织。也叫"虫牙"。这个颇具乡土气息的小名,有着非常久远的历史。

窟窿里的虫

虽然现代牙科的建立,还不到三百年,但是公元前五千年,生活在现在伊拉克一带的闪族人,就首先观察并记录了这种疾病。也许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和龋齿打交道的历史,还可以向前推:目前出土的最早的牙科医生的杰作——用钻在牙齿上制备出的牙洞——早于公元前七千年。而从史前人类遗迹中发现,一百万年前,我们先祖的嘴里就有龋齿了;一旦考虑到自然界很多动物都难逃龋齿的影响,龋齿所经历的也许比人类整个历史都还长。

为修复龋齿而制备出的牙洞,固然是古代人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这并不表示当时的人们对这种疾病的理解有多么深刻:看到龋齿的形态和被虫蚁啃噬之后的木材很类似,他们推断,在口腔里有一种叫做"牙虫"的虫子,像白蚁啃噬木头那样侵蚀我们的牙齿。

很可能是因为白蚁的危害遍及全球,这个理论出现在所有的古代文明里,包括两河流域、古印度、古埃及、以及古代中国。

对相同的事物,经过长期的研究,得出一致的错误结论。这种广泛分布在不同时、不同地的主观想象,也许说明我们的先祖开始认识世界的时候,采用的是同一种思考方式:将看似相同的事物,归结为同类,进而用一者的形成机制,解释另一者的形成过程。

之后的千百年里,人们为了治疗龋齿,不断尝试在口腔中找这条虫。这样的努力肯定不会有任何成果,除了为街上的骗子们提供又一个花招。不过,尽管对龋齿的认识完全错误,人们仍然找到了各式各样、不同疗效的治疗龋齿的方法。

龋齿破坏牙齿硬组织,影响我们的咀嚼能力,而我们的肌体无法自行修复这种损伤。针对这个问题,古代中国人发明了银汞合金。虽然那时的银汞合金还非常粗糙,但是仍然可说是牙科发展史上最为成功的创举之一。银汞合金的物理性质非常适合填补龋洞:它像混凝土一样,开始的时候极易操作,可以非常方便地填塞龋洞,稍后迅速硬化,变得比牙齿本身还硬,能很好地恢复牙齿的外形结构,解决牙洞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除此之外人们还用黄金,白银,铅以及象牙,竹木等材料替代被龋坏的牙齿。

另外,龋齿发展到一定程度,一旦激惹牙齿里面的神经末梢,就会产生难以忍受的牙疼。人们尝试用三氧化二砷——砒霜——控制这种疼痛。现代生物化学发现对活体细胞来说,三氧化二砷有着剧烈的毒性。牙齿内的神经末梢接触砷剂后液化坏死,就感受不到疼痛了。这种探索获得了成功并沿用至今。砒霜的应用固然表彰着古人的勇气,不过也许更反映了牙疼的痛苦程度。

可是,错误的认识不可能带来全面胜利,更勿论"不治已病治未病":在治疗方法百花齐放的时候,被这条"虫"破坏的牙齿,越来越多。虽然单纯用银汞合金填上牙齿上的窟窿也能暂时缓解牙洞的问题,但是在不了解龋齿的真正原因的情况下,这些治疗方案后面潜伏着大量的后继问题;砷剂的合理使用,更是需要对牙科疾病发展规律的广泛深入研究,否则后患无穷。这些早期人类发明的治疗措施在现代牙科领域留下了不容忽视的身影。但是尽管它们的确有效、的确能缓解疾病、解决问题,毫无疑问地,这些和"牙虫"理论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治疗方法根本不能证明我们的先祖对龋齿的理解是正确的,更不能证明我们获得这些理解的方式是正确的。

餐桌上的威胁

由于固执地认为龋病的病因是牙虫,一直到中世纪,人们仍无法解释龋齿发生发展的问题。这种情况下,龋齿的治疗还是暂时性的填补,以及伴随巨大痛苦的拔除。相对于现代复杂的牙科技术,那时的拔牙,血腥粗暴。不过,无论多痛苦,拔牙术还是解决了龋齿带来的一部分问题,比如终止牙疼、比如控制全身性感染等等——其实这些也还需要胆大心细的剃头匠和足够多的运气。

至于预防么,既然都认为虫子是病因,那么在找到这条虫之前,预防自是无从谈起。

随着深入广泛地接触自然,我们的思考不再仅仅停留在世界具体的表面,而是尝试从事物发生发展的经历,抽象出不同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尽管这种思维方式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但是至少在对疾病的认识上,为人类提供了新的方向。

公元13世纪,人们逐渐把探索的目光从龋齿的形态上挪开——Gaubari第一个站出来否定了"牙虫"。不过否定了牙虫显然不意味着找到了龋齿的真正病因。因此,虽然否定"牙虫"是一个理论上的巨大进步,但是对于所有龋齿的受害者来说,"不知道病因"和"牙虫是病因"这两者之间没有太大的区别。

其实第一次龋病发病率大幅度增加,就发生在人类首次改变饮食之时——那时我们开始更多的摄取富含糖分的植物。自从东亚开始种植稻米,人类龋病发生率就已极大的提高了。直到文艺复兴,在抛弃"牙虫"这个概念之后又过了将近五百年,还没有人注意到糖的消耗和龋病发病率之间的联系。糖的甜蜜掩盖了它对我们牙齿的持续威胁。而在工业生产的糖走上餐桌后,罹患龋齿的人数飙升,牙齿上发生龋坏的部位也越来越广泛。

终于,活跃于十八世纪的法国人Pierre Fauchard——现代牙科的第一人——意识到糖和龋病的关系,提出造成龋齿的,不是那只活在我们脑海里的"牙虫",而是餐桌上每日可见的糖。

现代科学证明,如果人们以此为据,减少糖的饮食消耗,的确可以控制龋齿的发生和发展。可是这个方法太不现实。糖是人类必须的营养——也许还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来源。对很多人来说,拒绝糖的甜蜜很可能意味着比牙疼还难以忍受的痛苦。

尽管Pierre Fauchard提出的龋齿病因在指导实践、控制疾病的发展方面获得很好的事实支持,但是即使能治疗疾病,也不能证明支持这些治疗措施的理论基础就是对的。Pierre Fauchard为人类认识龋齿踏出了重要的一步,但是后来的关于龋齿的深入研究证明他的糖损害牙齿健康的观点是错误的——至少不全对。

唔……太好了,很高兴他错了。

细菌 细菌

如果说文艺复兴是人类思想发展的春天,那么之后的几百年,则是人类收获的秋天。无数的学科纷纷建立发展,我们渐渐开始全面而深入的了解这个物质世界。

随着微生物学、生物化学以及显微技术的成熟和介入,龋齿元凶的身份也越来越清楚。十九世纪末,细菌学家们终于发现导致龋齿的不是牙虫,也不是糖,而是以变形链球菌为主的几种细菌。它们寄生在我们口腔内,靠分解口腔内的糖分为生,同时产生酸。我们的牙齿硬组织,在酸的作用下,一点点溶解、崩塌,形成龋洞。随着龋齿的发展,细菌渐渐侵入牙齿内部激发炎症反应,刺激神经末梢引发牙疼、进入骨骼血液,导致一系列疾病。

现代口腔生物学进一步研究发现,尽管除了变形链球菌之外,嗜酸乳酸菌也参与到龋齿的形成和发展,但是细菌自己是无法独力造成龋齿的。首先它们的口味比较单一,虽然也能分解一点别的糖,但是主要还是靠葡萄糖为生。而口腔内的这些葡萄糖,通常是由我们自己分泌的唾液将吃进嘴里的蔗糖或者是淀粉等物质分解而成的 ——我们就是这些细菌的衣食父母。

不过在我们为它们提供食物同时,全身的防御机制也在忙于消除这些细菌带来的不利影响:免疫系统分泌各种因子,尽量杀灭口腔内的这些寄生者;呈微弱碱性的唾 液中和这些细菌造成的酸;有时候摄入的微量元素氟,也通过唾液分布在牙齿表面防止硬组织的溶解,同时影响细菌的正常代谢。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也许也是最容易为人所忽略的一点,就是尽管细菌有时候能克服种种困难产生大量的酸性物质,这些酸性物质要对牙齿造成损害也还需要足够的时间。

从现代口腔医学的角度来看,龋齿真正的病因不是单一的细菌,而是细菌、糖、人体口腔环境、以及时间四个要素相互作用、共同形成的一个特殊的口腔生态环境。

在这个学说的指导下,对龋齿的治疗方式已经大为改观。过去治疗龋齿的时候,往往没有控制龋洞里面残留细菌的概念。这些遗害在补上牙洞之后还会继续破坏牙齿,造成继发的龋齿病损。现代牙科根据细菌致龋的理论,制订了严格的无菌操作规程,在修复牙齿损害的同时,非常强调控制龋洞中的细菌,保证修复之后的牙齿不至遭受细菌的继发威胁。

龋齿病因的确定对砒霜的临床使用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尽管三氧化二砷的确能控制牙疼,但是在使用这种药物过程中,患者总是面临局部甚至全身中毒的危险。既然真正导致牙疼的是细菌,越来越多直接针对细菌的药物、方法应运而生。这些手段取代了三氧化二砷,不仅消除了细菌的威胁、缓解了牙疼以及相关疾病,也避免了种种不必承担的危险。

更为重要的是,在促发龋齿的诸多要素中,任何一方被有效控制,龋齿就失去了发生发展的必要条件——这为有效预防龋齿指出了清晰的方向:人们意识到睡前刷牙多么重要;饭后立刻漱口不仅仅是为了防止菠菜叶破坏漂亮的笑容;只要保证没有糖分残留在口腔里,人们便不必因为龋齿而望糖生畏;市面上各种各样的代糖产品真的有效。。。。。等等等等。总之,龋齿病因的厘清,有效预防了龋齿的发生,遏制了龋齿的发展,人类龋病的发病率开始逐年降低了。相信不远的将来,至少在龋齿这个狭小的范围内,"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最高理念将成为现实。彻夜的牙疼、残缺的笑容都不再是我们生活中熟悉的概念。我们将彻底摆脱骚扰了我们几千年的牙"虫"。

从早期的简单类比,到现代口腔医学的建立和发展,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历程,人类终于找到了龋齿的元凶,获得了最终胜利。不过这个漫长过程中人类的进步未能同步影响着我们生活中所有的领域。就在现在的这个世界,还有大量的死角,仍活跃着类似"牙虫"的身影。照亮这些角落,肯定是一个更困难更曲折的过程。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蛋白质为什么摆造型?

Tue, 08 Sep 2009 12:00:24 +0800

protein-art

蛋白质其实很艺术

我们经常听说"蛋白质结构""蛋白质变性"之类的话。通常所说的"蛋白质结构"是指蛋白质摆出的空间造型,"变性"就是它们本来造型的改变。那么,蛋白质如何摆出造型?又为什么要摆造型?这对人类有什么意义吗? 

一、搭出蛋白质的材料——氨基酸

要说蛋白质摆造型,不能不说氨基酸。氨基酸,顾名思义,就是带了氨基的酸。在有机物里面,一个碳原子通常有四个胳膊,每个胳膊可以抓一样东西。氨基酸里最核心的那个碳原子,一个胳膊抓了一个羧基(羧基是是一个碳原子上接了一个氧原子,还有一个带着一个氢原子的氧原子),这个羧基使它称为"酸",跟女同胞们爱吃的那个醋之所以被称为"醋酸"的化学原因是一样的;另一只胳膊抓了一个氨基,所以叫"氨基"酸;还有一只胳膊比较低调,只抓了一个氢原子;所有的氨基酸都有三只胳膊所抓的东西是一样的。而另一只胳膊,所抓的东西各不同,也就是 "同为氨基酸家族的一员,差距咋就那么大"的原因。

可以说,不同氨基酸在化学结构上的差别只在于四只胳膊中的一只抓的东西不同。这个不同的东西,通常被称为"侧链基团"。侧链基团虽然只占了一只胳膊,其个头有时候比这个氨基酸的其它部分加起来还大。氨基酸的性格,也就取决于这个基团。如果它疏水,这个氨基酸也就被称为疏水氨基酸;反之,如果这个基团亲水,就被称为亲水氨基酸。当然,也有些侧链基团奉行中庸之道,即不明显亲水也不明显疏水。

amino acid

"氨基酸"牌积木

当一个氨基酸碰到另一个氨基酸,一个会提供自己氨基上的氢原子,一个会提供自己羧基上的一个羟基——羟基就是前面说的那个带着氢原子的氧原子("羟"这个字很有意思,各取了"氢"和"氧"的一部分,读音差不多是这两个字的反切音——前一个字的声母加后一个字的韵母),合成一个水分子招待客人,而去了氢的氨基和去了羟基的羧基(叫作"羰基",一个碳一个氧)勾结起来,原来的两个氨基酸就变成了一个大的分子,被称为"二肽"。相应的二者勾结的那个地方就被称为"肽键",而原来的两个氨基酸则被称为"氨基酸残基"——各自缺了一部分,要搭帮才能生存。。这个跟人类社会差不多,不同的人要团结成一个整体,总是需要每个成员作出一些牺牲或者磨平一些棱角。这个二肽还有一个羧基一个氨基,可以分别继 ��勾结别的氨基酸。到最后,可以形成一长串的氨基酸。最小的蛋白质由几十个氨基酸勾结而成,而大的蛋白质则多达几百上千。

二、造型的产生——为了和谐

这样的一串氨基酸残基,被称为蛋白质的一级结构。也就是说,它告诉我们这个蛋白质含有哪些氨基酸,是怎样连结的。被连在了一起的氨基酸残基难免与邻居们形成各种各样的邻里关系。有的地方形成一个像弹簧的那样的形状,叫做"阿尔法螺旋",是一种比较稳定的邻里关系;有的地方形成类似上下折叠的样子,叫做"倍塔折叠";还有一种直接拐弯的样子,称为"转折"。这些都是有序的结构,类似邻里之间有不同程度的联系。螺旋是很紧密一种联系,就象中国传统社会,早上谁家的鸡下了个双黄蛋,中午就传遍了全村。氨基酸序列上还有一些部分就象现代社会,邻里之间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同一单元住了几年还是不知道隔壁的男女是夫妻还是父女。这种结构叫做"无规卷曲"。这四种邻里关系的结构,在蛋白质科学 ��被称为"二级结构",通俗说来就是邻里之间的关系。

氨基酸残基之间的连接虽然很紧密,但还是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转动。不难想象,几十上百个残基都有一定的活动范围,总体来看那些相距比较远的残基还可以通过一定的作用力互相接近。疏水作用是最常见的一中,那些疏水的的残基,不喜欢外界的水而互相靠近;而那些亲水的残基则使劲往外挤去寻找更多的水。另一种重要的相互作用是静电力,有的侧链基团是带电的,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作用也造成序列上相距较远的氨基酸残基发生排斥或吸引。由于受到身边邻居的牵连和空间距离的限制,这些作用力最后会达到一种合适的平衡。总的来说,这种关系是基于大家高兴而存在的,没有太强的利益关联,也不很紧密。就象网络上的一群人,由于共同的爱好,经常互相来往,探讨一下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什么的。由于空间的限制,比如这些 ��可能在北京、西北、华南、山东、四川、浙江。。。甚至在地球的另一面,联系很松散。但是有的氨基酸含有硫原子,如果另一个也含有硫原子,这两个硫原子就可能发生很紧密的联结。这样的一种相互作用远比疏水或静电作用强烈,被称为"二硫键"。就象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芝加哥,月老在俩人中间搭了根红线,他们之间的的关系就远比其它氨基酸在一起探讨科学问题强烈得多。

这样的几种远距离作用,使得氨基酸残基在空间里排列组合,再加上空间的限制和邻居的牵绊,最后会形成一个稳定的空间结构。这种结构被称为蛋白质的"三级结构"。两个或者多个具有三级结构的蛋白质结构,还可能组合成更大的结构,称为蛋白质的"四级结构"。

总的来说,蛋白质的氨基酸就象积木块,它的一级结构确定了它们按照什么顺序链接起来,二级结构决定了氨基酸的邻里之间关系如何,三级结构则是为了让氨基酸们处于一种和谐舒服的状态而摆出的造型,而四级结构,就类似两个以上造型的组合。

三、蛋白质摆造型的意义——结构决定功能
enzyme

酶蛋白,看家本领是搞催化

自然界有数不清的蛋白质。到2006年,蛋白质数据库PDB里已经有了四万个造型被搞清楚的蛋白质,而这一数字还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增加。此外,还有无数个人类知道其存在,却不知道摆什么造型的蛋白。至于人类还不知道的蛋白,就更无法估量了。

就象人的长相一样,每个蛋白质的造型都各不相同——即使是一卵双生的兄弟,还是有细微的差别。蛋白质摆出各种造型当然不是为了照相或者装酷。蛋白质是最重要的生命物质,生物体靠它们来进行各种各样的生命活动。这些活动的进行,最关键的一步就是靠近"行动目标"。比如,一个蛋白要解毒,必须要摆出一个"陷阱造型"把毒素装进去;一个蛋白要清除自由基,也得有一个造型正好把自由基抓住。很多蛋白质是催化某个生化反应的酶,通常的作用方式就是摆出一个象锁一样的造型,正好让被催化的反应物作钥匙。一般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只有那种特定的反应物能够进入这个酶构成的锁,从而发生反应。否则,一个酶逮谁灭谁,实在是很危险——比如说本来是要让它杀癌细胞的,结果一路杀将过去,把正常细胞也杀个干净。 ��过也有的蛋白质造型比较牛,除了作自己最擅长的工作,也能客串一下把类似的东西也干掉。还有一些酶摆的是最普通的造型,只要底物差不多,就照单全收。最典型的就是消化酶,比如淀粉酶不管你吃的是什么淀粉,它都一概分解;而蛋白酶不管什么蛋白,也都一概切开。

四、人类为什么关心蛋白质的造型

人类进行的许多科学研究,主要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世界各国纷纷拍出以"亿"为单位的经费来研究蛋白质摆造型,显然不属此列——这实在有着很大的"功利"的原因。

比如说,如果一种蛋白质能够治疗某种疾病,那么我们通常需要把它提纯——很多情况下,熟吃生吃蘸了酱吃都不能起作用,需要注射。但是从自然界的东西中提纯蛋白质实在很一件很费劲的事情——想想那么多的成分,想要的蛋白怎么会乖乖出来?如果纯度不够高,或者残留了一点致命的杂质,再注射进血液里,可能把旧病治好了,却又产生了新病。而且,提纯过程中还要小心轻放,不能磕不能碰,搞不好把造型破坏了就没有用了。

niujinnuddle

对,你没看错,这就是牛筋面——里面有一堆"留"下来的蛋白质。

所以,现代医药生产上喜欢把控制蛋白质合成的基因弄出来,放进细胞里,培养细胞来生产该蛋白。如果在该蛋白上加个标签而不影响造型的话,就可以用那标签来点名,把这个蛋白和别的杂蛋白很容易地分开,从而大大降低生产成本。比如人们经常在某个蛋白质的头上加上六个连续的组氨酸,在细菌合成这个蛋白之后,人们把细菌打成浆,去掉残渣,让"细菌汁"通过一层特定材料做成的"树脂"。那种材料专门拉住那六个组氨酸不让走,而别的东西都能通过。然后再拿一些树脂材料更喜欢的东西去"洗脱",那层固体立刻"喜新厌旧",就让需要的蛋白质下来了。这样的提纯操作就要简单多了。现在,许多医药、食品以及其它工业用的酶就是这么生产出来的。

但是,有的蛋白质被宠坏了,要借助生物体中别的东西帮助才能摆出正确的造型。这样的蛋白在细菌中合成出来的话就只有正确的氨基酸序列,而没有正确的造型,也就不能胜任它们的工作。要有正确的造型,就只能放到动物细胞中去生产。而动物细胞比较娇气,养起来成本更高,因而生产出来的蛋白也就比较值钱了。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搞清楚蛋白质的造型都还不是那么重要。毕竟,不知道它们的造型,也可以做上面的这些事情,只要每一步都把蛋白拿出来试试还能不能完成它的工作就行了。研究蛋白造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可以按照需要去改造和设计它们。比如说,一个能治病的蛋白质,通常只是造型中的一小块起作用。知道了那一小块的情况,就可以把那些凑热闹的部分去掉,只生产有用的那一小块。个头越小,在医药上的使用就越方便。再比如,一个酶只能在某个温度下工作,到了别的温度下就失去了功力。如果我们明白了它起作用的那个造型和导致造型改变的氨基酸,就可以给它做各种手术,在保证造型不变的前提下把"不稳定因素"替换掉,那么这个酶就可能在其它的温度环境中保持战斗力了。

五、蛋白造型也有不重要的时候
cheese

所谓奶酪,不过是牛奶蛋白变了性

许多人都知道"蛋白质变性"这个词——就是在某种条件下,它摆不出正确的造型了。所以,经常有人说"什么什么会导致蛋白质变性,影响营养价值",忽悠人的广告也说"某某食品运用高科技手段,保留了蛋白活性"……

绝大多数的蛋白,在高温下都会失去本来的造型,也就是"变性"了。但是人们吃蛋白,是为了获取氨基酸,所有的蛋白到了肚子里,绝大多数被分解成了单个氨基酸,只有极少一部分能保留几个氨基酸而成为"多肽"。人体只需要这些积木的块,到了体内再重新连接,重摆造型。所以,有没有它本来的造型,在营养上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们吃的绝大多数蛋白食物,本来就需要它失去本来的造型,而变成美食。比如豆浆中的蛋白,被加热失去本来造型,又被加入凝固剂促使它们"手拉手肩并肩",最后变成了豆腐。至于奶粉之类,本来就经过了高温干燥,早就"变性"了。而进一步加工的牛奶蛋白则更惨,不仅失去了空间造型,还可能被一种叫凝乳酶的蛋白拦腰砍开,再连接起来而成为奶酪。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达文西行走中队 第5期]同济大学 物理实验室

Mon, 07 Sep 2009 18:09:54 +0800

clip-image002-thumb6

双手擦耳,会激起飞溅的水花?Science is a sexy her.

……低俗,我说的是"鱼洗"!旅游景点看多了吧,可是,为什么呢?

法国人傅科怎么知道地球在自转?

多普勒雷达为什么能够发现汽车超速?

灯箱中的潺潺流水效果是怎么做出来的?

想不想亲手制作一个不用电池的手电筒(原理不同于周星驰《国产007》里达文西那个手电筒……)

快来参加行走中队的活动吧,一次性给解决掉。

此次行走,我们会去同济大学物理实验室,力学-振动波动-电磁学-光学-微观宇宙-物理创新工作室-热学等探索实验室,不仅可看可听,还能亲自动手玩乐。

image002

等离子体球

image004

看看人家是怎么放电的,Science is a sexy her,我已经说过了

image006

弦线振动

image008

电子炮

实验室实拍 无PS

SNV32510

SNV32511

SNV32512

SNV32526

探索之后,还安排了同济大学的老师给我们来一场"魔术"——演示生活中的物理,尤其未婚男男女女们请注意学习此类搭讪妙计。以下为演示节目单:

1.气球圈缓冲垫

2.双气球压差实验

3.自制喷雾器

4.气压压水桶

5.水杯提重物

6.压空易拉罐

7.压缩生火

8.硬币撕塑料袋

9.手机判别遥控器好坏

10.技巧球

11.瓶中吹气球

12.链栓环

13.大环转小环

14.超声雾化

15.比利时咖啡壶

16.双瓶取水

17.自行车轮的平衡

18.真空罐膨胀实验

19.电磁炉魔术——线圈灯和锡纸

20.鱼洗

活动费用

免费,你们懂的。

活动信息

时间:9月12日下午2点(差一点又是13)

地点:同济大学 杨浦区四平路1239号 研究生院楼

名额:80名

流程:

13:45——14:00  签到

14:00——16:30  物理探索室参观、讲解、互动

16:30——17:00  同济大学老师演示并讲解"生活中的物理"

适合人群

非物理专业人士

此次活动特别欢迎学生读者,也欢迎家长带小朋友来

报名方式

点击并填写报名表 https://spreadsheets0.google.com/formResponse?formkey=dDRLci1KRC1oWXV1VVo2bXZNdlV5Umc6MA..  然后"发送"。

如果和朋友同行,也请填写多张报名表;同一个人请勿重复发送报名表。

我们会在周四18:00之前以邮件通知方式告知报名是否成功,请留意邮箱和……垃圾邮箱如果有其他问题,请邮件给我们dawenxi2009@gmail.com

——————————————————自吹自擂的分割线——————————————————————————

普通的科学场馆,您自己个儿去。

"达文西行走中队"讲究品牌形象,你听也没听说过的、你想也想不到的、不对外开放的……和科学搭边的场所,想去吗?来报名。

松鼠会出品,必属佳品!

豆瓣同城:http://www.douban.com/event/11046878/

随机日志

返回顶部

此邮件由系统自动发送,请不要直接回复该邮件,该服务由Feedsky提供技术支持,祝您使用愉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